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师父的承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以前对于师父为众生承受方面的事情没有过太多的思考,尽管非常清楚的感受到了师父为自己消业,自己在大法中修炼很快得到了身体的康健,思想境界的升华等大法的很多超常奥妙的东西。还有师父在初期讲法时曾讲过为一个危重病人的康复,被灌了一碗毒药。特别是“七二零”以后,得知师父一度头发都白了,身体也出现了不忍目睹的痛苦状态。对于师父的这些经历,我相信是真的,知道师父的佛法威力是洪大的,可对于师父的承受还是没有引起自己过多的细想。今天在小组学《转法轮》时,我突然悟到了(明白了)关于师父为众生承受方面的事情(自己所在层次悟到),不禁为师父的博大的慈悲胸怀所震撼,眼泪就在眼里转动。

记得一九九六年得法初期,我明白了法轮大法是真正能使生命得度的唯一的光明之路。想让亲朋好友乃至所有的人都来得大法。当时,我的三姐长期低烧很痛苦,到医院住院治疗也不好使,人家告诉她供一个狐黄的牌位。

我看完《转法轮》后才恍然大悟,明白了供狐黄牌位的可怕后果。于是,我特意赶到了三姐家,向她讲了李洪志师父关于对此事的论述。当时我感受到我要动手给她供的东西撕掉,她会受不了,撕它就等于撕她,因为狐黄附体对她控制的太厉害了。所以,我只是一遍又一遍的给她讲述书中的法理及法轮大法的殊胜神奇。虽然当时她没有做出决定,第二天她明白了,把供过的狐黄的牌位等东西一并扔到了垃圾堆。从此以后低烧也没犯,又通过参加炼法轮功,她的另一些顽疾也奇迹般的好了。这些先不讲。

就在我给三姐讲完《转法轮》关于附体问题的论述后的第二天,我的手虎口处一带也没有外伤就蹊跷的黑了一大块。我明白了是那个狐黄邪灵气急败坏的“咬”了我一口。我没有怕,业余时间坚持学法炼功,三天左右这块黑的变成了黄色的,又过三天左右黄色褪掉,恢复本色。正如《转法轮》第七讲〈治病问题〉讲述的,“我把我的功分给我带的弟子,每人一份,都是上百种功能合成的能量团。把他们的手都封起来,就是这样,有的手还被咬出泡的,咬出血的,那还经常出现呢。”

又联想到我们每天都去中共邪党大使馆前发正念、炼功,一段时间下来,几位同修都遇到了不同程度的身体不适,有的甚至出现“病业”较重的现象,有的家里老人“病重的厉害”,有的遇到了较大的心灵触动等等,加之还有中使馆施压,附近的保安、警察的干扰等,这些都是针对我们直捣中共在泰国邪恶老窝近距离除恶来的,体现在各层空间的反映。

作为弟子,只做了一点利用各种方式证实法讲真相、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事,就遇到了这么多干扰(当然这其中有我们要修的)。师父为我们这么多弟子从新安排人生道路,真正走向返本归真之路,那原来操控我们这些学员的不同层次变异了的佛道神及其低灵生命怎能善罢甘休?师父又岂止是被灌了一碗毒药?还有,由于我们不小心摔倒了,甚至掉向深渊,有蒙师父不弃,一次次将我们捞起,洗净等等。师父真是“操尽人间事 劳心天上苦”(《洪吟》〈高处不胜寒〉),为救度众生要平衡好多少关系呀?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回答弟子提问时谈到:“因为治好一个常人的病也要牵扯他的一生和他与各个空间中因缘关系的平衡,才能好了他的病。那些欠的债都得善解,都得给要债的生命好处,才能解决了那个病。”特别是目前,不但更多的大法弟子在大法中觉悟了,更多的世人以各种方式表达对大法的敬意,超过二千六百万人声明退出中共恶党的一切组织,等等等。师父法正乾坤,我们作为大法中的一粒子,只能“知道”关于师父的一点点之中的一点点情况。

师父为我们为众生的承受,我们只能“略见一斑”;师父为我们为众生的付出和承受,更多的我们还是想象不到的。就是我写出来的这些,也只是我“感知”中联想到的一小部份,并且这一点“感知”在几天后又似乎“忘记”了。总之,师父的承受是我们的思维所无法想象,语言所无法描述的。

由于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斧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