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折不扣的信师敬法是我们正念正行的源泉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四日】腿痛持续了好几个月,最近才好转起来。我也在想,肯定是自己哪方面有漏被邪魔钻了空子,以至于一段时间连双盘都盘不上。自己法也在学,正念也在发,劝三退的事也在做,而且有时觉得比身边有些弟子做的还多,怎么还会出现这种事情呢?

我意识到自己把学法、把份内的责任当成了掩盖自己去掉执著心的借口了,自己每天都在学法、都在做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事,自己应该在提高中了吧!正是这个想当然的想法掩盖了修炼的真正实质“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第二页)。每天学完法、制作完真相资料,甚至有时在网路上讲真相忙碌到深夜,可是一躺到床上,就满脑子的各种欲念,想入非非,甚至有时下意识的做出肮脏的动作来。虽然心里明白修炼人不能有常人的欲望,但还是忍不住胡思乱想,有时心里还产生出这样的想法:你已经学了那么多法、做了那么多讲清真相的事,应该可以放松一下。心里想的还是对自己能不能提高的患得患失,实际上还是私心。而自己把理应出于慈悲心、大法弟子份内的责任当成了自己提高的讨价还价的借口,只要我在学法,我就在提高中吧?只要我在讲真相、救度众生,我就在提高中吧?这是把形式当成内涵,而忽略了修炼的实质,实际上是对法理解不深。自己真的象师父讲的事事对照,一思一念都不放过的在精進中了吗?没有,为什么意识到是执著心而又不能痛下决心去掉呢?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欲望这方面的心我觉得去的比较干净了,为什么在被邪恶迫害了几年后反而不更加珍惜宝贵的时间,松懈了精進的意志呢?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讲到:“可是还有一少部份学员,甚至是老学员,却在此时或多或少出现了消沉的状态,松懈了精進的意志,没有意识到这也是对正法时间的执著或不正确的后天观念干扰造成的,从而被旧势力先前在人类空间表层留下的干扰因素与邪灵、烂鬼钻了空子,加大加强了这些执著与人的观念,从而造成了这种消沉状态。”邪恶在虎视眈眈的注视着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哪里有执著它们就放大我们的执著,此时如果追求常人中得失、安逸,用后天观念去思考问题,就会落入邪恶的圈套。

人为什么会被附体?《转法轮》中讲:“我们宇宙中有个理,他自己追求的,自己想要的,别人一般情况不能干涉,它钻了这样一个空子:他想要,我给他,我帮他这不是错吧?它给。它一开始不敢上,它先给他点功试试。他有一天突然的真追求来功了,还能治病了。它一看挺好,就象演奏的乐曲来个前奏:他愿意要,那么我就上去吧,上去给的多,给的痛快。”邪恶看到我们的执著所在,就会钻我们这方面的空子,会加强我们后天的观念,如果我们不能用大法去衡量,而是顺着后天的观念去思考问题,去做事,实际上等于认同了邪恶的安排,那么邪恶就会在我们的空间场范围内存在,干扰我们,最终达到类似附体的效果。

我有一个阶段思维被控制到晚上做完真相资料后自觉不自觉的去点击常人的网站,甚至是色情图片,真的好象从思想到行为完全被魔控制了一样,欲罢不能。过后又后悔,又觉的修的很差,却又找各种借口原谅自己,就象文章开头我讲到的拿大法弟子份内的责任、甚至是学法做原谅自己的借口。

怎么办?不能就这样消沉下去吧?旧势力钻我这方面的空子,不仅放大我对欲望的执著,而且还对我的腿关节進行迫害。一段时间上班走路都有点困难,不断有常人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又执著起不好意思来,害怕给大法抹黑。我警觉起来,我意识到一定是邪恶在進行迫害,要发正念铲除它。可是发出的正念力量好象很弱,不太管用。是这样的,不在法中修,就不会具备更大的能量。“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转法轮》)单纯为了排除干扰而排除干扰,等于是没有找到问题的实质,必须是踏踏实实的同化造就我们生命的大法“真善忍”才能拥有大法赋予我们的神通法力,才能更加有效的铲除邪恶。无求而自得,只要我们真正的同化大法,身体自然就会发生变化,自然就会拥有清除邪恶的能量,发正念才会真正的起到作用,真正的是一个修炼人的行为。

我知道自己滋养邪恶太久了。特别是炼功人都有相当大的能量,不断的顺着后天观念和执著心去思考问题,实际上等于给它施加能量。我们放任自己后天观念的思想和行为真的会造出一个和自己一样形象的邪恶生命,常人的一生就是被这些东西控制着在无知中造业;而作为修炼的人,就是要明白法理,不断的站在高层次上看待常人世界的假相,不断的清除自身一切不好的思想和物质因素,不断的使自己变的更加纯净、圣洁。我开始有意约束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一有念头闪现就用大法去衡量,看它是不是大法中所讲的,是不是师尊要求的。晚上躺在床上我会在背法中睡去,或是在听大法弟子创作的天音之乐中睡去。我发现自己欲望越来越淡了,拥有一颗童心是如此的美好。而以前被执著心带动的神魂颠倒是如此的痛苦和可悲。腿也逐渐的好了,双盘又可以坚持炼了,我知道自己终于又找回了自己。

我现在意识到,信师敬法是我们能够时时保持正念的源泉。对师父的信、对法的敬是我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关键。我们都是从旧宇宙走过来的生命,生命的本质是为私为我的。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不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没有对师父不折不扣的信、对大法不折不扣的敬,必然是按照旧宇宙的观念或旧势力安排的道路在走。在这万载难逢的机缘面前,其实有许多法理已经不需要修炼人去悟了,我们真的是对师父讲的每一句法深信不疑并努力去做到吗?当我们真正明白了修炼机缘的珍贵,当我们真正以无比的信、无比的敬仰对待师父和造就我们生命的大法时,就会生出无坚不摧的正念,坚如磐石的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回归之路,不负师父和众生的期盼,真正的承担起大法弟子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