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苦为乐 珍惜我们今天的一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现在主要是负责新闻周刊的制作工作。记得在成立之初,面临着许多困难。看着大家在网上热烈的讨论着节目的规划,而我心里就觉的没底。想想每周要做三十分钟的节目,而当时新闻部能参与的人员只有我和另一个学员,后期制作就只有我一个人,问到负责人,有没有可能找人帮忙,她一口回绝,意思是新闻部一直以来是人手紧缺。

所以,节目一直没有上,就那么拖了一段时间。其实,问题来自与我自身的修炼问题,我当时正面临着修炼路上的一个大关,放弃对亲情的执著。那段日子非常消沉,多年来每天一贯的坚持学法,现在竟然有几次被中断了。痛苦包围着我,以致与上班时都忍不住流泪。邪恶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不断在加强它,不理智的胡思乱想,想就此离开电视台,纽约有那么多的大法项目,想逃避。这种状态持续了几个星期,自己感觉在往下掉。我怎么能这样消沉下去呢,我开始清醒理智起来了,旧势力在久远前的对我们个人修炼都做了周密的安排,我为什么要承认这些呢,而忘记我来在世上的真正目地,我是跟着师父来救度众生来了,有我的使命和责任的。一定要振作起来,就在我想去学法时,干扰来了,我的背动不了了,躺在床上不能动。我没有害怕,心里很镇定,当时,法中的那句话,不断涌现在脑海里,“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转法轮》),现在更加明白了师父讲的破除旧的势力安排,是生与死的考验。(不是原话)

我就静静的躺着,同时发着正念,只存有对师父和法的坚定,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突然我的背感到一股力量,我一下坐起来了,是师父帮我化解了这一切。

过了这一关后,心里就想着节目要抓紧上,一定要做,抓紧时间救度众生。就是我一个人做剪辑,也要去做。来到台里以后,脑子里突然冒出两位同修的名字,去问问他们,和他们一说,那两位欣然答应,说早就想做这类节目,就好象他们一直在等着我,我知道是自己的心性到位了,一切水到渠成。现在,已发展到几个固定的外地小组在提供新闻。在此也表示对他们的感谢。

周刊是星期天早上播出,基本上是在星期二、三的时候就要商量筹划准备一周的节目,各地的节目有时出的晚,甚至到星期六的晚上才能传过来。我是做最后合成的,每个星期六基本上是要连夜作战,有时,可以睡在狭小的配音间里,睡上两三个小时。第二天又要去打鼓。回家也已经是深夜了,夏季的时候还有很多游行,一段时间以来,炼功少,感到特别累,尤其是星期一上班的时候,经常打瞌睡,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就坐在太阳底下的长凳上经常东倒西歪的睡过去了。经常有好心的多事的美国人,走过来把我弄醒,问“ARE YOU OK?”有一次大概在短短的时间内,竟有两三个美国人接连把我弄醒,搞得我哭笑不得!大概是看我不像要饭的,可看我东倒西歪的样子,担心我身体出了状况。

记得有一次,做好节目一看时间,还可以睡上两个多小时,可是身体在消业,肚子不舒服,也就睡了一会,就搭车上山。路上还偏偏碰到和我有矛盾的学员,身体消业和修心一起来。知道是不能光做事,是师父要我提高上来。因为肚子不舒服,路上什么都没有吃,到了那里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没有人在卖票,就向食堂的阿姨要了一碗汤,正喝着,食堂的大师傅走过来,非常严厉的冲着我说,你买票了么?谁让你吃的?我当时觉的自己特委屈,眼泪就快掉下来了,告诉他我一夜没睡做节目,肚子又不舒服。谁知他说“谁都辛苦”。事后想想,这一关又一关,都是冲着我的人心来的,也是要提高上来。从小到大,我都是被娇宠惯了,来美国之前一直是过着享受安逸的生活,身体的吃苦承受力差。

总觉的自己的付出大,觉的苦累。有一次,新闻部剩下我和一个小同修在赶节目,经过了大半夜后,当时我们俩都觉的特别累。因为第二天要开法会,我就想象着同修都能好好的睡上一觉,精神饱满的听法会。心里就又觉的苦,对她说我们俩命苦。可她笑呵呵的说,什么命苦啊那是荣耀!那一刻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没有把吃苦当成乐,珍惜这份荣耀。

众生都在羡慕我们今天能够参与大法的事情,我有什么苦呢。现在心态改变了,真的体会了以苦为乐的乐趣,更要珍惜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踏踏实实的做好大法的工作。

我在新闻部工作的几年来,一直是负责其中的项目。跟平常的做新闻的同修接触不多,有时听到看到存在的问题,多半是觉的无可奈何,或者是带着负面的想法去想协调人,觉的他们学法不够,有时没在法上看待问题,我们整体上存在一些问题。但是自己的私心,怕承担太多,学法修炼保证不了,一直是只顾自己的项目。但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家对整体意识的加强,师父要我们共同精進,共同提高。如何发挥我们新闻部更大的作用呢,虽然我们是分工有秩,但也不是各自为营,我们的心不能被间隔。如果整体没有做好,也不只是负责人的问题,在其中的每位学员都有责任,不能有等靠的想法,新闻部是我们大家讲真相的场所。是靠大家共同维护的。

前一段时间,做新闻周刊的两位同修,要去参与做晚会的事情,剩下我一人。当时,我在找房子,自己有对舒适生活的执著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找不到合我心意的住宿,可房东已把现在的房子租出去了,我工作的部门经理也不断给我压力。当时又面临着七二零的活动,我有点应接不暇的感觉。当时感觉,邪恶是利用自己的有漏,以达到破坏我们的节目的目地。我就给其中的一位同修打电话,同修表示赞成我的想法,还安慰我说,这期的节目你放心吧,我们做个七二零专题。后来,节目做的非常好,我们节目组也都参加了七二零的法会。从这次的经历中,我更加体会了整体的作用。协调人承担了很多大法的工作,如果大家都能主动为这个整体多尽一份心,一份力,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协调人也会有更多的时间学法,做好协调工作。我们就会形成一个圆容的整体,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自身的修炼提高也就在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