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遍地开花的资料点之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只是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中普普通通的一个。自觉修的很差。有时看同修的心得,看到他们精進的状态,自觉跟他们差的很远,好在,在这部伟大的宇宙大法中锤炼着,师尊恩赐我们这万古机缘,有幸随师正法。

每当看到《明慧周刊》老同修没文化学做资料的文章,我总为自己感到惭愧。我比她们年轻,又比她们多一点文化,这样的重任,自己应该比她们多担一份才对,可我对做资料又一窍不通。大概是我的这颗心师父看到了,于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协调人跟我说有事与我商量。我的心下意识的知道是做资料的事,不禁有些紧张,转念间,我是大法弟子,大法会赐我无量智慧,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一瞬间我紧张的心平静下来,不再有任何压力,反倒有一种轻松感。协调人说三天便可学会,我当即答应就用这三天学了。我是干个体的,家中的工作忙又离不开我,正好这三天家中的工作不用我,看来师父早为我安排好了这一切,真是水到渠成。我用了两天时间在电脑前学了不足五小时,于是自己可以照着笔录学会上网、下载,做真相资料,这一切全是大法赋予我的智慧。

在做的过程中,干扰一直不断。对机器、电脑又一窍不通,每遇到意外的事情,第一念就是请师父加持,用正念制约一切,不多时,一切意外也就解除了。有时自己实在解决不了的事情,才打电话让同修来帮助。值得一提的是有位同修负责着多个资料点服务工作,春秋冬夏,跑好远好远的路,风里雨里,随叫随到,记得与他交谈中他曾用师父的讲法讲:“真修大法,唯此为大”。

由于做资料时间少,不知这其中的严肃性,随意告诉同修,好象觉的是同修没什么可隐瞒的,实际上已经是显示心在起作用了,却还不自知。一天房东的老太太跟我说她儿媳不愿我在这住,怕我家学大法连累她。我一听这是干扰,她说的不算,师父说了算。那几天我接连听到这样的消息,人心也上来了,机器也老出故障。向内找,邪恶是冲我做资料来的,每次同修走时,老太太总问他也是学大法的,我总回答是,无意中已掺杂了人心,没有用正念理智、智慧的对待,加上我的显示心,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空子,这是有漏啊,我请师父加持否定这一切,大法弟子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谁也不配干扰与迫害。归正了心态,一切也平静下来了,自己又向成熟迈了一步。

这些年来无论跟谁做生意打交道,社会上上层的,下层的,必不可缺的就是跟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走到哪,做到哪,讲到哪,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由于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另外空间操纵人的邪恶少之又少,世人清醒了,他们明白了的一面要为自己选择未来,告诉他们真相后,大都会说谢谢。但也有完全不可救要的,多次讲了也不听。有一次去送货的路上,途中在一饭店吃饭,我看到饭店后面的院中有十多人在工作,就走过去准备讲真相,刚送一人(饭店的男主人)一本小册子,他却大声凶狠的说你走开,快走开,那一瞬间我退了回来,完全没有失面子的感觉。平时如有人提出异议,我都会去跟他们讲,讲大法的美好,提高人的道德水准、对社会、对家庭都有好处。可是那次我身不由己的退了回来,大概也是师父的安排吧。吃过饭,我给饭店的女主人讲真相,讲她的家人刚才待我的事情,那女主人很同意的接受了真相。

自从师父肯定了在纸币上做真相,做纸币真相又成了我证实法的一个项目。证实法也是一个自己修炼的过程。刚写的时候,写着写着,怕心出来了,带有敏感真相的钱,世人会接受吗?心中一阵烦乱,我意识到它不是真我,师父肯定了的,我会不听师父的话吗?它跳出来,我就要清除它。后来再也没有邪恶干扰我做纸币真相了。我把大的纸币换成小的,买东西找回的纸币另放一起,回家后再写上,花的时候我也不再有怕心,多张写有真相的纸币摞起来,有时对方看到了,我什么心也不动,有时对方还把纸币上的真相内容念完,有一次对方直说我字写的好。我知道这全是法的威力,也是师父在鼓励我。

我三件事做的还不够,去年背了一遍《转法轮》,抄到第五讲就放下了。今年我发了一念,抄一遍《转法轮》,抄完后我又背完第二讲了,现在背法比以前快多了,十五分钟就能背一页,我体会到在背法时是用心了,心专一了,法理才显现给你,法也给你智慧,加强你的记忆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