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精進的时候让师父时时操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九六年初得法的,由于当时学法不够精進,有许多执著心放不下,有时还去看纸牌。师父为了让我去这个执著心,在炼功后的回家路上让我摸纸牌的手指冻的象冰棍似的钻心痛。同时在梦中点悟我去摸纸牌的路上鞋底坏了,袜子坏了,脚心,脚趾肚都裂出了大口子往出流血。后来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悟我,不叫我去玩纸牌,那是肮脏的地方,都想把钱弄到自己手里,就连干净的手玩完牌都是黑黑的,通过学法炼功以后我再也不去那地方了。

九九年在拘留所受迫害期间,管教用鞋底打我的脸,最后恶狠狠的用拳打我的心口窝,当时就把我打坐下了,但只觉的拳象棉团一样挨上。我心里想哭,是师父替我承受了痛苦,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二零零零年秋,有一次常人问我:“还去天安门不?”我说那可是未知数,被不明真相的常人举报,镇里恶人当天夜里就把我抓到镇里。第二天就送到县里拘留所,和犯错误的人关在一块。有一天防疫站去给犯错误的人检查身体,每人抽一管血。我也被叫去了,当到我时,管教提我的名字说:“他验过了”。没有抽我的血。其实我没验过呀!这是师父在保护我。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十五天出了拘留所。

二零零二年七月初,县六一零和镇政府恶人给我镇大法弟子办洗脑班進行迫害。如不写”三书“就带走劳教。我和同修商量后不让邪恶迫害,我就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恶人为了迫害我不择手段,让子女下岗,派人到处找我。后来我被找到了,几次摆脱他们摆脱不了,最后求师父帮助,我在前边跑,他们在后边追,当我回头时看到他们的腿抬不起来,被裤子把腿裹的紧紧的。流离失所期间,我以卖艺为生,住在个人开的店里,店里都是做各种买卖的常人,说话办事与我格格不入,多是下流话和怎样骗人的事。学不了法,炼不了功,我很苦恼。三个月后与同修取得了联系,到了外地和外地同修住在了一起,各方面得到同修的帮助,使我感到了大法弟子间的亲密,真是一家人一样,时间长了也有矛盾,在师父的关怀下都能够解决。

记的零三年的春天,有同修出了问题,我们住的地方也不安全,我又去了我住过的店里,时间不长,师父就点悟我,不能在这里长呆。记的梦里是个学校,打上课铃了,学生都進了教室,我就在外边,没有我進的教室。后来我走進了教室,可一个学生都不认识,并且每座都满。醒来后我想这是师父在点悟我,不能脱离修炼的环境,大法弟子是个整体。

又如零三年过年前,家里来信说叫我回家,家这边没事了。我也想回家过个年,可总觉的不安全,就没回去。零四年春天,家里给我捎信说:“回家吧,没事了,这边也需要证实法和救度众生。”师父再次通过梦境点化我。经过思考,我认识到家乡的众生也等着我去救,没几天就回家了,与家乡的同修共同证实法救度众生。

我不能一一列举了,这只是写出一点点,因为我这个当弟子的不够精進,处处叫师父操心。我想只要在法上修,坚信师父,坚信法,师父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我们,点悟着我们。每当我想起这些事情我都想哭,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对师父恩德的感激。只有以后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不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