解体党文化就是解除邪灵附体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中国大陆社会存在着一种奇特的现象,那就是几乎人人都明白××党邪恶,但是决大部份人却以各种各样的借口默认××党政权的合法性甚至其中部份人还会为××党的暴行叫好。然而,理智清醒的人都知道,既然知道一个东西不好,却又“认同”它甚至为之辩护,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极少数人身上那么还可以理解,但是作为一个十多亿人口的国家普遍存在的现象就有些怪异了。

无论中国历史上产生过多少邪恶,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中华文化的主流是儒家的“仁、义、礼、智、信”,道家的“真”以及佛家的“善”,特别是在知识份子中更有“杀身取义、舍身成仁”等追求正义的传统。然而,这个历史上非常优秀的民族,为什么会臣服于××党的暴力政权之下呢?我们必须注意到,在××党横行于中国的同时,有一种充满谎言、通过暴力和恐惧推行的文化密布于中国大陆。它没有理性却又无所不在,让人深陷其中而不自觉;它不但控制你的行动,更加控制你的灵魂;它让人们失去分辨善恶的自主意识;它强迫你认同它;它怂恿灵魂的堕落;它通过“逆淘汰”的方式选择“中坚分子”,它就是“党文化”,它就是邪灵的附体!

党文化的最大特征就是其“非理性”,这个特性也表明了,党文化绝对不是人类应该具有的文化系统,人类是讲理性的。党文化这种“非理性”从表面而言表现为行为或者语言逻辑的混乱性,或者称其狡辩、强词夺理、神经质,但是从本质而言,这种“非理性”的特性其实是××党邪灵兽性的具体体现。

××党以阶级划分社会人群,并在一段时期内以此为标准确定人的生死。稍具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社会中贫富的差距是一直存在的,有为富不仁的,也有“穷”凶极恶的,然而这个常识性的事实存在,却被××党强行作为区分“好坏”的标准,荒谬的可笑!笔者小时候曾苦思冥想为什么会有穷富之分,××党曾经说,富人是靠欺压、剥削穷人致富的。然而笔者的乡里民风彪悍,我从小就知道人真的不是那么好欺压的,所以设想“旧社会”的地主老财一定养了巨多的打手才能致富,但是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地主老财们在致富之前是如何养活那么多打手的!?后来长大啦,“改革开放”了,××党说“勤劳致富”,这个口号让我再次想起小时候认真“思考”过的这个问题,现在的人可以“勤劳致富”,那么以前的人是不是也可以呢?那么那些“地主老财们”会不会也是勤劳致富的!?这些都是孩子幼稚的思维,当然并不是说实际就是这样的,富贵都是自己决定,老天是非常公平的。然而,我现在非常明白儿时被这个问题弄的稀里糊涂,不是我的智力发育有问题,而是××党的谎言以及前言不搭后语造成的。

记得第一次上政治课的时候,老师用了整整一节课的时间说明学习政治的重要性,“政治贯穿于整个人类生活之中”,“不懂得政治就无法正常生活”,当然我们都明白××党最善于在冠冕堂皇、夸夸其谈的谎言外衣之下進行洗脑的教育。然而,我们长大了,成年了,才发现不但“政治”与我等无关,而且连提及“政治”都噤若寒蝉,到现在“搞政治”已经成了一个大得不得了的罪名,并且可以“无偿的”戴在任何人的头上。这种类似的××党非理性的行为在我们人生经历当作数不胜数。

有些朋友可能会说,我看这些都是谎言而已,为什么你说是非理性呢?小时候,我家里附近有个外表很体面的人,他整日无所事事就是喜欢给别人指路,但是他从来都是告诉路人往相反的方向走,有些走了冤枉路的人返回头时会大骂他是个大骗子,但是我们都知道他其实是个精神病人。我之所以说××党非理性、党文化当中充满了非理性,正是因为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可能终生都在说谎言,不管那些谎言编造的是多么精致,这都不是一个正常的、理性的人的行为。谎言只是局部,它的整个过程是非理性的。

党文化是由谎言、暴力、恐惧为主要元素组成的文化。这三个主要元素相辅相成的组成了党文化的“容错”性、“自适应” 性、“自我繁殖”性等庞杂生态系统的某些特征。党文化之中之所以充满了谎言和暴力,是因为××党的存在本身不具备合理性,没有谎言和暴力,它一分钟也无法生存。党文化之中之所以充满了恐惧,正是因为××党天生的不合理性,使其时时刻刻都提心吊胆的防备着有可能会影响到它生存的因素出现,并且由此产生“扼杀于摇篮之中”这句“名言”。

党文化有种奇特的性质,那就是“遗传性”。党文化是××党用来愚弄人民维护其政权“合理性”的,民众是受害者,按照常理人们是应该能够认识到××党政权的非法性以及邪恶性的。但,怪异的是被××党压迫的人们,不但被党文化所侵蚀而且还继承了××党的非理性、谎言、暴力和恐惧。那个大名鼎鼎的“娘错打了孩子”,就是这种受害者表现出的非理性的典型表现。受害者由于既往的被迫害经历对“党”怀有明显的或者是潜意识的恐惧感,然而不可思议的是部份受害者对××党政权的垮台同样还有恐惧感,因此××党那些所谓“××党是中国稳定的根本”、“××党没有了,谁能治理中国”等等虚假命题才被一度广泛的认同或者被默认。

其实,仔细的想一下就明白。这些思维是不正常的,没有任何一个被暴力侵犯的受害人会希望作案者继续在自己身边行恶而不是受到应有的制裁,这不是正常人的思维,这其实都不是人的思维。这是那个邪灵附体的思维。高人早就讲过,××党是邪灵附体。党文化在每个人身上的体现,其实就是这些邪灵控制人类思维的结果。对××党的灭亡感到恐惧、迷茫,其实不是人的情感,而是那个邪灵附体的恐惧。因此,不解体党文化、不解除邪灵附体难以恢复正常的人性。

苏东坡诗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评论或者研究甚至大骂××党的人不在少数,但是如果不解除自己身上的附体邪灵,用那个邪灵强加给我们的党文化的观点和方法看待××党,如何能识得××党的“真面目”呢!?

为什么要解体党文化?是为了解体××党吗?当然不是主要目地,××党貌似强大,但是在神佛眼里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一个受党文化控制,被邪灵附体驱使,认同××党邪灵的人,是正常的人类吗?神佛慈悲于人,解体党文化解除邪灵附体,是给人恢复人性的又一次机会。这个世界是人类的世界,天灭中共的时候,那些仍然被邪灵附体的“非正常”人类会如何呢?

解体党文化、解除自己身上的邪灵附体,不但是自救,也是在救他人,救民族,少一个它可以控制的人,××党就少一份行恶的能量。是不是要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自己的未来,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机会不是一直都有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