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千载机缘 过好每一个心性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日】

一.得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八月有幸得法。得法前,我多种疾病缠身,气管炎、风湿性关节炎、腰、腿疼、心脏、肝、胆、脑各部位都有病,腰椎骨质增生。药不离身,痛苦极了。到处求医,大小医院,中西医都看过治疗效果不好。有病乱投医,医院治不好,就开始求仙拜佛,上庙皈依,念佛经,供佛(想出家修)心很虔诚,烧香磕头,做善事,做好人,求佛保平安,病好就行,(当时不知道高层次的法理)结果也没起到作用。每天在痛苦中煎熬,性格也变了,脾气越来越不好,家庭也不和了,觉的活的太没意思了。

有一次,偶然机缘遇见一位大法学员,见到我买药,她就向我洪法,介绍法轮功不仅能祛病健身,他是叫人修炼的大法,让人做好人,按着“真、善、忍”修,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有时间多炼没时间少炼,法炼人,功法简而易懂……讲了大法的神迹。

我请她把书给我看看。我越看越想看,边看边哭,我心中的迷团全部给我解开了,明白了人来世间都是由因果关系安排的。这部大法是我等待多年的。我决心修炼法轮功,不再信别的了。不用出家修了,大法送到门上来了。我请了大法书籍并跟同修到炼功点炼功、学法、切磋,对法理更加深理解,不断提高认识,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中“修炼要专一”中说“修炼是个严肃的问题,一定要专一。”我立即把过去请来的佛经送庙里去了,专一学大法,师父还讲:“过去你供过的那个狐、黄的牌位,你赶快扔了它,都给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转法轮》)我明白法理,按师父讲的把家里供多年的那些牌位全部处理了,烧的烧,送走的送走,清理干净,供的佛像,敬请师父给开了光。

大法的法理太深奥,学一遍又一遍的理解,明白了很多法理,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要返本归真,必须真修,那就要不断去执著心,不断提高心性,按宇宙特性“真、善、忍”时时事事要求自己,没做好的下次做好,心性多高功多高。大法只看人心,我放下有求之心,无求而自得,所以师父给我多次净化身体。大法的神迹出现了,我多种疾病都逐渐的痊愈了,我终于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感觉了,心情也好了,脾气也没了,遇事也按修炼人要求去忍了,家庭和睦了。名利情放淡了,争斗心逐渐改了,一人修炼全家受益。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二.按大法要求自己 过好心性关

一次,晚上从炼功点和同修一起回家,在马路转弯处,对面来个摩托车带着人过来,我急忙下自行车。车把撞在他车灯上面的保护罩上,划一道印,他不让我走,非要五十元钱做补偿,不然扣我自行车。我没和他计较,借了钱给他。我是修大法的遇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就是给我提高心性,他违章驾驶是他的错,我不能象常人一样,要把握好心性。

又有一次,我骑自行车回家,后边开过来一辆三轮车拉着人超车过去,因路很窄,一下把我从自行车上脸朝下撞下来,整个面部都碰在地面上。当时,我没有正念,只想摔的这么狠,肯定摔坏了。好坏出自一念,结果真的把我鼻子摔坏了,脸黏糊糊的出血了。撞我的车跑了,自己推车走回了家,家人见我那样,吓一跳,问谁打的,我说摔的,一照镜子脸破了,鼻梁折了。我没怕,是因我刚才一念不正造成的后果,我敬请师父加持我,鼻子骨折复原位,“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这一正念慈悲师父帮我了,再用手摸一摸鼻梁骨折处,好了,全家人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迹。这一关也是提高心性,遇见事情是否把自己当成修炼人,能不能在法上思考问题,如果在法上什么事都会好。

我的修炼过程中,时时都在慈悲伟大师父呵护下,象孩子学会走路一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三.走出去 为师父、大法说句公道话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恶丑发尽飙,迫害法轮功,毒害众生命。大魔头江××因嫉妒心和私心一意孤行,利用手中的权力置宪法与法律而不顾,强行发动对法轮功进行全面非法镇压,在中华大地造成空前浩劫;动用所有国家宣传机器,大造舆论编造谎言,用最卑鄙最下流手段对法轮功及师父进行诽谤、诬陷、造谣、攻击;在全国电视台全方位的播放,迷惑毒害众生;动用军队、警察,成立专门机构「六一零」办公室非法抓人,抄人,邪恶铺天盖地而来。一夜之间曾多次受国家嘉奖的法轮功和慈悲伟大的师父被诽谤,一亿多好人一夜间成了被非法残酷迫害的对像。

我不能等闲视之,我要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学“真、善、忍”没错,人人都按“真、善、忍”去要求自己,社会一切都会好,法轮功对社会、对家庭、对个人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电视所讲的都是编造的,假的。用大法的神迹和自身的变化向我接触的人讲,向派出所的人讲。用事实证实大法,我地区大法学员有四十多人去北京向中央反映情况,为大法、为师父找回公道。北京更是红色恐怖,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抓、打,有的被打死、打残、拘留、判刑、劳教、送精神病院。

同修们被强行押回来,非法关押一个多月,洗脑受迫害,罚款、株连(实行三保,单位保职工,职工保家属)手段极其残酷卑鄙。

我二零零零年九月去北京上访,在途中被恶人举报,非法关押在林业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多天,交三千元保证金,身上带的东西及八十元钱被没收了。北京不让去,在这里也是我讲真相的地方。我用自身的经历身体的变化,大法是修“真、善、忍”的,大法学员都比常人的模范人物还好,处处想着别人,为别人着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样的好人你们都抓,你们是执法犯法,有的明白了真相。有的恶警还继续跟江大魔头干坏事。

我上访回家后这些恶警、恶人还不断的到家骚扰。他们用欺骗的卑鄙手段把我骗到他们办的所谓“法制学习班”,强行洗脑,写保证,写就让回家。因当时学法不深,悟性差,搞了文字游戏,写了“保证”,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

静心学法,更觉的自己所做、所为对不起师父的苦度,慈悲师父为弟子们承受的太多,操尽了心,头发都白了,可是还不想落下一个弟子。我向明慧网写了严正声明,过去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让邪恶因素全部解体。振奋精神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做好师父叫做的三件事。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突破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的壳,铲除邪恶干扰,清除共产邪灵,让更多的众生得救,要面对面的讲,时刻保持正念,我是宇宙一粒子,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要发挥作用。

四.主意识强 度过病业关

我老伴退休了,想同我一块回老家探亲,我很高兴同意去,这是讲真相救人的好机会。我带了大法书籍,真相资料,护身符,光盘,九评,准备给亲朋好友。

到老家后,亲朋太多又多年没见面,都很热情,大家在一起都说的常人事常人话,每天都乱哄哄的,根本学不了法,发不了正念,讲真相有的听,有的不听(亲戚都信低灵的东西)。

我抱着很强的私心,因他(她)们是我的亲人,来救他们向他们讲真相不听,我强迫听,也不注意语气、善心、道理。因心不纯,效果不好。没救了他们,因自己没守住心性,反而让旧势力黑手邪魔乱鬼钻了空子,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反应。全身发冷、咳嗽不止、吐的痰象烂肉、头疼的象裂开一样,发正念因静不下来正念也不起作用,病态越来越严重。真相也讲不了,只好把护身符和九评还有真相资料,给信的亲人,让他们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

亲戚要送我去医院,我心里明白大法弟子不会有病业,这是旧势力黑手乱法烂鬼干扰。决定回家,同老伴商量老伴明白我的心,陪我回到家,我又出现了脑血栓现象。说不清话,手脚不好使,眼睛看不清东西了,头疼的很厉害,咳嗽不止,不能吃东西,全身无力。

孩子们强行让我上医院,我主意识很强,我说不是病,过几天我就会好,家里有好的修炼环境能量场好。同修们齐发正念,邪恶乱鬼会被铲除掉的,干扰的因素会很快解体。归正自己,静心听法,眼睛看不清,同修给我念。因我主意识强,同修们帮我在法中悟。“作为一个炼功人就是应该这样的。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转法轮》)“我告诉大家,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矛盾,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那肯定是我们自身有漏。那这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没有漏,谁也钻不了这个空子。”(《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往内找原因,主要是带着执著心去救度他们,这是私心,又被亲情所缠,说常人话、办常人的事多,在法理上少,讲真相别人不听就强迫人家听,出现了争斗心。不修口说过激的话,自己掉到常人一个层次和常人一样,最主要原因没学法,静不下心发正念,起不到发正念的作用,让旧势力黑手乱鬼钻了空子,用这种方法迫害我让我掉下来,修不成。

找出原因后,我增加学法时间,听法、背法,不间断的学大法,大法可破除一切执著,大法可让我坚定信心,不断的净化身体,给我能量。全面否定旧势力,不承认它,排斥它,同修与我不间断的发正念,清除它们,解体干扰的一切因素。我要时时保持着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发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邪恶干扰不了我,我要自己学法、炼功。请师父加持弟子,我真的就能炼功了。我心性在法上提高了,师父就帮我。在慈悲伟大师父的呵护下,我又获得了新生,谢谢师父救度之恩。

我病业状态很快消失了,家务活也能干了,家人、亲朋好友亲眼见证了大法超常的神奇,尤其家人通过这件事感触很大,他(她)们真的相信了大法,不再阻碍我学法、炼功做三件事了。并同意在我家成立学法小组,给同修创造一个学法环境,还帮助我发真相资料,家人为自己积了德,选择了生命美好未来。

因文化低,层次有限,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