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法中坚定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三年得法的弟子,在听师父亲自讲法中,当时给我影响最深的感触是,这就是我一生乃至生生世世要找的。由于人在迷中,放不下诸多的妄念,直到二零零一年,我才真正的走入大法中开始实修。

我刚开始读不懂《转法轮》,不过我还是坚持着读下去。在读了近五十遍的《转法轮》之后,我终于发现了大法深邃的内涵。

我在不断的学法中坚定自己,大法在不同层次的法理指导我在实修中不断的提高,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升华自己。

想要与同修们交流的心得太多,这里就把有关“病业”的心得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也是我所在层次的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一次,在梦中,我划着一叶小舟来到了一个空间(或者是某一层天吧),在那个空间的人,给我的感觉是他们没有男女之情。一位古代渔夫打扮的老翁向我走来,把我带到他们的家。他们居住的那个村庄就象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恬静、悠然。老翁的儿子和儿媳与我亲切交谈。我发现他们的文字与汉字很是相近,但字音却发生了变化。正当我感觉奇特,从空中传来一句洪亮的声音,“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法在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显现,你要往上修啊。”醒来时,好象身体从云雾中飘下来,但那句话却一直萦绕在耳边。

我以前曾是一个很健康的女孩,有着自己的工作,慢慢也开始了自己的生意。在经商的那几年里,为了生意真可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追求着人生向往的一切。可是人生的一切并不是按着你的愿望去给你安排的,是由人的业力决定的。一九九八年,我身体开始出现了象常人讲的得了“风湿性关节炎”,全身关节疼痛难忍,脚肿的连鞋子都穿不上,上厕所都由母亲帮我穿裤子,非常痛苦。我母亲告诉我,你还是炼功吧。我开始去了炼功点。在集体炼功中,不到半个月我真的就能够快步如飞了。同时,从法上我也认识到,这是自己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力所致,所以在心性上也特别能够忍受。有时两脚踩在地上犹如万剑穿心般的痛,我也很坦然的想,还完业力,我就会好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全面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们的炼功点也被取消了。我很痛苦。我觉的我刚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可不让炼了。这么好的功法政府不让炼了。有什么办法呢,不炼就不炼了吧。可是心里深处真是很痛。不久,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打着坐来到我身边,我知道师父要说什么,可我就告诉师父,我不要了。师父默默看着我,什么也没说就悄然离去了……醒来后,我非常失落,象失去魂似的。现在想来,那时认为大法好,就仅仅停留在还业这一层次上,法理更深的内涵并不明白。

我又回到了常人中,为了名、利去奋斗着,不时也感到慈悲的师父在点化我,可我就不想去悟,错过了许多机缘。“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转法轮》)二零零一年,我的身体又开始出现疼痛的症状,去医院确诊为“类风湿”。去医院输液一周,由于药量过大,我差点昏了过去。我绝望极了。我知道“类风湿”在医学上是不可能根治的,只有服用大量的激素药物才能控制病情。母亲看我痛苦不堪的样子,就再一次告诉我,你还是炼功吧。我深知道,炼功也是很苦的,要过这一病业关,真的对于那时的我就象是生与死的选择。我冷静了下来,终于在名利情和大法中,我选择了大法。也许这一刻,我还是被动的在选择,因为我想活命,但在不断的学法实修中,我渐渐的坚定了我的选择。

在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中,师父打开了我的天目。一次,由于自己执著于常人中的一件事,整天被那件事牵扯着,忘记了自己的责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表现在这一空间,我的身体又开始全身疼痛。无论怎样发正念,也不见好。在给孩子补习功课刚躺在沙发上的一瞬间,我看到了我不知在哪一世,在一个夜黑阴雨的夜晚,湿湿的青石板路上,我亲手将一个人杀死,并把他用绳子捆起来塞在旁边的铁椅子下。我的心咚咚跳着,我怕极了。这时我的女儿叫醒了我。我出了一身冷汗。那一幕恐怖的情景让我震惊,真的,我在历史上欠下过命债呀。我想到了那个死去的生命,我想到我为了自己好过一点发出的正念,我真是不善,难怪被旧势力钻空子,加以迫害。

今年七月,高庭开庭的那天早上,雷雨交加,我正准备去高庭参与发正念。突然,我的右脚疼痛难忍,脚背肿的发亮,完全不能行走。那一瞬间,我象没有了正念。第一念却想的是,又来了。接着,我就想到前几次的“抵御”办法,我开始坐在沙发上听师父的讲法。一天之内九讲听完了,第二天早上明显感觉好多了。可是到了下午,疼痛肿胀又开始了。我烦心极了。这样下去,我怎么去分报纸,我怎么去跳舞……整个思想不稳极了。又想到了发正念。几次整点发正念下来,也是表面稍微好过点。可之后的疼痛一点也没有减少。“身体不舒服,心也不舒服”,“时间一长,开始闹心,闹的很厉害”(《转法轮》)。真感觉自己有点过不去这一关了。眼里含着眼泪,望着师父的照片,我该怎么办?也许是我前世杀的生、造的业太大了吧。正这样想时,一次打坐中,我看到了一幕:古埃及的一个宫殿里,一个头戴白巾,身穿白衣的男子,正命令他的手下,把一个人的脚筋给挑断了。而那个男子就是那世的我。知道这个真相,我陷入了深深的无奈之中。我承受着痛苦,想到那些被我伤害的生命……那段时间天气变的象家乡的秋天,秋高气爽。每每此时,我都会对我姐说,我又回到了童年的时代……。我的胳膊又开始痛起来了。由于怕痛,使的我总找借口不去舞蹈组练舞,但看着同修们轻盈的舞步,婀娜的舞姿,我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看着墙上师父的法像,心里喊着,师父,我想跳舞,我想跳舞。通过学法,我知道我不该承受这一切,于是,照样去派报纸。照样去做“三退”。但我正念还是不足。

一天,在读到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时,一下惊醒了我。师父讲,“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得更好, 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

是的,我们生生世世的轮回转生,都是有安排的,直到现在的魔难,我无奈于它,不就是承认了它安排的在魔难之中修吗?我还回忆过去童年,这不是常人心的表现吗?如果不在法上看问题,不就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吗?慈悲的师父不计众生过往之过,救度着所有的众生,而旧势力却执著于它们想干的,毁灭着众生。真是好险啊。如果不学法,真还是不知道在这一层次法对你的指导。正念坚定后,我于是决心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改变自己,思想上稍有常人的影子,我就背师父的法。

我的脚不那么痛了,即使偶尔痛的厉害,它也动不了我的心了。我又继续从心上挖根,发现这几年来,我身体的这种反反复复的疼痛是跟我当初的一念有关。反正师父会在最后接近圆满时会把我们剩下没修去的物质炸掉,所以这方面不用我去费心,想走捷径的心、自私自利的心暴露了出来。旧宇宙的理是成、住、坏、灭,一切不行了,就全部炸掉,从新再造。而新宇宙的理是圆容不灭。师父要的是所有的生命都不要对大法犯罪,而直接同化过去。此时此刻,我深深感到: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牵扯到众多空间,众生生命的留存。明白了法理之后,我知道了自己的责任,一思一念,修好自己,善解一切,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对消“病业”这一过程,我从法理上就悟道了这样一个不断升华的理:还业,善解,修去私我,最后是慈悲救度一切众生。

结语:修炼到今天,那份只有真正的修炼人才会体会到的由衷的无以言表的喜悦,法中造就的为他的新的生命,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弟子一定做好该做的,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二零零六年新加坡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