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授课机会解体党文化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讲真相由刚开始的情绪激烈、容易与常人发生争辩,到现在的理智清醒、有人主动找来听真相并進而由此得法。这些都得益于我坚持学法、看明慧网文章、与同修切磋、听《九评》、看《解体党文化》,从中获得了无穷的智慧。

今年五月份,单位新组建了一个部门,招聘了十几个员工,在進行各项岗前培训时,要求我去给他们讲解企业文化。接到通知时,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利用这个机会讲真相。我从《解体党文化》中整理了自己需要的材料,引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个理,从家庭文化、企业文化、政权文化上升到民族文化,然后将材料分为党文化的来源、产生背景、对我们民族和个人造成的恶劣影响、如何摆脱党文化的影响做一个正常人,宽容的接人待物,搞好企业管理这几个部份。

做了充份的准备、成竹在胸时,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有怕心。我就多发正念,清理周围的空间场,我想哪有医生害怕自己的病人的?我又发正念清理他们背后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

我在讲的时候,十几个人鸦雀无声,全神贯注的听,讲了一个小时中间休息的时候,有个年龄较大的男士说:“你讲的这些,要是在文化大革命时就得抓出去批斗。”我说:“就你的亲身经历和现在的社会现状,我讲的都是事实而已,我这样讲有利于大家今后更好的做人,更好的认识别人和认识自己,从而更好的工作。”

接下来我又讲了近一个小时,还有半个小时要下班时,我说上午就讲到这儿,结果大家一动不动,要求我再讲一会儿,说:你讲的太好了,太对了,我们没听够,再讲一会儿吧。我就又讲到下班。结束时,他们给我鼓掌,直到我走出大礼堂。

当天下午又讲了近两个小时,当讲到邪党对环境和传统文化的破坏、对人心道德的摧残时,有人一直在点头,有人入神的听;当讲到盛唐时期的四海归心、海纳百川的气概,而我们应该拾回传统文化,去除党文化造成的戒心和斗的思想,重归自然和谐之道时,大家都豁然开朗的样子。

讲课结束时大家又热烈的鼓掌,有人说“谢谢你”。这次讲真相因我有顾虑心、怕心,没有直接说“党文化”,而是用“政权文化”这个词来替代了。

前一阵,单位发展了八个邪党预备党员,由我進行为期五天的培训。有了上次的经验,我知道应该更系统深入的讲了。我针对邪党入党教材的五个章节,从《九评》、《解体党文化》、“九评研讨会”上的发言中整理资料,分为五部份,逐个拆穿攻破邪党教材中的谎言。一是马列邪说的产生背景、发展过程、对世界的影响,尤其是为患中华民族近一个世纪的破坏性影响;二是中共邪党不光彩的起家史;三是邪党的暴政和破坏民族文化;四是邪党给中国带来了什么?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什么?五是什么是泯灭人性、超越人性之上的党性?我们是怎样从出生就被灌输党文化而不自知的?

每天培训两个小时,给他们半个小时的时间看教材,再休息五分钟,然后我讲。第一讲刚开始时,我讲到邪党的最高理想及最终目标与目前它的所作所为完全背道而驰时,有人非常惊诧的瞪大了眼睛,有人慌恐的低下了头不敢听了,有人非常专注的听,渐渐的表情都恢复正常听的很认真了。第二讲和第三讲效果特别好,我时不时举一些例子,使课程更生动。大家入神的听,甚至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听,有人表情很愤怒、很正直的握着拳头,下课了有人坐在座位上不走,说没听够。第四天讲到“六四”真相时,大家开始热烈讨论,讲他们从亲朋好友处听来的邪党杀人真相。

课程结束考试时,我针对试卷中的一些关于邪党十六大报告的时事政治题讲邪党的粉饰太平和两极分化,大家都很轻松的参与讨论,谈家人对他们入党的态度以及自己的态度,快答完卷时,一位男士突然说:“三退保命啊,你们都听说没有?”大家有的点头,有的沉默不语,有的说:“我家楼道里贴的全是。”过了一会儿又一位男士说:“等宣誓时我就在心里喊法轮大法好,我现在可不敢在卷子上写。”我说:“你写吧,我批卷,给你一百分”。

在讲课的五天里,我每天坚持整点发正念,坚持课前和课后发正念,清理空间场和控制常人的邪恶因素,坚持每晚听师父的济南讲法。

但第三天课后我竟然产生了欢喜心,有些飘飘然了,有了证实自己而不是在证实法的心了,很快出现了干扰,第四天上午就有个副总让我替他写向上级汇报的材料,占用了备课时间,到讲课时大家都显得比较困倦,有个人还请了假没去,效果不是很好。我总结的原因就是:产生了欢喜心,没站在证实法的角度,不情愿做常人中的工作有怨恨心,讲课前发正念又不足,所以自身的空间场不纯净,对常人的制约力量就差,自己正念差带动常人正念不足,不愿听课。当我马上去掉欢喜心时,第五天课前大家很早的就在会议室等着听课了。

这两次讲课,我为了讲的生动,能与听课的人形成互动,需要随时观察大家的面部表情,以便随机援引一些事例,让大家的思路跟上我,所以不能照本宣科,得把要讲的材料绝大部份记住,所以我之前反复的看了《九评》和《解体党文化》。因为不能完全用书面语言,还得符合大家的语言习惯,我又重点把要讲的材料里有些内容在原意不做改动的情况下改成口语。有些内容从前在听和看的时候没有仔细去思考其中要表达的涵义,没太弄懂也没去深究,这回因为要给别人讲,就认真的把从前没有在意的部份仔细的反复的看了个明白。

我切身的体会到:我从小就在一个邪党员的家庭里长大,参加工作起就从事邪党工作,这次备课的过程真是净化自身的过程,这次花大量的时间用心的看《九评》和《解体党文化》,他们的神威显现了出来,我逐渐的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纯净了,操控我的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越来越少了,而且对常人不好的情的执著心也放下了,慈悲心一下子出来了,那种慈悲祥和的感觉难以用常人的语言表达,真是慈悲心一出,看众生都苦啊。

这次讲课我讲到邪党对信仰民众的迫害,三教齐灭,建立邪党的一教统天下,但是没有直接讲到法轮大法好和法轮功群体受迫害的真相。

第一天讲完课的晚上,我在家发正念时,打莲花手印念“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后,突然在怕心的驱使下,想到他们中谁若是告发我,就让他遭到恶报。这个念头刚一闪,就看到他们八个人坐在会议室里,个个身上散发着纯净的很神圣的白光,我马上意识到大法弟子讲真相是为了救人,我的讲真相已经起到让他们净化的作用了呀!

第三天课结束后,他们中一位平时与我工作来往较多的男士打电话给我说:“你小心点啊,我都看他们的表情了,可惊讶了,有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你收敛点儿吧。”我一点儿也没有动心,当时就说:“没事儿,大家心照不宣,都知道怎么回事,我只是把公众的想法给理顺理顺而已。”

下一步,我会找适当的机会,智慧的给他们劝三退。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