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邪恶到底怕什么?”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九日】读了《明慧周刊》(第二百九十一期)大陆同修写的《邪恶到底怕什么》等文章后,觉的同修都认识得很好,下面我结合自己最近被邪恶绑架的经历,也谈一下我的理解。

现在正法進程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但是邪恶还在变本加厉的在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承认这场迫害,就连旧势力的本身也不承认。但是迫害为什么在正法的最后还会一再出现?师父要我们出现事情要向内找,那我们就找一找,到底有什么漏让邪恶抓住了迫害我们的借口。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市六一零恶警赵军带人闯入我家,欲将我绑架。我当时的一念就是决不配合邪恶。他们把我拽到大门口,我就向聚拢的乡亲们揭露恶警的非法行径,他们强行把我拽到警车里,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做好人没有错!”喊“师父救我”等等。最终还是被恶警强行劫持。

为什么邪恶能够得逞?为什么喊师父救我没有出现奇迹反而被世人不理解呢?向内找后发现,因为我有多种人心在,尤其是有怕心。在医院里明明病态很重,各项检查就说没事(也可能恶警说谎),当时我也求师父加持弟子,让邪恶检查出病,为什么无效呢?还是有怕心!旧势力看到了:好,那就强行送到看守所。那时我已绝食两天一夜了。

我被关入看守所的号房里,有十七、八个人,年岁不等,哪里人都有。我的第一念就是:这些人有救啦!我要告诉她们真相,她们都是我要救度的对像。我第一个接触的是年岁较大、非常粗鲁的人,她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已几天不吃饭了,就讨好号长,拿起馒头硬要我吃,我就站在理解她的角度上,善意的谢谢她。静下来之后,我就给她讲大法受迫害的真相,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没错,世界上有八十多个国家都在炼,就中共恶党反对,还横加迫害。她静静的听着,我讲了预言中预示的即将到来的灾难以及三退的好处,我给她起名叫“顿醒”退出少先队,她说:好,这名字还挺好听。可到第二天她又变了,管教问我吃饭没有,她却讨好的抢着反映:不吃!她炼法轮功神乎着呢,嘿,她还劝我退少先队呢,给我起了个名字叫“顿醒”,哈哈。逗得在场的人一阵大笑。

我在一旁发正念铲除所有人背后邪灵烂鬼的干扰。而管教听了反而没提这事,却说:“炼功好呀,那你就炼,你们谁也别管她,让她随便炼,这里我说了算。”这一下子环境就变得宽松啦!

为什么会宽松了?因为“我就是要救你”是我当时唯一的一念。

由于人多,我还搞不清谁是谁,管教又通知四名年轻的马上收拾东西转走。我刚来她们就走,这是邪恶不让她们听真相。我就抓住这瞬间的时机,用手把她们招过来(因为我一直在躺着),告诉他们:你们还年轻,人生的路还长着呢,无论到哪、遇到什么困难都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几个人在短暂的时间里,都用真名退了团、队,明白了法轮功是冤枉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是在被迫害中还在救人。我为她们明白了真相、做出正确的选择而欣慰。她们说:阿姨,你吃饭吧,要保重身体!我象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叮嘱她们,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住我说的话。

接下来我就一个一个的讲,有时几个人围着我听。我坐不起来,只能躺着不能干活,她们对我都很尊重。我对所有的人都讲过了真相,包括号长在内凡加入过恶党的人都办了三退。

被关一个星期了。在那种环境里,犯人们除了发愁自己的案子,就是说脏话、唱邪党或下流的歌曲,这不是我呆的地方。可是离开了同修,不能学法,身体状态不好,正念不强,分不清绝食对不对。背法吧,又有干扰。师父在梦中三次点化我,我都没悟上来。

到第八天,恶警说送我去石家庄,后又说等两天。当晚有两名同修被关進来,我们通过交流,我向内找。同修肯定的说:找出你那怕被劳教的心、怕被迫害的心、自私心,找出来解体它、让它死,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连旧势力本身都不承认,一切由师父说了算,它们说了不算。

几句话点醒了迷茫、苦恼、无助、不会向内找的我。是啊,怕被迫害、怕被劳教,自私心、怨恨心、选择心、麻木、松懈、显示心、欲望之心,一大堆肮脏的人心找出来了,赶快解体它,让它死,这些都不是我要的,一切由师父安排,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

第二天,又来两位同修,讲外面的同修正在积极营救,近距离发正念,在当地和网上曝光了邪恶,我们五人共同切磋,相互鼓励,和外面同修形成一个整体,齐发正念,铲除最后的邪恶。这下我的正念强起来了。我不怕了,分清了哪是旧势力的安排,找出来彻底解体它,让它死。

后来得知,从事发当天开始,外面的大法弟子一直追着邪恶发正念,从公安局到医院再到看守所,第二天满城大街小巷出现了揭露邪恶的传单、不干胶,明慧网在全世界及时给当地邪恶曝了光,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邪恶无法间隔我们,就连看着我的警察都说:你们发正念真厉害,我们大头儿感冒吃药呢,二头儿血糖升高了。

第二天还没吃早饭,警察就带我说是去石家庄。路上我问他们为什么要送我去石家庄,他们拿出印好的劳教书给我看,我甩给他们说:“你们这些我不承认,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到石家庄体检完了,他们说你都合格,没有病。但是接下来没送我到劳教所,而是又回来了,在回来的半路上,他们打电话叫我家人来接我。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关键是自己正念强不强。

“怕”听起来那真是叫人心悬、叫人发抖。“怕”,到底谁怕?其实对真正放下生死的修炼者它什么也不是。邪恶是在迫害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好人,他们所干的是见不得人的,是怕曝光的,是心虚的。你正念强,它就怕。自己心里没有怕,邪恶就没招了。

我认为出现了“病态”,不是叫你来掩盖执著心、怕心的,是师父在帮弟子去除怕心、执著心,目地是叫弟子提高上来。一个修炼的人怎会有病呢,有的只是“心病”。通过这场迫害,我懂得了向内找的重要,治疗心病必须用法加强正念,其实心病就是怕心等一切人心,由此表现出的一切都是假相,都是随心而化。关键是要分清哪是自己要的,哪是旧势力的安排進而彻底解体它。作为大法弟子不按师父讲的去做、不向内找自己的人心最可怕。

写出这段经历不是说自己做的有多好,正因为自己做的不好,自己要都按师父要求的去做好,也就没有邪恶钻空子的机会了。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你们已经走过最艰难的时期,在最后一个执著中千万要放下心。弟子们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

我在星期一做了个梦,醒来很清楚:我拿着包袱要回家,不行!我得发好最后一次正念,于是我打开包袱,立掌发正念,结果我回家了。醒来正好是六点发正念的时间,是师父看护着弟子,我无法用语言感谢师父。

我看了明慧《邪恶到底怕什么》、《不管在哪里都是身负救人使命的神》这两篇文章,我感到应该把自己的怕心、执著曝光,坚定以后修炼的意志,也让有类似我这种状态的同修,早日把怕心去掉,清醒的走好最后的修炼道路,使同修少走弯路、大法少受损失。因此想到哪里就写出来了,认识的肯定有不足的地方,重要的是在法理上有啥偏差,真诚请同修帮助、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