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源自法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一日】

一、初识大法

一九九八年初,我断断续续看了《转法轮》三次,终于在五月三日开始参加晨炼和每晚的集体学法,从此再没间断过。初学法时,多年来被党文化的毒害形成的“无神论”的思维框框严重障碍着我,看不到多高的法理,也不知道法轮功到底有多好,什么修佛、修道、轮回生死究竟怎么回事也不懂,但是就觉的好,觉的就应该按照书上说的去做。

通过不断学法,浅显的明白了得与失的关系,德与业的关系,病的由来。浅显的认识了:“整个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这一法理。自从走入大法,《转法轮》是一遍接一遍的看,五套功法从不间断的炼,很快“戒”了打麻将(打了十几年的时间),身体不健康的状态(腰腿痛、妇科病等)改善了,家庭环境也显得安宁祥和了(以前为打麻将经常吵架)。

在大法弟子的环境中,我感到精神充实,精力充沛,能感受到按着“真、善、忍”做好人的这个群体的纯净祥和。至今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有一次我们去一个乡镇洪法,炼到第二套功法时开始下小雨,观看的人都躲到背雨的地方去了。当炼到两侧抱轮时,雨刷刷的越下越紧,雨水正好灌進两袖筒,炼功音乐继续响着,我微微睁眼一看,几十个人在那站桩纹丝不动,直到音乐停止。当时心里就是一震,这是个什么群体啊!我一定会在这个群体中走下去。

二、从迷茫到理智、成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们正在晨炼,听到有警车来往的呼叫声。炼完功后才知道公安把辅导员都叫走了。从此集体炼功的环境没有了。每天面对的是电视上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对[李洪志]师父、对法轮大法的诬陷之词;面对的是单位和国安的强大压力逼着写检查,写保证书,正如天塌之势。在私心、怕心的驱使下,我违心的写了保证书,缴了部份大法书、讲法录音带,后来又被强行收了身份证至今也找不着号。当时还自以为聪明先糊弄过去,反正什么都是双套的,什么也影响不了,学法炼功照样在家坚持。只是光想着怎样保护自己,只想在大法中索取,不想为大法付出的为私为我的一念,不知给师尊正法带来多大的难度和承受,现在想起来仍感羞愧,而反映在我自身的就是各种病业状态的表现:先是咳嗽、发烧、吐血,后来头痛,越到晚上越厉害,有时感到头要裂开似的,晚上经常在睡梦中惊醒,象有东西捆绑着一样难受,睡梦中常常感到在很深很遥远的微观层次中有一种声音在呼唤“师父救我”“师父救我”。[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我陆续见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新讲法。那时没有打印条件,为了让同修们尽快看到师父讲法,我们几个同修就用复印纸抄。记得有一次刚刚开始抄,我就出现了打喷嚏流鼻涕的重感冒症状(那时还不懂什么是旧势力的干扰迫害),我就在身边放上一卷纸,一边擦一边抄。法也抄完了,症状也消失了。通过抄师父新的讲法,才逐渐意识到旧势力这个概念。师父陆陆续续发表的讲法、经文就如一盏盏明灯指引航程。在最邪恶严酷的阶段,国安、610、各级邪恶组织对大法弟子监控、跟踪、骚扰,也阻止不了同修们正信的力量,同修们陆续走出来互相传递信息,传递资料,多次体悟了师父的慈悲呵护。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我们几个同修互相切磋后,决定开创师父留下集体学法的修炼环境,先后经过三次的魔炼过程,终于组织起了一个学法小组,每周集中两次学法、切磋、发正念,后来扩大到两个,三个一直坚持至今。我体悟到,如果没有师父给予的这个修炼环境,我可能走不过来。在这个环境中,我们对法理的理解都越来越清晰,步子越来越稳健、成熟、坚定。

在二零零一年五、六月份,我先后参加了两次比较大型的法会。时隔不久有几个参加法会的同修白天去发真相资料被邪恶抓捕,说出了我参加法会的情况。恶党的各级组织(本人单位、爱人的单位)都迫使我写什么“保证书”“决裂书”,并把爱人的升职晋级联系在一起,邪恶的操控使爱人失去理智象疯了一样以死相拼要我写什么“保证书”,还把娘家人找来要挟。

“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师父已经给了我们法宝,决不再犯以前的错误,坚定的走出去堂堂正正的去面对。面对本单位,面对爱人的单位,就讲大法给我身心家庭带来的好处,修“真、善、忍”按“真、善、忍”做好人绝对没错,并一概否定对参加法会、参加四二五上访等方面指控。虽然当时的否定还掺杂着很多人心的,现在想来有一部份符合了当时的我所在层次的法对我的要求标准(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就慈悲呵护,让我顺利过关,解体了邪恶妄图要我参加洗脑班的迫害阴谋,爱人的各项待遇也丝毫没受影响。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的一天,接到一个熟人电话,说邪恶又要我和另一同修参加洗脑班。当时我心念很正,我们做好人向哪儿转化?决定不躲不藏,就是正念清除邪恶。师尊又为我化解了这一难。同时同修们在一起切磋时意识到,必须集体发正念,彻底清除邪恶的洗脑班。在整体正念的作用下,听说洗脑班时间不长就草草的收场了,以后基本没办过。

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用尽了谎言,费尽了心机。有一次晚饭后,国安的三个人突然闯入我家,(其中两人认识)我问他们来干什么,其中一个头指着我不认识的那个人说:他是市局××科的科长,来找哥们(指我丈夫)了解他亲戚的一个案子的情况(那天我丈夫恰好和公安的去办事了)。我感觉不对劲,几次问他都那样说,呆了一会,他说:“既然哥们没在家咱们走吧。”那两个人先出了大门,这个小头目已经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这时一股力量让我一把抓住他的衣服拽進门里,我直视着他问:“你说你们到底来干什么?”他还是那样回答,我说:“你们不要老盯着炼法轮功的,这些人都是好人,你们抓的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他们都是多好的年轻人啊。”他喃喃地说:“对,都是好人,都是好人。”转身走了。从此以后邪恶再也没有直接找过我。(丈夫回来后证实他们就是找我的,路上公安局的人跟他说今晚全区统一行动,查所有大法弟子的动向。那个我不认识的就是他们一伙的,编造谎言实质是心虚)。

三、学法、多学法

师父每次讲法都告诫弟子学法、学法、多学法。我以前是一个被党文化毒害极深的人,典型的无神论、长期形成的党文化的思维观念,就必须在学法中不断的认真的认清那些东西不是真正的“我”,是后天的观念和执著。

这些观念和执著会表现在常人社会的方方面面,也是做好三件事过程中的障碍,因为有这些障碍,有时对师父的新经文、新讲法不能一下就理解到深层次。我的体会是,不管理解多少,就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比如:讲真相、发正念、传九评、劝三退、人民币上写真相。在做的过程中会暴露人心,会出现矛盾,在矛盾中内修自己,提高心性,对法理的理解升华,在升华自己的过程中救度众生。做的不好,只是一个层次的表现。关键是跟着正法進程走,只要迈上这一个又一个台阶,真正的学法实修,就会在法中不断的升华,自然的把三件事贯穿在常人社会的方方面面。

学法的过程是信师信法、改变常人观念、从人走向神的过程。对法的坚定,来自对法明智的理性的认识和实修。体悟法理在不同层次上的展现和要求,扎扎实实的提高,不断加强对师对法的坚信和修炼的信心,一切源自于法中。现在我已通读《转法轮》四百来遍,背了一遍(结合着学海外讲法),我还要继续背下去,真正的溶于法中,才是我生命存在的真实意义,无条件的内修自己,才能跟上正法進程,才能完成史前大愿。

四、平衡家庭

从邪恶对大法疯狂的迫害开始,家人在邪恶的迫害形势下,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从反对我继续修大法,到默认,到明白真相,到体悟大法展现的神奇美好,是我修心去执、在家庭中证实大法修炼的过程。

无数个家庭组成了社会,无数个家庭成员组成了社会群体,平衡好家庭也是修好自己的一部份。家庭成员都是与我们有很大缘份的人。让他们明白真相选择美好未来,是我们首先对家人应负的责任。

在这七、八年的正法修炼过程中,我的两个孩子经历了上学、择业、婚姻人生中的几件的事。他们在这个过程中遇到的挫折、磨砺,实际上是我修心、断欲、去执著、信师信法的一种体现。师父早就讲了“人各有命”的法理,谁也左右不了谁。放下情的牵扯,才是神的正念,大法的美好就展现。当我放下儿女情的这一颗又一颗的人心时,择业、婚恋重重魔难的女儿在一个大城市被招聘,有了适合自己特长的很满意的工作岗位,又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找到了符合自己心意的恋人。整个过程复杂神奇,就象有一只大手牵着,每个过程都那么恰到好处。我们母女常常谈起这个过程,这时就是向她讲大法真相的过程,讲大法神奇美好的过程。现在对神、佛很高层次的法理,女儿都能接受,不光自己退了团,还说服恋人退了团。

儿子被一个同学叫去帮着办公司,当看到公司资金非常紧张时,从家里要去两万元借给同学,结果经营不善,公司倒闭,钱至今绝大多数没有追回,一段时间儿子压力很大,这个过程也修去了我很多名利之心(认识到是被情带动的),悟到了很多法理,劝说儿子退了团,不久也在他姐姐呆的城市被招聘,工作很合适。(听儿女们说他们的单位自他们以后再招聘的都是研究生以上的,而他们俩都是大专学历)。我们无法用语言感恩师尊的慈悲。

丈夫也体验了大法的神奇:有一天下班后,他佝偻着腰推着摩托勉强進了家门,满脸痛苦的表情说,扭腰了,差点回不来了(他以前有个爱扭腰的毛病,厉害时一躺十来天)。我的心没被带动,很平静的答了一句:没事的。立即发正念:我空间场范围之内不允许邪恶存在,同时清除他背后的恶党邪灵黑手烂鬼。发出这一念后就做饭去了。晚六点发正念后又清理了一次。正好那天见到一盘苏家屯事件的光盘放给他看,十点多他睡觉的时候扭动着的腰高兴的说:唉,大法真神了,一点不痛了。这又是讲大法真相的好时机。

丈夫由原来被邪恶操控逼迫我写保证书,到现在能在众人面前讲大法好的真相,认清了恶党的邪恶,抹去了兽印。我忙不过来时,他还给传递过大法资料。现在主动多承担家务,给我留更多的自由时间。还利用提前或错后吃饭来保证我全球发正念的时间,主动搬到另外一个房间怕影响我夜间十二点发正念,家庭气氛祥和安宁。

当然在平衡家庭中,在很多的细微之处,会发现一些隐蔽很深得人心,而且非常触及心灵,对不断暴露的大小执著,要站在正法的基点上,不断的用法洗净,要真正负起在常人中的责任,展现大法的慈悲,大法的无私,证实大法的纯正。在思维上要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用超常的理来衡量家庭中出现的一切矛盾,用高层次的法指导处理那些矛盾,这是正法弟子应该摆正的关系,是给未来人留下一条路。家庭真是大法弟子修去“名、利、情、”的好环境。

五、正念闯关

二零零五年三月份的一天晚上去发真相资料,在一拐弯处迎面来了一辆摩托车对着我开来,我继续向南面躲(我走的路不错),忽然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一摸嘴上手上都是血,腿很痛,骑摩托的人也吓坏了,我告诉他:今天碰了我是你的福份,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纠缠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你走吧,他激动的握着我的手都要哭出声了,硬塞到包里一百元钱,我不要,他硬塞,因包里还有没发完的资料,我就没再坚持。

他走后,我一看自行车的前车轱辘都轧了麻花,根本就推不动,我就边发正念边请师父加持,忍着疼痛一瘸一拐的用双手把车把抬起来,光有后车轱辘着地,走几步站一站,一想,包里还有没发完的材料。就这样一边走一边站,一边发材料,一边发正念,走了好几里地,真相材料发完了也到家了。

一宿浑身上下没不疼的地方,痛的睡不着觉就背法,背法、还背法。早晨挣扎起来,一看两条腿都肿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坚持炼功,不能双盘单盘,左腿不敢着地,用右腿支撑一直坚持炼完五套功法。家人起床后看见我那样子都吓了一跳。他们要我拄棍,卧床、少活动,我不听那一套,单腿蹦着也活动,我就不按旧势力的走。每天加强学法、炼功、发正念。

原定五天后距离八十公里外的娘家侄子婚礼,早就想趁此机会给亲友讲真相。大法的神奇,师父的呵护,让我准时参加了婚礼(当时只有左腿还有点疼),适时的给一些人讲了真相,发了真相材料。时隔一年半的时间,现在左腿膝盖下还有食指长的一块黑印,可见当时撞的之狠。没有师父的呵护,后果难想。真是碰到任何魔难,只要正念信师定能闯关。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的身体不断的出现“病业”状态,就这样一关一关的都闯过来了,觉的对“病”的正念也很强了。在二零零五年秋季的一天晚上九点多钟,突然感到要上厕所,可三番五次便不出来,用手摸到肛门内有一肿物堵着,忍着剧痛用手去抠,结果鲜红的血里带着许多核桃大的黑血块流了一便池,看着挺吓人的。便后并没有轻松的感觉,十几分钟又重复上述症状,后来连五脏六腑、先后两阴都揪的疼痛难忍,就这样一直持续至两点来钟。迷糊了一会有痛又憋醒了,一看才三点多。思维中正邪的较量就象拉大锯一样,拉过来,拽过去。好象什么办法都不管用了,难受得好象生命已经到了极限,马上就要死掉的感觉。一会想到前段时间死于绝症的一个同学,一个同事,她们诉说的身上难受的状态,好象在我身上都表现出来了;一会又想到我是大法弟子不是常人,任何情况下都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这样拉来拽去的较量着。

“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洪吟(二)》),很多法理不断的往脑子里打。我深深体悟到:没有平时学法做基础,没有师父的呵护、没有法理作指导,正念闯关就做不到。在正邪较量的过程中绝不是嘴上说说就能行的。后来我就坚持坐起来炼静功。难忍时反复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慢慢的静下来了,炼完静功后症状基本缓解,白天不影响出门办事讲真相,晚上症状又来了,只是一次比一次轻,一直持续了一个星期。这次生死关是对我信师信法成度上的又一次检验,暴露出来的一颗又一颗的人心,在理性上一次又一次的舍弃中升华,从此思维中再也没有了“病”的概念。

六、传九评劝退党

七年来讲真相,发资料的过程,我深刻感到,就是信师信法成度的检验过程;是去除为私的怕心过程;是在大法中归正自己,更加纯正自己不断提高心性的过程;是在学法中不断坚定自己,成熟自己的过程。

在迫害初期,刚开始发真相资料时怕心很大,心里坦坦突突扔下就走,听到一点动静,心里就是一震。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师父海外讲法不断发表,心性在法中不断升华,几年来真相资料发多了,怕心小了。每次发资料都加上一念:大法资料我们共同救度众生,让有缘人看完后传给有缘人再传给有缘人……。慢慢的面对面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送“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也很坦然的堂堂正正去做了。

这时大纪元发表了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师父陆续发表了《不是搞政治》、《向世间转轮》的经文。讲真相一下子又卡壳了,觉的劝三退太难了。“声明不是大法弟子在参与政治,更不是走形式,这是修炼中要去的执著,谁也不能带着全宇宙最邪恶所授的印记与认同它的心圆满。同时,大法弟子能认清它、从意识中清除它、不被它再干扰自己的思想,才会正念更强、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这也是修炼中必须走的一步。”(《向世间转轮》)看着这段讲法,意识到首先应归正自己,多看九评,清自身的毒素(在大纪元声明退出恶党)。

师父在以后多次讲法中都谈到了为什么要发《九评》的许多法理。通过反复学习这些讲法,加强正念清除自己思维中党文化的毒素。在一次又一次的发《九评》的过程中,心性在提高。怕被人说搞政治、怕别人不理解的变异物质因素越来越少。真正领悟到了发《九评》劝三退,是师父最大的慈悲和无量的宽容在救度迷中世人。在整个正法進程中,尤其在震撼心灵的事件出现时,不管我们悟的到悟不到,理解不理解,都需要扎扎实实的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坚定的跟着师父迈出那一步又一步,这就是正信,师父就会给予那一层次的威德,大法弟子就会在法中越走越坚定,达到救度世人的目地。

当心态纯净的时候我曾经在行路途中,在电话中,在访友中,在来客中,在书信中,在理发过程中劝退三十二人(其中退党十二人,退团十四人,退队六人)。只有修好自己,达到不同层次的法对自己不同层次要求标准的时候,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象我这样一个当初连什么叫修炼,什么叫佛道神概念都没有的红尘中的迷中常人,能走到今天成为师父的正法弟子,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每一念都离不开大法的指导,师父为我承受多少苦难我不得而知,只知道师父时时在看护着我。

在讲真相救世人传《九评》劝三退上,总是生不出见了人就想救的那种慈悲心来。在学法的时候法理很清晰,心里也明白,也很着急,应该加快救度世人的步伐,可一到常人中,各种人心在现实环境的表现状态,救度世人劝三退的步子就迈的很慢。我知道这是旧宇宙为私的根本属性变异因素的障碍。今后我要加倍努力,不断在法中归正自己,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连它存在的本身都不承认,坚定的跟随师父完成救度世人的使命。

以上是自己层次的一点修炼体会。对师尊的感恩是文墨纸张述不尽写不完的,只有勇猛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来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