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中 正视自己的执著心去掉它


【明慧网2006年8月21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提起笔来似乎觉的自己没有什么好写的。我修炼不是很精進,每一关、每一难过的并不好,心里总觉的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但是看到一个同修的信中说我们写的法会交流稿也是向师父汇报自己的修炼过程,所以就提笔写起。

我来爱尔兰已经将近一年了,也许在国内修的不是很精進吧,师父把我又安排到了海外这样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中修炼。到爱尔兰后,就要和大家一起做证实法的事情,过程中逐渐发现了很多自己以前没有意识到的执著心,想写出来和同修交流自己是如何意识到并逐渐去掉它的。

克服怕心

以前在国内都是看周围没人时才发放真相资料。到爱尔兰找到同修后,第一次就在大街上参加了退党活动,当时参加的同修不多。其中一个同修拿出了一件印有退党字样的文化衫,而且只有一件,问谁穿,我当时想:谁想穿谁就穿,多抢眼哪!反正我不穿。另一个同修这时指着我说,她穿着红衣服配上这白色的文化衫好看,让她穿吧。我不情愿的接过来穿上,觉的好象所有的过路人都看我,同时自己想这样暴露出来,中使馆的人或特务看到了怎么办?将来回国怎么办?总之怕心就出来了,而且这个思想会在以后的活动中不时的冒出来。看到有中国人过来也不敢上前去。慢慢的意识到这个怕心后在心里问自己:你到这里来是干什么来了,不是证实法吗,难道让这怕心阻止你做证实法的事情吗?因为怕心呆在家里不出来了吗?“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意识到之后逐渐用师父的法归正自己,慢慢也就在一层一层的去了。

意识到抱怨心

在正法中,需要整体上配合的时候,可能就需要协调,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但是最初的时候,每次看到参加活动的就几个人,心里很难过。在修炼过程中第一次哭也是在爱尔兰。记得那是在一次活动,大概也就三个人上街,警察又让临时换地方,搬来搬去,发电机也不好用,没有发多长时间的报纸就又搬着很重的电视机来回走。当时由于自己正念也不强,被带动的很厉害,心里有一种特别失落的感觉,伤心的掉了泪。

当时意识到这是一种情,可是无法控制自己。后来通过学法,自己就想:哪怕是只有一个人,难道证实法的事情就不做了吗?况且还有一些同修一起做事情。哪怕上街只有一个人拿了报纸,那也没有白来呀!只要你心在那,师父都会帮你的,师父都会引导有缘人来了解真相。这是在上街过程中存在的抱怨心。

后来随着大家在法理上的提高,很多同修都能参与活动了。但是自己还是时不时的生出抱怨心,抱怨整体修炼状态不好,这个不精進了,那个不精進了,多多少少也察觉到自己在抱怨的过程中存在着一颗显示心,在说的过程中,不就是显示自己比别人都精進吗?后来一个同修善意的提醒:修炼中是有不精進的时候,但是你哪怕只看到他的一点点小的進步,你都要替他高兴。是呀,师父说:“大家在迷中修炼,所以表现出来的状态有的时候会比较懈怠,有的时候会被干扰,有的时候还表现的很常人化。当然了,这也都是在修炼过程中的状态表现。如果不是这样那也就不是修炼了,也不是人在修炼了,那是神在修炼。当然神修炼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样,大家面对问题认识的好还是认识的不好,关过的好与不好,执著心去的多少,其实也都是修炼的实践,也都是过程中的表现。关过的好与不好也都是正常的,也不会因为某个学员因为一时糊涂做错了,也不能因为某些学员在一段时间中不精進或者是在一段时间走不过来了、甚至于做了错事,就说他不是修炼了,或者说他不行了。”(《洛杉矶市讲法》)是呀,师父法理讲的非常清楚,修炼就是看自己,为什么总把眼睛盯到别人身上呢?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谈到:“如果人人都向内心去找,人人都想自己怎么做好,我说那社会就稳定了,人类的道德标准就会回升。”

向内找,无条件的向内找是师父让我们做的,既然是师父的弟子,为什么不能遵循师父的话做呢?同修之间需要的是交流,而不是抱怨。尤其读了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提到:“大家想一想,是不是在表现上好象是这人一直在修、怎么干修看不着他更大的進步呢?怎么就神不了呢?” 师父还说:“你只要修好那面过去了、隔开了,你没修好的一切还会反应出来,人心还会反应出来,不好的因素还会反应出来。”同修修到什么成度只有师父知道,我们不能根据自己所在层次知道的那点理来判断别人,来衡量别人。修炼中都有低谷的时候,回过头来看看自己,以前不是也很不精進吗,为什么不能善待别人呢?自己能做到的就是按照师父的话去做,无条件的向内找,才能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勇猛精進。

积极参与整体正法活动

刚开始的时候,自己就是被动的参加同修组织的活动,有时候同修说这个需要帮忙,自己就去做,而没有想到自己主动的去做什么来分担同修的压力。随着逐渐溶入到正法活动中,我慢慢的产生了一种责任感,觉的很多事情自己应该主动去承担,而不是指望别人都弄好了才去伸一伸手,出一点力。师父不是讲了每个学员都要走自己的路吗?意识到这些以后,我就和另外一个同修把组织上街讲真相的活动和做电台节目的工作承担下来。上街讲真相的活动看似简单,但是为了让更多的学员参与,得到好的讲真相的效果,每次活动前都要打很多电话联系,看哪些学员能来,怎么保证有足够的学员来讲真相。有时看到人少就觉的很灰心。

有一次由于要准备汽车之旅所需要的材料,那个周六我就没有去,只组织了三个同修到街上去讲真相,其中一个英语不太好的小同修在桌子前面忙着弄征签。当时想,可能没有什么效果吧。然而,第二天,一个负责Trinity教功的学员告诉我说:昨天来了一个人想学功,他就是这个周六看到了我们的活动,并读了相关的资料后来的。他说他很感兴趣,想来了解一下法轮功是如何受迫害的,学了功法后感觉很好。听了这个同修的话我感到很大的震撼,之后我又和其他的同修交流了这件事。悟到不要觉的我们递出去的一个传单、一份报纸没什么用,有时心不在那,好象只是走走形式,但是在另外空间是不一样的,有缘人都会利用这个机会来了解真相、得法。

用法理归正自己,正念对待同修之间的矛盾

在正法修炼中,用常人的话讲总觉的自己还挺顺的,没有太大的魔难,心中还暗暗窃喜,觉的自己就是这样的修炼道路,可能自己前世业力较少,没必要经受那么大的魔难考验吧。然而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警醒到修炼是严肃的,旧势力会利用一切还没有去掉的执著钻空子。反过来看,我的沾沾自喜这是多么强的一颗心,旧势力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它们能看不到吗?

自从来到爱尔兰之后,由于环境宽松了,总想尽自己的能力多做一些证实法的事情,正当自己觉的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中时,突然传来有的同修怀疑我的某些行为像特务,当时对我的打击真是太大了。忿忿不平,责怪埋怨的心都出来了。觉的为什么当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中的时候,怎么还有人说我有些特务行为呢?不然就自己在家里做三件事,不就少了怀疑和猜忌了吗?但当冷静下来一想,这样做不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吗,旧势力不就是希望学员之间矛盾越大越好吗?旧势力不就是希望学员之间配合不好,从而干扰正法吗?有这种想法不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吗。

意识到之后,就不断的学法、发正念,但是觉的走过来还是很难,师父讲“做到是修”,仅仅是悟到是不够的。矛盾发生了,有没有看自己呢?难道自己做的真的那么正吗?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自己在做证实法事情时所存在的干事心、显示心、欢喜心,自己都去掉了吗?自己真的把全身心都用到了证实法上了吗?为了正法的事情,自己真的做到无怨无悔了吗?自己真的在任何环境下都把大法放在第一位了吗?自己真的对同修做到善和圆容了吗?答案自然是没有。既然没有做好,为什么就不能正视矛盾,在矛盾中真正的把自己提高上来呢?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为了修炼才出现的矛盾,是为了证实法才出现的矛盾。尽管里边带有人心,带有显示心,带有个人的执著,带有人想要证实自己的那些因素,但是呢他们知道,一旦发现,他们就会去改。这和常人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在大法弟子中会有矛盾,而这种矛盾又在起着另外一种作用,就是这个矛盾一旦表现出来,就会触及到别人,而别人就会发现,就会使这个矛盾变的突出,就会使修炼者自己注意到。在这个矛盾中,只要能向内找就能发现自己的不足。矛盾不暴露出来,没有这个矛盾的出现,你就发现不了你的执著、看不到你的执著。一切都是平和的,那能修吗?”(《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芝加哥法会》)“但是你提高时却不是让你在平坦的道路上往上走。带着满身业力上天了,拉着一大堆包袱上天了,(众笑)这怎么能行啊?我得给你设一些关,让你放下那些心、放下那些包袱。一关一关的你不断的放下执著与人心,那些东西在不同的关中你都带不進去。”(《2006年加拿大讲法》)

以前看师父的经文觉的很多时候是在说别人,但自从这件事情出来后,觉的师父经文中的每句话都在说我。发现了就改,这是师父要求的,是法要求的,这才是一个修炼者,走在人成神路上的大法徒。当我意识到之后,觉的魔难就过去了,心里想着的就是下一步如何相互配合完成正法需要做的工作了。

最后,重温师父的讲法,与同修互相勉励,希望我们都能多学法,学好法,走好我们自己最后的修炼道路:“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2006年爱尔兰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