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邪党文化的毒素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为了方便儿女们上班和读书,我们从乡村来到城镇。一段时间里,与房东处的也很好。近三、四个月,慢慢的感觉到我们的环境有些不圆容。具体表现是孩子不听话,讲什么东西都和你反着来,有时还横眉竖眼,甚至叫学法、炼功、发正念,不听。大人的表现是人经常疲乏、头晕、提不起精神、身体局部疼痛、腿脚沉重,如同灌铅一般。经常向内找自己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是否有未做到位的现象,是否未按照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可没有好转,而且每况愈下。

过年前后,女儿一有不顺心就发火,早先只知道对她好言相劝,用师父的法提醒她主意识要强,分清自我,一切不正不好的行为都是黑手烂鬼邪灵在我们的执着中钻空子,是想要毁掉我们。有时管用,有时不管用。有时她还用头撞墙,有时要跳楼,有时将被子放在地上踩。后来发生此事时,我什么话都不讲,马上发正念清除她空间场迫害她的所有邪恶生命与因素。每当此时能起作用。清醒后,她说一种东西来了,不由人。

早先也发现房东家有孩子以前读过的不好的书,认为应该清理。但是房东不同意。房东是八十多岁的老头,两个女儿都不在身边。当时认为没得到别人的允许就不能动别人的东西。后来我们多次听到墙内有声音,象讲话,只是听不清。虽然能认识到那是不好的东西,要发正念销毁它,可是总没根除。

过年后房东二女儿回来看父亲,要我们彻底打扫卫生,该卖的卖。此时只是认为帮人做点好事也是应该的,没有意识到是师尊借房东女儿之口点化,要彻底清理环境了。三月十日我们清理了三十多斤恶党的著作、选集、回忆录等。在清理的前几天,我们的身体都非常不适,后来才认识到共产邪灵早就知道我们要清理它们,从而進行干扰。十日清理后,我们的身体仍然不适,晚上有一个声音说:“你这么累,活着做什么事,你撞墙,一撞就会死,死了就解脱了。”当时我一惊,心里说,我不能听你的,我的一生交给了师父,我要跟师父走。但没意识到是清理不彻底,给共产邪灵留下反扑的机会。

十一日上午,要儿子学法,他不听,后来他说拿起书,就头疼,不想读,还听到墙上讲话。十二点发完正念后,儿子说他的书里面有魔头们的象和邪党文化的内容。当时想清除,方法是发出强大的正念,念着一个灭字,用墨水涂抹邪灵象,彻底销毁它们散布的黑色物质。从中午起每个整点发正念,身体仍然时好时坏,到晚上又昏昏沉沉,头晕,睁不开眼,床好象被什么东西顶起来,接着听到一个“声音”:你都把我们清理了,你吃的是党的饭,你女儿上班,也是吃的党的饭,我们最后附在你女儿身上的,你都要清理,那以后就附在墙上(当时就看到墙上有三个草书字,一个比一个低,第一个是草书毛,后两个字不认识)。我一直单手立掌念着一个灭字,不多时,墙上的字退了。

到晚上十二点发正念,我才慢慢清醒,想起儿子说书中有邪灵的话,是提醒我将房东家清理干净。

十二日清理时,人有精神了,感觉到天清体透。通过向内找,自己原来不在法上,没有做到每时每刻都保持清除一切邪恶的正念。我们决定把这次的教训写出来,提醒同修们注意清理自己孩子的不好的书籍,那里面有共产邪灵和邪党文化的毒素。好多同修说自己的孩子变得不听话了,是不是邪党的假、恶、斗因素的影响呢。

其实我们是走了弯路,在旧势力设置的误区中就发生的问题去解决问题,归根到底是没有学好法,悟性低。总结这次教训,从误区中走出来,从头开始,认真学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