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认真真修炼 从从容容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在我周围的很多同修都做的很好,很远的地方都去,而对照自己的言行还有很多的不足:面对面讲真相做的不好,求安逸心还存在,由情引发的喜怒哀乐还不时的反映出来,还没有做到时时、事事用正念要求自己,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没有真正的体现出神在人间。在此我把自己的一些修炼体会写出来和大家交流一下,共同提高。

一、红尘遇大法 走上回归路

记的一九九八年初,有次和妈妈聊天,她突然告诉我她正在炼一种气功,不但身体好了,家里出的那件令人举步维艰的大麻烦事她心里也释然了。我心想什么气功具有这么大的威力,连人的心情都能左右!妈才说是法轮功。几乎那一晚她都在讲法轮功如何好,而且炼了之后老师还能保护,最后还谈到修佛。妈妈说的我都很好奇,都是我不曾听过接触过的事情,是一个全新的话题。特别听她说还能修佛,我的心动了一下。听的不过瘾,就问她如何更深的了解,妈说有书,心想还是我亲自看书吧,看看修佛到底是怎么回事。

初次看书,感觉讲的都是教人如何做好人的道理,而且也容易看懂,当时就琢磨:这里是说只要按照书上说的去做就能修佛,那修佛也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事,也不是很难的嘛!我也可以修啊!因为以前从没接触过气功和修炼的人,也没看过有关这方面的书,总觉的那些肯定都是一些不一般的人和一些晦涩难懂的语言文字,可这本书却用浅显的语言讲明了许多高深的问题,而且是谁想修就修,很方便。

就这样看完《转法轮》,又看了老师当时在美国和悉尼的讲法,心胸一下开阔许多,觉的太奥妙了,原来佛法这么博大精深啊!我真是太喜欢老师讲的这些了,我也要修炼了!

那段时间心底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喜悦和兴奋,那是因为构成生命的一些因素已经明白了千万年所等待的来临了。所以在我得法后很长一段时间总为自己没能参加师父的传法班而遗憾,抱怨自己那时干嘛去了,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当时还有一个高德大法正在全国各地洪传,否则什么也阻挡不了我去求法的那颗心。后来看到师父在《转法轮》中写到:“当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定空间当中都有他一生存在的形式,也就是说,他生命到了哪一部份,该干什么,那里边都有。”心里才明白人一生都是安排好的,不是说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

得法不久后做了一个梦,梦中我看到:地上一个圆圆的灰色的东西一下子飞到房间的一面墙上,立刻变的和墙一样大,向四周放着光旋转着,和老师讲法录像开始的那个法轮图形一模一样持续了好长时间。

在个人修炼时期,经过大法的溶炼,我的名利情放淡了很多,处处用法的标准衡量自己。法轮大法使我从一个心浮气躁、求名逐利的常人,变成了一个理智冷静、处处为他人着想的修炼者,从此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今天看到现实社会中的那些常人,心想要不是修了老师的法轮大法,我可能也掉到这么可怕的地步了!

二、建立资料点 做万花丛中的一朵

一九九八年底由于工作关系,我离开本地去市里上班,所以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之际我不在邪恶的黑名单上。当时我地失去了一切资料来源,看不到明慧网的任何东西,学员有些迷惘着急,也有些不知所措,但大家心里都清楚:法是好的,师父是正的,是被诬陷的。在我和市里的弟子联系上并能得到明慧消息后,我明白我为什么突然去市里上班,师父就是这样安排的。但是一份资料传阅太慢,很多人不能及时看到,我也很着急,心想我们要能自己做资料多好。

找一同修合计后,他买了一部喷墨打印机,我借来亲戚一台旧电脑配置好,我们的资料点在二零零零年初运作了。因为没条件上网,我还是拿回原样把适合的内容从新整理排版做成讲真相的资料和不干胶。我们地区的资料问题解决了。

平时我就利用上班的有利条件发资料,因为经常需要坐公交车,所以总带着资料,上车后能放就放能贴就贴,路边的墙上、磁卡电话上、车筐里、广告板上都利用过了。去各大专院校办事时最好了,校园地方大学生匆匆忙忙的也不在意,办完事出来资料也就完了,所以我经常去。有时晚上去附近的居民点挨家挨户发。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一点也不知道害怕,发完后感觉很轻松,只想赶快多发真相让人知道法轮功不是电视上宣传的那样。当然发的时候安全是必须考虑的。记的有次快到同修家门口时还有几份资料,带進去不合适(被监视),怎么办?突然发现一住户家的后窗好象经常不打开,虽然人来人往的也没人留意那里,先暂存这里吧,办完事出来后拿上继续发。

为了让更多人明白真相我把很多真相资料邮往我平时搜集到的地址,包括工厂、学校、各大公司以及同学和朋友,还有市区县各有关单位,我地区各乡镇,自然村。第一次发信拿了好多资料就在邮局买邮票信封,查好邮编装资料心里坦坦然然、从从容容的,就觉的我们做的事有什么错?凭什么诬陷?我们就应该理所当然的向人们讲真相。有时回去听他们议论哪又接到真相了,我心想快好好看看吧,电视上都是造谣!

后来为了同时提供另一地区的大法资料,我们又买了一个激光打印机,一步一个脚印的证实法。有天我和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回来后感觉挺好,心想:我们做了这么久邪恶竟然还不知道!有点沾沾自喜,显示心和欢喜心同时冒了出来,其实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存在,人心出来了邪恶可是虎视眈眈的盯着呐,一星期后因发资料的事同修把我牵扯進去,我离家出走三个月后被绑架回本地。政保科人员轮番劝说让我放弃修炼,说我们与恶党作对,我告诉他们: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人明白真相,共产党什么样你们心里比我更清楚!政保科长气急败坏的说:“我也知道共产党不好,可它给我钱,如果法轮功也给我钱,我就跟你干。”这就是现在大多数恶党执法人员的心理。他们都认为我涉世不深,放着安宁日子不过去干那事太傻了。我给他们解释我们为什么这么做,但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这种行为始终不明白。

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后,恶党人员把我劫持去洗脑班。由于心理承受能力不够,又怕他们挖出资料点牵扯别的同修,心想此事就从我这儿截止吧,从而做了对不起大法和师父的事,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两三个月后才从那种痛悔、麻木、消沉的状态中振作起来,慢慢静下心来学法。虽然看到师父在后来的经文中慈悲的原谅了我们的这种行为,可我却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法还要学、功还要炼、救度世人的事还要做,我虽然暴露了,万幸的是资料点丝毫未损,还能照常运作,我们只是把这朵“小花”移动了。

三、救人紧迫 讲真相几年如一日

感到救人的紧迫,能多发真相资料,我们买了摩托车,因为那时城里资料多,边远农村几乎是空白。我把明慧周报、《九评》及退党辅助等三四种资料搭配好装進自封袋,中间穿插光盘,这样每个村子收到的真相基本就全了。在发资料的来回路上都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让每份资料最大限度的发挥作用,每次三百多份资料三个小时左右就完了。

我们从来也没忽视常人方面的安全,比如来回不走重复路,路线选成“圆环行”;同一辖区不连续去,基本上三四个区县轮流发;为避免经常晚上出去形成规律,所以有时去稍近的地方就回,下次路远周末就走亲戚,做完后白天回来。几年来我们一直就这样坚持着。

当然也有不顺利的时候,有时车陷進泥沟里或者车胎扎爆了,可都在师父的加持下解决了。最严重的一次是发完资料刚上路,我发完正念正和摩托车沟通,猛抬头发现前方有一大沙堆,车速太快同修刹车已晚,我们连人带车冲上沙堆,当时就觉脸擦了一下凉凉的却不疼,我头向下摔在马路上,心里当时就想:快起来,让人看见多不好。发现同修还躺在地上不动,赶紧问他没事吧,他才懵懵懂懂的爬起来,检查车发现除了一个反光镜断了之外还能骑。上路后半天他却问:“我们是否摔了,现在到哪了?”难道他还不知道!我有点后怕赶紧说:“是摔了,不过你现在要清醒,有师父在我们什么也不怕!”过了会儿他的意识才逐渐恢复了,认出我们到哪了。同修伤不重,我回家一照镜子,脸上多处出血,额头和鼻子最重,心想这下毁容了,怎么见人啊!这念头刚闪过正念就出来了:我已是大法弟子了,有什么难看不难看的,美不美我不在乎了!现在除了额头上有点痕迹其他地方完好如初。

事后与同修切磋此事也没找出哪有漏啊,况且我也不象从前,现在无论做多少也不再起欢喜心,觉的大法弟子就该这样去做,可是怎么会出这事呢?后来学了师父二零零五年的《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明白了当时正好《九评》出来,就是那些恶党邪灵因素的干扰。所以后来每次都正念清除它。这样到去年为止,我们方圆五十公里范围内的村落全都有了真相资料。

我被学校派往外省招生,同修说会影响做三件事劝我别去,我想师父说过在哪你都做好了你就做对了。我说我知道自己要去干什么。去后个人修炼环境很好,我有大量时间学法,环境熟悉后就琢磨如何做真相,原打算来后买部刻录机做光盘,可是电脑别人总带着没利用上,我心里很急,心想来不就是为了讲真相嘛,现在什么资料也没有怎么办?先用复写纸写了一段时间觉的太慢。刚好刻公章时我受到启示:我也学着刻呀,轻轻一按就是一个真相多快。考虑橡胶模子硬又没那套工具,我买了块质地好的橡皮,一面刻“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另一面刻“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奇书九评,揭其本质”。

我把宾馆每天发的装浴品的纸盒裁成方块,用印油把真相拓上去还不错,整齐又漂亮。怎样才能让它最大限度发挥作用又不被忽视呢?对,衣服口袋不错。以后每天出去时就装上二十多个去服装商场,边看衣服边把卡片放進上衣和裤子的口袋里,有时放在日用品的包装盒里或者书店的各类书里,并且我每天出去用的纸币都提前写好真相。总之时刻找机会想多做真相,多救一个人,我说这些话真的不是显示自己,只是想按师父的要求做的更好。

我有时也接触过个别同修做真相时老是躲躲闪闪的,其实在做的过程中我们就大大方方的,行为上你就要和常人一样,别先自己觉的不自在,这样就没人会注意你,就会很安全,可是我们心里要明白我们是神、要心存正念。

当然通过修炼,大法的美好同时也在我们修炼人身上展现出来,招生结束时一个家长在孩子的送别宴上对我说:“第一次见你时就觉的你很善良,说话很真诚,孩子对你印象也很好,人家都说别让招生学校给骗了,可今天我对你说,即使你真的骗了我,我也不怪你,我愿意让你骗,孩子交给你我放心”。大家都笑了。想起来当时我应该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的美好改变了我,而我却只是笑了一下,还是那颗为私为我的心在做怪呀!还好有他的电话和地址。招生工作结束后我把收集到的所有电话发到明慧网,有留下地址的就邮递真相资料。

在最后的神路上,我们会按师父的要求做的更好,更好,这是我们下来的使命——在此刻随师正法,救度众生。

以上是我与同修交流的一部份,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