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新加坡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新加坡诬告案将于九月二十五日,在高等法院再次开庭审理,我想就此谈谈自己的看法。

新加坡诬告案是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操控常人来迫害新加坡的大法弟子的(包括涉案的弟子和所有新加坡的弟子),这一点,我想同修们都是很明确的(但也有部份新加坡同修可能还没认识到这是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而这种迫害的形式是通过司法的手段進行的。如果我们败诉,那么新加坡政府就会借此更加限制新加坡同修的讲真相和其他证实法的正常活动,达到协助中共迫害的目地。

但是,我认为,正因如此,我们就会不自觉的执著于案件的结果,怕败诉,这样就会将大部份精力放在案件本身的司法过程的细节上(也包括在法庭上发正念),很容易被旧势力安排的邪恶带着走。其实,我们除了可以在法庭上发正念,我们更应该利用该案件来大范围的讲真相揭露邪恶(向新加坡政府、司法机构、媒体、各政党、团体及广大民众讲真相)。我们应把基点摆正,无论案件的结果如何,我们都要做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应当珍惜这样的机会,揭露邪恶,揭露迫害,在过程中走正每一步。

在此,我建议,新加坡佛学会协调安排开庭期间的可同时進行的各方面活动,包括:发正念、发传单、到各处讲真相及其它的各种洪法活动,当然还有不可缺少的法上交流。传单的内容应包括介绍有关案件的情况;其他活动应尽量发挥身在新加坡的各国弟子的作用。

另外,我想说说媒体。新加坡的媒体大多是受官方控制的,也起了很坏的作用。但是,越是这样的情况,我们也就越希望(或说是执著)媒体的关注与报导,邪恶就会钻空子,让媒体变的更坏。所以,我们不必执著其它媒体如何,但要跟他们讲真相;而我们却应该重视我们自己的媒体,对自己的媒体要有信心。我们自己的媒体对我们的事情要重视,并认真做好。比如,在新闻发布会上,我们的几大媒体应该做的更加正式一些,起码应该可以看到它们的标志。这不是简单的形式的问题,而是我们自己重视不重视的问题。

还有,我们也应找找自己的不足。新加坡弟子在整体上是不是有漏?在集体学法和集体交流上是不是没有带动起来?矛盾、隔阂是不是还很严重?等等。我想,这些也是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当我们能形成一个强大的整体,消除间隔和矛盾时,邪恶自灭。

最后,建议新加坡的同修定期将案件的進展和相关的活动的情况,以及在法上交流的情况,发表到明慧网上,这样有力于全球的大法弟子及时了解并主动配合和提出建议。

个人看法,有误之处,还望谅解并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