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破除常人的观念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三四月份走入大法修炼的,得法才短短几个月就遇到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再加上自身种种执著认识不清,没有能像精進同修们那样跟上正法進程,错过许多证实法的机会。修炼中好象也没有什么大的波澜。但是,毕竟是大法修炼,宇宙在正法,内心的每一次冲撞、升华好象觉的又有许多话要说。

记得邪恶镇压铺天而来那天,我刚好不知为什么提前于周四回到家,背上的包还未放好就看到电视里的惊世谎言。看出谣言的颠倒黑白后,我把《转法轮》看了两遍,记得看到“这不是师父吗?”(《转法轮》二百七十四页)这句话时,感到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刺痛和醒悟,泪流满面的我,心却踏实下来,坚定的一步步走过来了。记得那段时间我的单身宿舍和厂里的公安科同楼同层,我学法炼功从没间断。舍友对大法弟子的正信非常敬佩,对大法深信不疑。

痛定思痛,我认识到修炼的严肃、艰难。面对魔难,找出了自己许多的不足。有了一点点要做得更好的念头,工作生活对自己要求更严了。当时主动承当了一项难度较大的设备修复工作,总厂副总工在现场看到工作难度很大,半开玩笑说:“你把它修好了,你就圆满了。”两个月后如期完成。他亲自拨给我们奖金。遗憾的是那时不知道怎样更好的证实大法。

二零零一年我调到了省城工作,能和同修交流,慢慢的做一些讲真相的事,发资料只有零星送来的一点点,怕心却非常的重,法理不明,走不出来。直到二零零三年一天无意中看到报纸广告中有一款电脑,赠送一体机。心想这多好呀,可以用来做资料了。很快就买回来电脑和打印机,那时把上网还看成登天一样的事。自己慢慢学。后来在师父安排下有同修教我做资料,光盘。资料做出来了,可没经验怕心重,自己不敢多发,同修不多要,甚至有的反对发资料,主张用嘴讲就行了,都觉的好象要是有做过的同修带一带做就好了,突破不了。由于不会上网,(现在看来就是私心、怕心作怪不敢上)自己感觉做得很孤单,很艰难。

直到有一天从法中看到其实是学做事就要有人教、要有人带路的常人观念障碍了自己,加上保护自己的私心怕心,依赖心。于是下定决心突破,我先趟出一条路来,再大家一起突破。当我自己一个人在附近的村里、楼里做了一阵,有了一些经验,也不那么害怕时,我就找同修一起去发。记得第一次和同修一起出去发完光盘回来晚上做梦,说自己上班又迟到了,但单位正好发东西,还给我留了一份,晶莹剔透的象仙果,那个甜呀。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虽然迟到了,但只要精進了还有美好的未来等着我们。

由于邪恶破坏了我们和平时期集体学法的环境,如果我们也因为怕心与人的观念的干扰,认为集体学法容易带来危险或麻烦,束缚自己不能破除,恰好在这一点上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不能共同精進,更谈不上形成坚不可摧的粒子团,配合正法的整体要求了。而破除这种局面和常人的观念,大法就会展现意想不到的神奇威力。有一位同修长期只限于传送资料,怕心重,走不出来。他负责送资料的那个点上的同修们也是不太精進,甚至有的带修不修。多次交流不见效果,甚至带着一起发几次资料也不见变化。一个长假期使他和当地一同修(原辅导员)到本地,两地同修集体交流、通宵看讲法录像学法,集体发正念,每个在场弟子那种对师父的崇敬,对大法的正信,沐浴在大法中的纯正美好深深的熔炼着每个人的心,这两位同修也从内心感到了法的威力,震动很大。

回去后也开始组织当地同修集体学法。又买了刻录机准备做资料。几位同修也很快认识变化,有的很快发了严正声明,回到修炼中来,还想带动一直在家学的昔日同修。集体学法交流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在迫害中,能走出这一步,本身就是对旧势力安排的否定,对自身常人观念的破除,体现出修炼的升华。

我在常人时从小懦弱、胆小,老受欺侮,长大了谨小慎微,优柔寡断。在修炼中这方面的不足对于救人如救火的证实法的工作,影响很大。尤其是什么事都总怕做不好的观念,到就连常人中的工作上也体现出来,明明都对了,就是胆胆突突不果断,怕出错。在做大法事上表现更厉害。当我背到《洪吟(二)》中“天性豪气洪 消磨也不去”时,我悟到,修炼人也“豪气洪”!该是什么就是什么!顺其自然。甚至有了一念,旧势力把我安排成一个常人看不上的懦夫,使我救人难度都很大。但我相信大法!那么我就在大法修炼中用懦夫变成金刚来证实大法!师父也在梦中点化我:好象在碧绿的山上,师父开车在山间飞驰,把车开上直愣愣的陡峭山崖,又飞驰而下,“嘎”地一下停在水边,师父跳下车,潇洒地站在车边,好象说,我没有观念,做事很快的。真的感觉是“天性豪气洪”!其实阻挡我们的真的只是观念,我们该做的就是照法的要求去做。

记得前几天回乡,在给本家的一位我很敬畏的爷爷劝退时,破除了自己头脑中认为他党龄长,当过领导,脾气大等不好救的观念后,就顺其自然的从回乡听到的县城一个报童惨遭挖心、肾的新闻开始讲现在人心如何坏,讲过去的传统文化对社会的好处,讲共产恶党无神论对道德的影响,讲《九评》,网上退党等等,最后我说我给你把党也退了吧,他一路点头,最后一字“对!”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在自身修炼中更体现出改变观念的重要。我在前段时间学法一直状态不好,有一天我就求师父点化。结果那天晚上梦中过色关没守住,有一点遗憾吧,也就想了一下以后要做好就过去了。一会儿讲法刚好听到那一句话“有的人没守住,第二天早上醒来抱头痛哭……”愣了一下,没在意,忽然我就想到我为什么就没抱头痛哭呢,这是修炼的第一关哪!没过去我怎么就不着急难过呢!我吃了这么多苦我到底干什么呢?!我在混谁的时间和精力呢?!我这么似修非修、稀里糊涂的谁高兴谁难过呢?!我发自内心的痛哭了,我一下发现自己是在假修,在每个问题上都是不同成度的骗自己,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和这浩荡的佛恩,辜负了对自己寄予厚望的众生!却仅仅是因为这尘世瞬间即逝的魔幻!可是我又怎能让它们这些肮脏的执著和业力阴谋得逞!当我真正用真念解体那些色的观念、业力、执著心时感觉自己轻快了许多,接着其它执著都这样发自内心认真对待坚决去除时,感觉修的進步快多了。我深有一个体会,就是自己时时要分清哪些是常人的观念,哪些是旧势力打進来的邪念与干扰,而师父的安排与大法赋予我们的正念是什么,正念一出就会做好。当我解体所有色的观念,就连美丑的观念,评判的观念,分别心的本身都清除、抛弃时,升起的是纯净的平等的慈悲心。

师父在《论语》中就有言在先““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我将继续努力破除自身所有的观念,不抱任何观念的去同化大法,规正自己乃至自身体系,圆满随师还。

层次所限,一点点粗浅体会,就当作对自己“没啥写的、也写不好”的观念的一次突破吧。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