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信师信法就能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近一段时间看到有的同修以病业的形式先走了;有一些同修连续不断的处于病业状态,我心里很难受。在此,我愿把自己在修炼中信师信法闯过病魔生死关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勉,证实大法的神奇。

我于九七年得法。当时姐姐得了突发性的类风湿,脚肿的不能穿鞋,手肿的指头不能回弯儿。几个月的时间全身的筋缩紧,腿也弯了,脖子也缩回去了,全身变了型(在农村过去讲就是得了缩骨痨),后来就卧床不起,痛的她喊叫不停。多方医治不见效,不到一年花了一万多元。为了急于让姐姐的病好,我就去找以前曾经给我介绍法轮功的大法弟子。这样,我得法了。

真是神奇,我刚看了三天师父的讲法录像,奇迹就在我的身上发生了。这天中午吃过饭,躺下休息一会儿。我感觉头顶象是有一股气流从上往下压下来,力量非常大,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当时我就想起师父说过的遇到危险时喊师父,于是我就喊师父。症状很快就消失了。还有一天,我正坐在沙发上,手结印,想着师父在讲法录像中所讲的话,呼的一下,就象有个大风车似的在头顶上呼呼的转,声音特别的大,头发都象吹的立起来了,又觉的头发已不在头皮上了,用手一摸还在。过后,头脑特别清楚。

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赶紧学会了五套功法,带着《法轮功(修订本)》和一张师父法像,乐颠颠的给姐姐送去,告诉她:这回你可有救了。姐姐二话没说就学起来了。当天晚上,姐姐看到师父的法像放金光,还看到自己的身体一半儿黑,一半儿白。姐姐更加坚定。她只修炼了三个月,身体就明显好转,胳膊逐渐的能伸了。有一天炼第一套功法当中的金猴分身时,就听咯噔一声,手上的筋包平了,腿也消肿了,慢慢的能自理了。但由于心性没上去,有时还吃药。有一次又疼,吃药后疼的更厉害了,这回她悟道了有师父管我,不用吃药了。从那以后身体恢复的更快了,修炼不到八个月,甚至能楼上楼下扛煤气罐了。

在这期间我的身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二十多年的风湿病(腿肿的象大木头似的)、风湿性心脏病、气管炎、糖尿病等疾病都不翼而飞了。通过修炼,身心的变化,使我象变个人似的,真是无比的幸运。

二零零零年,我因参加法会被非法绑架。在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出。回家后得知有的同修知道开法会的地点被暴露不开了,却没通知我,我心里有些过不去。没几天,嗓子四面长大包,把嗓子堵的严严的。有痰,一会儿苦,一会儿咸的就是吐不出来,从牙缝往出淌,脖子肿的不行。不吃不喝的熬到第八天的晚上,我就象小孩子一样求师父,问师父您还管不管我了,还要不要我了?第九天的早上,脖子左侧的包出头了,嗓子也就能喘出点儿气儿,我也就能趴在被上眯一会儿了。刚眯着,我就看到有两个小黑虫儿在鼻子上趴着,还没死。当时我就明白了,怪不得我嗓子疼的这么厉害,原来是这两个小灵体在作怪。我就把它拿出来扔到痰盒里。我一照镜子,在上牙床接近嗓子的地方还留有一条虫子爬的道儿的痕迹。后来就好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真是无以言表。几天后,我就和同修一道進京证实法去了。

零二年底,得知侄媳妇得直肠癌,做手术没钱。我想把借给两个侄子的四千多元钱(已有十多年了)要回来给侄媳妇治病。可他们不但不还,再打电话连电话都不接。我气的就象决了堤一样挡不住了,名利心、争斗心返上来了。没几天开始发烧,烧的温度计都顶到头了,最后多少度都不知道了。烧的前心、后背就象粘在一起了一样。咳嗽,恶心,呕吐,只是从心口到嗓子这一条能通气儿,来回倒气儿,从心口往下到小腹就感觉热的不行,崩崩硬,成宿的呕吐,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吐,我只好趴在地上捧着痰盂。十多天一直都是这样。丈夫看我吐出的都是一些烂肉,吓的哇哇哭,抱着我要去医院。我坚定的就是不去医院,告诉丈夫没事。但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吐不能合眼,自己在思想中也真是正邪大战。我一遍又一遍的叫着自己的名字,问自己你还想不想修了,医院是给常人开的,你是上医院治病,要这个臭皮囊(再说医院也是治病治不了命,这个臭皮囊也不一定要的了),还是相信师父,要大法?问着问着,我猛然想起师父讲过的放下生死就是神这方面的法,于是我非常坚定的回答,我是大法弟子,相信师父,要大法,大法能给我生命。就是信师信法这一念,使我有了力量,我就一句一句的背《洪吟》,吐烂肉的症状减轻了。但我还是不能躺下,只好把被子摞起来趴在上面,倒气儿,肚子鼓的梆梆硬,尿不下来尿。热的只好舀一盆凉水坐在里面,才能尿出一点儿。一天,我在梦中受到点化,使我明白了这场魔难是来取命的,但我就是不怕,就是坚持背法,想起哪句背哪句。这种状态持续有两个多月。

在我最难最难的时候,有一天就听到有一个声音说:“你怎么不把你生命体都调动起来,一齐证实法?”这清清楚楚的声音是谁说的?我忽的一下明白了只有师父能告诉我。这时我又想起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中讲的:“可能你得道的时候,将来有很多人都要受益的。”那段法。于是,我就开始发正念,调动我空间场的生命体。我一立掌,就看见象是在一个大会议室,两边坐着两排都是我的生命体,他们都低着头,不情愿,都推托。我说不行,你们愿意不愿意都得起来,这是证实法,我将来修成了你们都得借光啊。我这样发正念,晚上真就见效了,症状明显减轻了。就感觉好象一个担子有人替你承担了一半儿似的。虽然身体觉的轻松了许多,但咳嗽的还是不敢分神,真就象生死线上的正邪大战,稍一不留神,那邪的东西,拿着扎枪,头对头对着嗓子就能把你扎死,一口痰都能憋过去的感觉,咳一口痰累的浑身是汗。后来我就悟道了应该对着自己发正念。当我正在发正念的时候,在我脖子后,就听见一个象小孩的声音,尖尖的声喊着:“别灭呀,别灭呀!”我悟道这是业力在喊,它是活的!后来我就高密度的发正念。有一天十一点我正在发正念,刚念完师父教的口诀,就在脖子后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扑扑往外飞东西,飞出一些破烂,有破条扫、破袜子、破鞋底等等。我回头一看,堆得就象小山一样,我马上明白了,难怪我背后一直没知觉,就象背石板似的。这时身体一股能量流就冲过来了,从前后心一直到头顶,忽忽冒热气,从那天以后,才感觉到身体全轻松了,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

没过两天,我孩子从梦中哭醒,说梦见我到寿了给他留遗嘱了。后来好象有人告诉说你妈妈遇到了一件什么事,又不死了。这更使我明白了,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大法和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的生命是师父给延续的,我暗下决心,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从那以后,我精進实修,无论身体出现什么症状都不耽误认真做好三件事。

记得是在零五年初,在我臀部周围长了六个鸡蛋大的大闷头,乳房上长一个。疼痛难忍。我悟道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坚决不承认它,彻底否定它。疼,我也不怕你,疼的不敢迈步,那我也照样坚持去学法小组学法,照样坚持去发真相资料,照样炼功。我从天目中看到,这些东西背后都是些灵体,我就不间断的对着它们发正念铲除。渐渐的就好了。可是没隔多久,糖尿病的症状折腾的我脚疼,腿没劲,口渴的不离水。可我就是不在乎它,仍然坚持和同修整体去近距离发正念。一天,我在梦中看到了造成我的糖尿病症状的那个邪恶的灵体,醒后我就高强度的发正念,没几次就铲除了,糖尿病的症状从此也就消失了。我每天和同修们一道轻轻松松、高高兴兴的做好三件事。

上述经历,使我深深的体会和感受到,以病魔出现的魔难,在另外空间真的是有灵体在支撑着。只要坚定的信师信法,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用怕,就能闯过生死关。真正放下生死,才能远离生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