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肩上的担子重、责任大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走过了十一个年头,也算是老弟子,有时做的可以,有时做的不行。觉得做的和师父讲的法差的太远。

前年我从劳教队回家。《九评》发表,正法進程到了劝三退、救世人阶段,自己觉得落下的太多了,有的法理不清。师父讲法时讲了让我们多学法,我就多学法、认真学法,同时多读明慧周刊,那是师父引路的航向、是弟子修炼过程正悟的窗口。通过学法,读了同修们修炼的好文章,自己升华了一大块。知道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上的担子重、责任大,走出来去救人!救人!放下自我去救人!

我每天能接触的首先是买东西,我骑着自行车赶市场,向人们讲大法的美好、揭露中共谎言、暴行。替他们三退,给世人起个名字,帮他们上网。同时,我把稍新一点的纸币写上真相,买东西时花出去。有时讲真相时间短,我就想:讲不多也讲几句,给他今后得救垫个底,同时也将三退传开。我利用一切机会如:骑着车、等汽车、问路、或有人问路等,就想办法找话说,有意讲大法好、讲三退。

有一次去买东西,有一个小伙子打听买东西的地址,(问别人)我赶紧骑车追上他。在排队时站在他后面跟他说话,问他:你们外地上学戴红领巾吗?是不是党、团员,当知道他是团、队员时,我就及时给他讲“天灭中共、退党保性命”。当时时间有限,没说清,买完东西我喊住他继续讲,他很痛快就退了,又给他一份真相资料,让他回去好好看看,告诉他的伙伴和亲人,他答应了。

在三退中有不费劲的,也有接受大法的但是不退、也有不信的,障碍在哪的都有,回来总结经验。

有一次,坐出租车,跟司机讲,他不听也不信。我想先顺着他的接受能力讲,讲预言、推背图、讲大海啸、讲九评。司机渐渐能接受了。我接着又讲大法洪传世界,讲我自己修大法受益,司机到后来完全能接受了,并立即表示退党。这时我下了车。

有的世人看似很顽固,因他们在邪党统治下,生活了几十年,在谎言中受着欺骗,在封锁中禁锢着自己,他们有的自己认为自己是明白人。这就需要我们耐心的讲,碰到一个讲一个,这样能多救一个是一个。回来我和同修说此事,以后再有类似的事就多坐一段路,或多陪走一段路,亲自给他退了。

有时地上有扔掉的汽水瓶子,我就拣起来,送给收废品的或扫地的,我利用这个机会跟他们讲真相和三退,就这样,讲呀!退呀!有时做梦也在劝人三退。

|师父在《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讲了:“收救你们要度的众生吧。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相,神在人中。”面对面讲真相,广传真相,让更多人知道真相。为了让世人能更明白真相,我们在发放真相资料时,放上九评盘和劝善信,还有几期摘选的明慧周刊。一路上发着正念,去楼群时,先進第一个门,然后再進另一个门,这样下次再来时避免重放或漏放。赶上下雨天气,放下手中的活,穿上雨衣,去一些平时有保安较难進的小区。

两年多来也有过惊,也有过险,在师父的保护下,安全无事。今天我很累,因刚散发真相资料回来,想一想,一百五十多份真相進了十一个楼,可心里挺好的。有时自己做的不足、有执著。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遇事找自己。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了,不能懈怠,走好最后这段路,完成大法弟子该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