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威海天和棋院院长佟焕祥一家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一日】2007年10月11日下午5点左右,佟焕祥一家三口从海边的朋友家走出,一出大门便被开着鲁OL00106的三菱吉普跟上,走了5、6米远,从车上下来一群便衣警察约5、6个和一群武警以配合执行公务为由,强行将一家三口绑架到威海市高区分局,吓的七岁的孩子哇哇大哭。

佟焕祥被关在外事科办公室里,妻子和女儿被关在巡警科内,在被关押期间孩子吓得不停的小便。警察强行抢走了他们俩的包,扣押了他们的手提包及包内的一切物品,抢走了他们的钥匙,随后在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非法闯入他们家和单位,把家中、单位里的两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几个U盘,两个移动硬盘,塑封机,切纸刀,学生的学费约5万元(现金)拿走,自家轿车被强行扣押。在不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佟焕祥送到威海市看守所,妻子郭莹和七岁的孩子一直被关到半夜12点才让回家,走时只给了一把开自家门的钥匙。目前佟焕祥仍被关在看守所。

佟焕祥只因信仰“法轮大法的真、善、忍”,就被如此警察的非法对待。但是,佟焕祥信仰“法轮大法”的由来却少为人知,其父母都是七十八、七十九接近八十岁的老人,其父母在二零零三年一天早晨散步时,走到人行线上被后边来的一辆奥迪车撞上,母亲走在后面先被撞上,父亲在母亲前几步后被撞上,母亲被撞断了锁骨,腿骨处骨折,被打了钢板,父亲嘴被撞烂缝了几针,对方只在最初入院时付了5千元钱就再也找不到人了,肇事车也早在出事的第三天提走,母亲在约半年后出院得到的判决书是对方拒绝赔款。其母亲眼看着一辈子没攒几个的这点积蓄和儿子们的钱近十万元花进去了,还没个说法,当天便得脑血栓住进哈医大,幸亏抢救及时,但老人已经偏瘫。又花了几万元后,老人出院了,但已经神志不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

二零零五年五月,母亲坐着轮椅被送到了佟焕祥的家,看着母亲受罪的样子,佟焕祥心里很难受,给母亲专门雇了一个保姆照顾她,每个月还要花几百元的药费医治,可是不见有好转,因为以前就听说“法轮大法”能祛病健身,现在又有朋友提起来,于是就想让母亲试一试,可是母亲那时几乎就是植物人,神志不清了,怎么办?还是试一试,于是每天上班前,把“法轮大法”讲法磁带放到录音机里,一共十四盘不停的来回放,奇迹终于在第十二天出现了,母亲能下地走路了,尽管需要人扶着,但可以上厕所了,父亲从最初的强烈反对(因受恶党电视抹黑宣传的毒害以及对恶党迫害的惧怕),到看到了一丝光明,简直不敢相信。

母亲一天天开始好转了,因脑血栓,手总是掉在胸前,当教她炼功双手结印时,手握成拳头打也打不开。第二天给她洗脸时,她的手竟打开了,打开后变软了,父亲从此开始接受了大法,他也知道了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欺骗百姓的,父亲每天开始给母亲读《转法轮》,不知不觉中,父亲也变了,变得体贴人了,父亲说《转法轮》里让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路不拾遗,开始还做不到。父亲三十多岁便满是白发的少白头,开始长出了黑发,活动的牙齿没想到又长上去了,以前口袋里随时放着速效救心丸用不上了,自己扛一袋面粉上六楼还说不累,79岁的老人,这在以前简直不可思议。

法轮大法这么好,老人们觉得不能理解,为什么中国不让炼,这能为国家省多少医药费,为子女少添多少麻烦,老人经常说把《转法轮》书里的教人做好人的内容在报纸上登出来,让老百姓评评哪不好?一年后母亲已经能上下楼了,尽管走起来不太利索,思绪也清晰了,还能讲她小时候的事情。

二零零六年佟焕祥到国外旅游,在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看到了有如此多的人在炼“法轮功”,知道法轮大法洪传了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也被译成三十多种文字,他也希望“真、善、忍”的法理能在中国传播,让人们道德回升、身体健康。可是中国恶党独裁,没有人说话的权利,警察随便就可以抓人、抢劫,一个政权控制着整个国家的军队、媒体、资金,却连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信仰“真、善、忍”都惧怕,这种政权能走多远,人民能安定吗?能和谐吗?

参与绑架的:警车车号:鲁O-L00106;
参与绑架的警察目前已知道的有:张沂东(警号:067394);边防武警:祝国清;
其他参与绑架的警察警号:067421; 06740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