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山东省威海市“六一零”恶警罪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一日】一九九九年八月的一天,我上班路过一位平时和我关系很好的大姐家,心想:大姐能帮我做一个小孩被褥就好了。我一看表,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便敲门进去。一进门,我说明来意,把钱交给大姐,就急着去上班。这时我才发现屋里还有几个人,我还想这可能是大姐家的客人。

一男子挡住了我的去路,恶狠狠地说:你来回串通什么?我说:怎么叫串通?!个人交往是人的自由,谁也无权剥夺啊!他说他是威海城里派出所的,叫我去派出所。我说:我没犯法,为什么去那里?!他凶相毕露,邪恶地说:你到我辖区来活动就不行。

就这样,恶警在一没证据、二没手续的情况下,连推带拉地把我绑架到城里派出所。我是搞印刷业务的,包里全是印刷样品。恶警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他们需要的所谓“证据”,他们气急败坏,扒光了我的衣服侮辱我。我是一个女人,受此奇耻大辱,气得我大哭,真不想活了。我的传呼机响个不停,都是客户急着要货,他们却不让我接。

我在派出所被折磨了一整天,直到晚上七点多,“六一零”恶警刘杰又把我送到竹岛派出所,一进派出所,我又遭到恶警们的拳打脚踢。晚上十点多,刘杰从我家抄走了大法书籍二十多本、磁带四套、师父法像、法轮章及炼功用的坐垫等。这些大法物品都是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前社会上的合法出版社出品的,现在恶党搞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竹岛派出所,我又被折磨了一宿,恶警想逼我说出平时的个人往来,我说我谁都不认识,他们便威胁要拘留我。

第二天早上,刘杰又把我绑架到威海拘留所。那半个月时间我别提有多难受了,一想到在城里派出所受侮辱的情景,我的心就剜如刀割。拘留所真是人间地狱,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屋里,蝇蚊满屋、臭味熏天。我不吃不喝也不给他们干活,恶警拳打脚踢我,我说我没罪,抓我来是犯法的。十五天后,我回到了家,恶警又逼我每天去他们那儿报到,我不去,他们就来我家骚扰。

此后有一年,“六一零”总头子李岚清来威海,威海“六一零”恶警们又绑架了我们一批大法弟子。我们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那一个月时间每一分钟就象一年一样的漫长。

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我曾四次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看守所,每一次身心都遭受了巨大的创伤,也给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恐惧,这一切都是恶党一手造成的。恶党无辜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天理难容。我今天写出自己的亲身经历,是为了让世人能认清恶党的真面目,赶快脱离恶党组织,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