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党文化才能真正学好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谈起党文化,我一直认为它会让我们形成很多变异的思想和行为,所以在不断的修炼中努力去掉就可以了,至于它会给我们修炼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只认识到因为它的存在会让我们认识不到自己的执著心,仅此而已。可是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同修之间的切磋,发现其危害性不只是这么简单。

前些日子,感到自己受党文化影响太深,我读了好几遍《九评》和《解体党文化》。在不断的解体自身存在的党文化因素的同时,我发现自己常被一种异常的思想所干扰,就是“党文化是邪党不断的强行灌输给中国人的变异思维,那么法轮功也是让人不断的看书之后灌输给人的”,初次有这种想法时,我吓的不行,赶快排除了它。认为这种思想是被党文化毒害太深导致的,所以又多学习了与解体党文化相关的文章,可是这种想法却越来越强,发正念也不起太大的作用。

可是最近在身边发生的事,让我真正明白了产生这种思想的原因。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地区有六名一直被其他同修认为非常坚定的同修被几名邪悟者给“转化”了,更不可思议的是才短短的十几天之内!同修们切磋了之后一致认为他们是没学好法。话虽然是这么说了,可是内心深处我的疑问并没有真正解开。我想这些人的修炼时间都可能不少于八年了,通过这么长时间学法所悟到的法理为什么经不起十几天邪悟者的鬼话呢?说这些人没看书,六个人都不可能没看,估计也没少看书,那问题出在哪儿呢?往往邪悟者最愿意钻空子的(本人也曾邪悟过)就是我们平时在学法时有疑问、但是用目前所掌握的法理又无法真正说服自己的地方。其实在修炼中是有很多疑问的,有的疑问甚至可以对大法的正信都起到干扰作用。

例如,身边做三件事付出很大的同修被抓或被病魔失去生命时,虽然嘴上说那是学法不深或执著心长期不放等原因,但是内心深处为什么会这样的疑问并没有完全解开,所以时不时的想起同修的这件事情来。这时候往往为了不影响学法,赶快硬排除这些疑问。所以一遇到邪悟者的能“完全”说清这些疑问的鬼话时,不知不觉中听信了它们的话了。

其实我想哪一个同修都可以在刚开始的时候,轻而易举的识破它们所说的话都是邪悟之后的什么都不是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可是因为它们说话当中有很多是确实是师父的原话(可是为了自己的目地乱用了),再加上自己心里确实有想解开心结的愿望,就慢慢的听信了它们的鬼话了。因受实证科学教育的影响,人总是想证明自己要做的事情是正确了之后才放心的做。可是我们都知道大法是开天辟地第一次传给人的,大法修炼中出现的一些现象是无法用人的知识和理论所能证实的,例如元婴、气机等。我悟到这就是为什么修炼一再讲悟的原因吧。可是因为执著于实证科学的(也就是见可信,不见即不信等心)心迟迟放不下,但是心里也知道大法是正法,那么通常采取的方法是碰到解不开疑问的时候,强行的排除,尽量不想它。

想到这儿,我忽然明白了我那异常想法的原因。因为我平时学法时有很多疑问,可是怕对法、对师父不敬,马上排除它。表面上看这是对法的坚定,可是因为受党文化影响,思想来源是“不能有邪党不允许的想法”似的变异思想。细想在自己的修炼中这样的表现处处可见。

例如,说错话了,不是考虑大法的影响,首先想的是众神会不会惩罚我呀等恐惧的心理。师父肯定了哪个具体的事,那才放心的做,没说的连想都不敢想,如同修提出了讲真相的别的方法,一再等明慧网上刊登介绍有类似的做法的文章,如果登了心里就落了一个大石头。心态跟“邪党允许的事才敢做,不允许事就连想都不敢想”的一模一样。我做三件事时,就象以前完成中共邪党下的任务似的,盲目的做,没做不是没及时救度众生而苦恼,而是心里忐忑不安,怕有什么后果。看到同修被迫害,麻木的跟中国人看到中共杀人一样,当地有一段时间没有迫害现象,心里就觉的我们这里的警察挺好,等典型的“邪党杀人如麻,不杀我,奴才好感激您呀”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现象。在邪党的统治下,因为自己约束自己的思想习惯了,总是怕这怕那的,唯恐自己的思想脱离大法(我悟到修炼者应该理智的、清醒的找自己)。

看师父的法像,心里不是感到祥和,很多的时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敬畏的感觉。当看到同修写的“应该让我们立即结束迫害”或“应该立即现世现报”等文章时,首先想到的是此同修真敢悟等。翻开师父很早就讲的《学法》经文,早就讲过:“知识份子学大法,要注意一个最为突出的问题,就是把大法当作一般常人中学习理论著作的方法来学,象选择有针对性的名人语录来对照自己的行动一样的学,这对于修炼者的提高是有阻碍的。还有的人听说大法有很深的内涵,有很高的指导不同层次修炼的东西在里面,因此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去抠,结果什么也没发现。这些长期在政治理论学习中养成的习惯,也是一种影响修炼的因素,曲解了法。”当时看以为自己不在其中,殊不知在上学时,理不理解都死记硬背邪党给的“标准答案”时已经给形成党文化创造了条件。用学习党文化的方式来学大法,大法的法理怎么能展现给我呢,怪不得学法总有东西挡着我!

师父是慈悲的,师父从来没有让弟子强行做任何一件事。都是讲法理,让我们自己去悟,自己去做,犯了很大的错,也是不断的提醒弟子做好(邪悟离开法的那些日子中,梦里总是点我从新回到大法)。

所以我想总是学法学不進去的和经常邪悟的同修,好好找自己是不是存在跟我类似的问题。最后还要提醒的是,千万不要听邪悟者的任何一句话,就象附体气功师写的气功书翻都不能翻一样,只要觉的邪悟者的这一句话讲的对,那么旧势力就会钻这个空,马上上来。

个人所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立即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