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佛教徒到坚定的法轮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我是九八年八月得法的,说来差点与大法失之交臂。得法之前,我学了好几门气功,学了好几年也没得要领,而且就象师父说的“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乱七八糟。”(《转法轮》)我一气之下,发誓今后再有什么气功也不学了。九五年我皈依了佛教,心想就在佛教中修佛了。可是,修来修去也不知道怎么修,也没有人指导怎么修,只是看一些佛教中修炼的故事书,那些佛经又看不懂,只是每天念佛号,心里也是觉的很茫然。

直到九八年八月的一天。我去妹妹家,妹妹说:“这有一本《转法轮》,你看看吧,可好了。”我问:“《转法轮》是什么书?”她说:“就是法轮功。”我一听说是法轮功,就说:“法轮功不也是气功吗?不看,我都发誓什么气功也不学了,都是骗人的。我已皈依佛门了,就修佛了。”后来我妹妹再三的劝我:“你先看看,这个法轮功跟别的气功绝对不一样,你先看看再说。”我想,看就看看吧,看有什么不一样的?她就给了我一本《转法轮》。结果,我一看就看進去了,就觉的真是一本从没见过的好书,把人世间、天地、宇宙、一切的一切讲的这么透彻,以前许多想要知道又不得其解的问题,现在都找到答案了,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人来在世上的目地是什么,宇宙中成、住、坏是怎么回事,人为什么有生老病死、天灾人祸,等等,等等,越看越愿看。当时就觉的相见恨晚,现在想来,也是机缘没到吧?

我是无疾无病走進大法的,什么目地也没有,就是想修心向善做个好人。从得法那天开始,我就想:这么好的功法上哪找去啊?今天我得到了,说明我还有这个缘份,我要坚信师、坚信法,一修到底!大概因为我是比较多的从理性上认识法的,所以从九九年七二零至今,我始终坚信师、坚信法,没动摇过。

一、闯过病业关

开始学法炼功时间不长,大概是九八年十一月份,一天炼动功,当炼到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手刚抬起来做“头前抱轮”,心就开始难受,接着就感觉四肢无力,脑袋冒冷汗,简直就是虚脱了,当时旁边就是床,我真想倒床上休息一会,可当时脑中就有一念:不能倒下,不能!是师父在帮我消业,我以前学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功,把身体都搞乱了,师父在管我,在给我清理身体,我一定要挺住!挺住!挺住!就挺过来了。第二套功法做完了,那些症状也没了,接着完成下面两套功法。后来又有一次这样的关,也闯过来了。

在九九年七月份,又有一次大的消业关,表面上看我得了“急性细菌性痢疾”。开始发烧,家人说吃点药吧,我说不用、没事,说着没事,到了晚上就开始拉肚子,上厕所,十多分钟一趟,肚子里面拧劲疼,还有里急后重的症状,别提多疼多难受了。后来就索性坐在马桶上不起来了。当时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因为师父说过“因为内脏都得净化”,我就想,有师在,我不怕。结果,没打针,没吃药,三天就好了。这就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

从九八年到现在,我身体健康,一片药没吃过,一针没打过。

二、去怕心,把真相贴上墙

二零零二年,我和妹妹(同修)在一个学生们补课的地方开了个小卖点,经营小食品。每周六、周日、寒、暑假都有好多学生补课,我想应该让孩子们知道法轮大法是怎么回事,是讲真相的好地方。就跟妹妹说,应该把大法真相写出来贴到墙上去,孩子们买东西时,有缘份的就能看见。妹妹说行。

我们就写了一篇真相文章,题目是:“告诉您真、善、忍就是法轮大法”,内中讲什么是真、什么是善、什么是忍。法轮大法要求修炼人怎么做,还把师父的经文《富而有德》、《修内而安外》、《做人》都写出来贴在墙上。

当时家里人说要注意安全,同修也说要注意安全,当然都是好心。我说:“不怕,我们修的是正法、走的是正道、做的是正事、有师在,有什么好怕的?”

有的家长看了师父的经文说:哎呀,说的真好。我们就告诉他(她)们:这就是我们师父的经文。这样使不少有缘的孩子及家长明白了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就凭对师对法的坚信,这些真相在墙上贴了近三年。

三、循循善诱劝家人三退

我丈夫性情厚道但比较固执。在劝“三退”上由于操之过急,没把他当成众生,而把他当成亲人,结果费了不少劲。丈夫家比较困难,念初中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书没念成,就当兵去了,在部队一干就是近三十年,把整个青春都赔在那儿了。这其间,入邪党、提干,最后被撵出来回到地方。又花了一笔钱才被安排到一个“旱涝能保收”的单位。这样,他就觉的这一切都是邪党给的,对邪党感恩戴德。

我炼功他不反对,一说让他退邪党,就说:“你就好好的炼你的功得了,怎么又扯到政治上去了?”有几次我就跟他争论起来,争的不可开交,还把我气的够呛,我说他是花岗岩脑袋,不可理喻;他说我愚昧。我想,你这么顽固,不管你行不行?其实我那时已降到常人那个层次了,已不是一个炼功人所为了。过了一段时间,自己冷静下来,反思一下:自己是个炼功人,要多学法,不能心急,按师父说的做,不管是谁都要把他当作众生来救度。

这样,我学法时,看明慧材料时,都是出声的念,我想,他明白的那一面会得法,会明白真相的。开始他不让我出声,我说我已习惯这样了。他也就不说什么了。另外,发正念时加上一念:清除他背后抵触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这样念来念去,他也习惯了,也不反感了,也能听進一些了。我念了《转法轮》、《九评共产党》、《江泽民其人》及一些预言,他都听到了。平时遇到合适的话题也讲,比如他说是共产邪党给了他这一切;我就说:其实这些都是你命里有的,那邪党咋不给你弟弟妹妹这些呢?人来在世上咋有穷有富呢?咋干什么的都有呢?你家在所谓的解放前就穷,那邪党来了解放了你们,把地主老财的土地财物都抢来分给你们,那你们咋还穷呢?这就是命啊!他无话可说,默认了。

在谈到病这个问题时,我说:那根本就不是病,是我们师父说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转法轮》)所以人就有病有难,你说是病,这个病,那个病,那同是一家人,吃喝都一样,咋不得一样病呢?所以说,那不是病,是自己造成的业,欠的债就得还。他也没话说,认同了。

每期的《明慧周刊》及一些真相材料来了之后选一些相关的念给他听。时间长了,听的多了,他的思想转变了。零五年三月份,我把退党声明递给他,他痛快的签了我给他起的新名字。儿子因在外地,在网上看了一些有关法轮功真相,明白了,也签名退出邪党了。至此,全家人都退出了这个邪恶组织。

现在,我丈夫不但思想转变了,退出了邪党,还经常帮我打印一些真相材料。

其实,所有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加持、大法的威力。因为我们修的是正法,宇宙大法,才会有这大的威力,改变一切不正的,使之归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