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起 闯出去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我是河北大法弟子,由于学法不深,讲真相做的也不够,被邪恶钻空子,有了借口加以迫害。2004年10月的一天晚上,邪党20余人闯進我家,强行非法大搜查,抢走了我所有的大法书籍和资料,并将我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判劳教三年,关押在河北高阳劳教所。

在劳教所,我被单独关押了一个多月,双手铐在床上不能行动,它们弄来了大量的邪恶的书籍和光盘之类的东西,强行给我洗脑,并不时的安排一些邪悟之人做转化。由于学法不深,在高压下我违心的写了“五书”,后被分到转化班里。

到了那里环境就稍微宽松一些了,和同修们在一起我开始背法。我用最短的时间把《洪吟》全背下来了,并认真的回想这段时间到底是什么原因被邪恶钻了空子。

在被绑架前一段时间里,连续出现了一些奇怪事情,这些可能就是预兆,比如:我的手机会莫名其妙的收到一些不明信号,往外打会出现串线,还有的同修给我打电话直接明说要什么资料,一经提醒才恍然大悟。还有就是我身体突然出现病业,头晕、头痛、耳鸣、耳聋、恶心、目眩、呕吐,长达两个多月不能干活,最后被绑架。

自被邪恶绑架到公安局,从看守所到劳教所我一直都在背法,坚定正念,时刻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但是到最后还是不能坚持到底,在公安局被暴打时坚持不住供出了同修的名字,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给同修造成伤害,到了劳教所被强行转化又写了“五书”向邪恶妥协了。想到这一切,到了最后的最后了竟是这样一个结果,自修炼到现在10年了,前功尽弃什么也不是了,想来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将来有何面目见家乡的同修!痛心至极。

写了“五书”后的日子里,身体明显的出现了不适,咳嗽不止,身体到处痛,后来竟得了什么前列腺炎。我心里非常清楚这是在往下掉,心里非常痛苦也非常害怕。

在后来的一些日子里,又来了两位年岁大的同修,他们两个非常坚定,正念很足。已经在县洗脑班关押了两年多了,我们都很佩服这两位同修。恶警的强制转化又开始了,其中一位同修立即绝食抗议,邪恶恼羞成怒,连续几天使用高压电棍迫害这位同修,同修被电得死去活来,鲜血流成一片,硬是不吭一声默默地承受着极大的痛苦。结果只用了10天,看守所就把这位大法弟子送回了家。这件事在劳教所对于我们被非法关押的全体同修来说产生了极大的震动,都是大法弟子,对照自己每个人都各有感受。

不说别人单说自己,我突然产生了一念,我要出去,我一定要出去!旧势力的安排我根本就不承认,可是要想出去谈何容易,要有强大的正念才能做到,于是我更加抓紧时间背法,坚定正念,并和有关同修一起准备绝食。

经过半个多月的准备,我正式進行绝食。说来真是高兴,绝食的第一天师父便点化鼓励我,让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美丽景象,我知道师父在看着我,于是我信心百倍。又过了几天时间,我的前列腺炎慢慢消失了,我从心里感谢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可以这样说,整个过程都非常顺利,中间虽然也出现了干扰,但也都顺利的走过来了。我经常和同修讲我这次绝食是破釜沉舟,不留后路。纵然前边有刀山火海我也要往前闯,绝不回头。

从开始到最后,我坚持了一个多月,我想按计划安排已经差不多了,我应该写声明了,于是我拿起笔郑重的写下了严正声明:几年来恶党对我们的迫害是强加于我们的,劳教所的强行转化也是强加的,我们是不承认的,所有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我把声明交给了看守所的大队长。

由于身体极度虚弱,我晕倒了。他们把我送到医院紧急抢救,经检查诊断为:高血压、低血糖、脑血栓,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才回到家。

整个过程历经三个月,几经周折。但因篇幅有限不必多写,我终于用正念闯出了劳教所。在整个绝食过程中劳教所的同修共同配合全力帮助,正念坚持。回来后我才知道家里的同修也在用强大的正念加持我闯出来。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我能闯出来与大法弟子的正念是分不开的。说来非常惭愧自己做得不好,希望同修引以为戒,也希望跌倒的同修爬起来,正念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闯出魔窟,写出经历来交流。希望同修对我的不足之处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