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和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1996年我听闻法轮大法,最初是我的一位朋友告诉我法轮功挺好的。那年8月底我找到了炼功点和同修们一起炼功。我刚到没几天,同修们订的《转法轮》就到了。他们都说我真有福气,他们订了好长时间书才到,我一来就买到了书。过了几天师父的法像来了,我急忙又请了一张回家。开始,学法少,不知大法真正的珍贵。但是从内心里知道大法好。从一拿到书的时候我内心就莫名的激动。那时我家开了一个小卖铺,我站在店门口见了人就想告诉他大法好、我师父是谁。有缘的就多说几句,没有缘的就不说。

随着学法炼功、不断的和同修们交流、洪法,我的心性也在不断提高。炼功半年后,我全身的病不翼而飞,但我没有一丝治病的想法。更重要的是,我的心性提高了,家里人都说我变了。别人不吃的我吃,别人不喝的我喝。修炼前,我受党文化毒害教育,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看别人都不顺眼,老挑别人的毛病。和老伴吵架,和儿女不和,搞的自己一身病。通过我的学法后的转变,我家8口人都得了法。我们全家也都体验过大法神奇与威德。

一次,二女儿骑车带着小外甥(弟子),小外甥的脚不小心蹩到了车轮里,当时车辐条断了好几根,而小外甥的脚只擦破了一点皮,就是把孩子吓了一跳,到家躺了一会就又出去玩了。我们在医院看到过和我们遇到同样事情的孩子,他们伤的却很重。

还有一次,我大外孙(小弟子)在一年级时起了全身水泡,发烧39度。当时我心里有点不稳,就说咱们去看看医生吧。孩子说要听师父讲法。我当时觉的我怎么还没孩子悟性高呢。随即给他放讲法录音。到了凌晨两点,我叫醒他喝点水,然后接着听法。当时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说:“师父,我是非常信师信法的,这次我女儿刚出国,家里事情多,我有点沉不住气。”孩子越是烧我越让他听法。第三天,孩子身上的水泡象馒头那么大,但脸上一点也没有,脸上光光的。第五天,水痘减退。第七天,外孙就痊愈了。以前大外孙皮肤黑,这次消业后,他的皮肤也白了,老师给了他一次大净化。如今已过了十年,两个外孙也都随着正法走了过来。

我老伴半修不修,也看书。他是肛肠手术无效。有一次大便,他便了半盆血,两盆大便。他说他的舅舅就是这样去世的,可能他也不行了。可是大便完后他的脱肛就好了。通过这次,他见了人就说我可服了,大法太神了。可是迫害发生后,由于怕心,他几乎放弃了修炼,于去年7月去世。

1999年迫害开始,我一路坎坷走到了今天。因为炼功,单位不给我发工资。在电视媒体的不断对大法和师父的攻击时,他们越说不好,我越觉的师父伟大。从那时到现在,师父的经文我一篇也没落下过。因炼功被关押,出来后单位就办转化班。他们诽谤师父,我就说师父伟大,师父走遍全球洪传大法;他们说师父敛财、炼功死人。我说炼了功都死了怎么还那么多人炼呀。我说我师父有钱也不是弟子送的,没钱也没向我们要过一分。不论邪恶怎么造谣都是漏洞百出,自取其辱。别看邪恶现在闹的欢,总有和它们算帐的一天。

后来我又被关押在拘留所。我把大法的美好讲给那里的工作人员。我按师父说的善待周围的一切,他们也非常受感动,也说我们是冤枉的,但他们没有办法,也只能向上汇报我挺好的。现在回忆起来,就是我平时把法学好了,才能做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