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参加师尊在石家庄传法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三日】1994年3月3日至3月10日,我有幸参加了师尊在石家庄举办的讲法、教功班。师尊亲自传法,亲自教功的这一幕幕,是我一生最珍贵的永远的记忆。

我对师尊所讲深信不疑。在这八天的时间里,我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身心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对师尊的感激之情,也无以言述,在这之后的修炼中,我想只有“佛恩浩荡”四个字才能比较确切的表达师尊所给与我们的。

我的拙笔无法描述这四个字的含义,只能我把亲身经历的一些细节小事整理出来,与同修分享。

第一件事是凡在学习班的礼堂上遗失的东西,都能回到失主的手中,哪怕一把自行车小钥匙。有一次,师父讲了一个多小时的法之后说,大家出去方便一下,然后回来学功。当我回到座位上无意中一摸衣兜发现自行车钥匙不见了,左找右找,怎么也找不找。这可怎么办,我是独自一人骑了十几里路来的,要是找不到的话,学习班结束就是晚上九点多了,修车摊也撤了,也不会有人拿着工具来听法呀,想找同修撬锁也撬不了呀。眼看师父就要教功了,我的车钥匙还没找着呢。

这时,一位老学员说:“别找了,在咱们班上丢的东西全都能找到,一会儿就会有人给你送来。”

我有点半信半疑。特别是我看到顺着我这排座位的脚下就是一排污水沟,盖在沟上的铁箅子缝隙有好几公分宽,钥匙上只带一个手指粗的铁环,万一被谁无意中踢到那里边去黑乎乎的,再怎么样也是找不到了……算了,不管它了,还是先学功吧。学着学着,丢钥匙的事已忘了。就在师父刚讲解完教功动作,人还未散去呢,就听到前面大讲台边上有个人高举着手喊:这里有把钥匙是谁的快来领。我还想呢,能是我的吗?不过也得赶紧过去看看呀,到礼台哪儿接下来一看,一把铜钥匙上串一个小铁环,这正是我的,一颗本不该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当时我看到,还有项链及其它物品也在礼台那儿等着人去认领。

我拿了钥匙后,骑上车就往回赶,天已经黑了,又人生地不熟的,所以使劲往前蹬,这十几里地,一路上就听车链子在脚下咔嚓咔嚓不时的响,一直响到住宿的地方,我也没顾那么多,总算骑回来了。可是等第二天早晨再去推车时,才发现原来车链子断了,有一头正拖在地上呢,看到此景后,我直纳闷我昨天晚上是怎么骑回来的呀?

在学习班上,师父处处为学员着想,处处为学员负责,例如考虑到外地来的学员来一趟路费、吃、住花销很大,为了减轻学员负担,把十天班压缩成八天。可师父自己吃的是方便面,住的是简易的招待所,穿的是普普通通的服装,有的老学员说师父连一件衬衣也舍不得换新的,已穿了很长时间了。这学习班的学费也低的出乎我的意料。去之前我盘算着:十堂课,学费至少也得100元吧,因我以前学别的气功时收费都是不低的,少则几百,多则上千,所以我印象中学个好功法是很奢侈的。等到交学费时才知道,只收了五十几元,且老学员都是按半价收的。当然这是我当时极低浅的认识,其实这宇宙的大法,怎能用常人中的金钱去衡量呢。

当师父得知有许多学员想参加下一个班──天津学习班时,师父就及时把天津那边的情况事先通报给大家,说票都已经售完了,劝大家还是不要去了,以免白跑一趟。

最后与师父照合影时,有个摄影师要的价格很高(每人要收十元),师父没有答应,就托人联系一个要价低的,每人只收一元。而且像片洗出来之后,也很清晰,我至今还珍藏着呢。

就在这个班上还有一些小趣闻。我座位的旁边是一位阿姨。休息时她跟我说,昨天他们几个人去公园遇见师父了,还与师父照了张合影。就在同时,公园里还有几个学员也遇见了师父,师父和其中几人握完手走了,他们中的一个人是司机,说:“你们师父真厉害呀,我看你们跟师父握手,我也想跟李老师握手,可是我的手在口袋里怎么也掏不出来,就象有人按着似的。”这位阿姨解释说:“因为那个司机不是咱们学员,所以师父不让他握手,他的手就伸不出来。”(也许师父想让他悟到什么吧)

这些发生在我身边的小事已使我真切的感受到、悟到:当我们迈入大法之门的那一刻起,当我们立下洪誓大愿要跟师父回家的那一刻起,师尊就已经在无微不至的呵护着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了。就在这个班上师父为我打开了许多的心结,好象我心里的疑问,师父早就知道,所以在讲法时顺便都一一给以解答了,等最后一讲结束师父让写条子提问时,我竟什么问题也提不出来。我想其他学员一定也有类似的感觉。

我们就这样走入了修炼的行列,真正的踏上了随师回家的征程。

说起来惭愧,7.20之后我没有精進,修的不好,是恩师一次又一次的把我从污泥浊水中捞了起来,是恩师一次又一次的把我从地狱的边缘拽了回来,不知恩师为了我们承受了多少,也不知恩师为了我们付出了多少,不可想象,也不敢想象。作为今天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我们真应该好好的担当起自己所应负的责任,听师尊的话,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