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刻在我身边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我是一位老年大法弟子,九七年六月得法,由于没有上过学,不识字,学法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大难题。记得得法的第一天晚上,我从炼功点回到家,刚倒在床上就看见师父端着一个大牌子,牌子上写着几个大字:上排写着《转法轮》,下排写着“法轮大法好”。师父叫我认,我说我没有读过书,不识字,师父说:“你学吧。”我连连点头说:“嗯。”

第二天晚上从炼功点回到家,我又看到整个房间金光闪闪,我忙叫儿子媳妇看,我儿子说:“今天大法正式到我们家了。”我天天叫儿女们教我认字、学法,有时儿子不在,遇到不认识的字,那个字就从书上升起来发光,马上我就想起来了。现在所有大法书、经文等我基本都能通读。

我曾几次遭邪恶迫害,三次被抓進监狱,一次被送洗脑班,一次被劫持至派出所,每次都是师父救了我。

二零零一年秋的一天,恶警把我绑架到公安局二楼,他们把我围在中间拳打脚踢,直到把我打在地上起不来,他们还不放过,又把我顶在墙上狠命的踢我,抽我耳光,他们踢我身上,我周身就被光包围着,他们打我耳光,法轮就在我头上旋。我当时感到是师父在替我承受,难过的失声痛哭,恶警问我:“为什么哭?”我说:“你知道吗,你们的拳头、巴掌都打在我师父的法身上。”他们立即停住了手。

二零零二年九月,我又被劫持到看守所。我在看守所里天天背法,炼功,狱警打骂我,我心毫不动摇。他们继续迫害,将我劫持至武汉女子监狱。在女子监狱里经常看不到法,而且包夹干扰我背法,我为学不到法而着急。

二零零五年四月初八,是师父的生日,我向狱警申请买了些水果,我买了些水果摆在床铺上,为师父庆祝生日,想起自己在这里不能看到法,心中十分着急,难过的大哭,求师父点化我。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师父带着我飘到另外空间,那个空间非常美妙,那楼台亭阁都象古代画中似的,比那古代画还漂亮,花草树木非常好看,还看到仙女有的游来游去,有的在花园里玩。我来到一棵仙桃树下看仙桃,三个仙桃特别好看,我对着仙桃树说:“这仙桃几千年开花几万年结果。只能看,不能摸也不能吃。”后来师父带着我飘到一个大广场,脚刚着地,再抬头一看,只见师父远远的站在讲台上开始讲法,好多好多的大法弟子正盘着腿,坐在那儿听师父讲法。外国大法弟子很多,后面左右两边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比外国大法弟子人数少很多,只听师父说:“普天同庆,大法传遍全世界,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不要着急,你修到一定的时候你就一定是金灿灿的。”

醒来后,记忆犹新。我感到师父时刻在我身边。

临到释放日,监狱开决裂会,狱警逼我向大法决裂,当时我急得五天五夜没吃饭。第五天我睡着了,做了个梦,梦见我跳过四只船,第二天走進决裂场,看见四个狱警,我联想到晚上的梦,知道是师父点化我,只要我坚定正念一定能闯过。不一会儿,狱警要我发言,我站起来,从后排笔直往前走,来到台前,就在那里洪扬大法,讲我几年来学大法的,讲我几年来学大法身心的变化,心性的提高,把决裂会开成洪法会。

结束后,狱警从办公室把包押犯人替我写的决裂书拿来叫我签字,我拒不签字。她们就笑着走了。从此再也不提要我决什么裂了,签什么字了。

通过这几年来的经历,使我深深体验到大法的超常神奇和师父洪大的慈悲,我愿在我以后的学法修炼路上精進不停,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