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带我走正大法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我是一个退休二十七年的干部,今年七十三周岁,身患严重多种疾病,全国最有名的大医院都没治好,花了国家无数的钱,急救的药物一刻也没离开过身。九六年九月生命危在旦夕在医院抢救期间,好心的医生(大法学员)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当我看了师父的法像,再看完论语时,激动的流着眼泪说:“这是伟大的神仙!”从此我有缘得到了万古难逢的高德大法。

我手捧宝书爱不释手,越读越爱读,“真善忍”三个大字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从此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意志坚如磐石。我每天都坚持学法和抄写《转法轮》,抄四遍的过程中,那些害我多年的疾病很快都不治而愈了。一身轻松。我经常在学法时流着泪向师父发誓:我是你的真修弟子,我要永远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天大的魔难不变心,时刻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随恩师回家。

去北京为大法讨回公道

九九年“七二零”江丑出于小人的妒忌心,与邪党勾结疯狂迫害法轮功,动用全国公安干警非法抓捕关押很多学员,用最流氓最残酷的手段進行迫害。

当我看到他们恶毒的销毁那么多宝书时,我痛心的大哭,于是我就给几个中央领导人去信,用大量事实证明法轮功不邪,法轮功是正法,教人做好人,炼功祛病健身是深受广大民众欢迎的好功法,全国有上亿人修炼,镇压错了,不要再错下去了。

听说发的信都被江的爪牙烧了。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几十个大法学员在我家和合肥去北京上访回来的同修一起切磋如何去北京证实法讨回公道,还师父清白。第二天有六位同修去北京了,其中一人的儿子找不到妈妈了,就举报了我家开法会的事。

二零零零年元月三日,当地派出所警察开着警车到我家,目地是抓我的,他们一進屋就拿起师父的法像,我立即扑上去夺过来说:“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在心里想:“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请师父加持,我是您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我心平静下来和善的请他们坐下来说话,领头的说:“你招来的外地炼法轮功的在你家开会,第二天我县的就去北京,六人已被抓回来了,那个外来人叫什么?现在那里?局长叫你去局里交待清楚。”我不慌不忙的笑着说:“我家经常就我自己,有几个老姐妹来这里坐坐,拉拉家常,他们都很羡慕我一身病炼法轮功炼好了。”“你可是辅导员?”“不是!”“你现在可炼了?”“炼!我一身十几种病花了国家多少钱都没治好,炼法轮功全都好了,我咋能不炼呢?”我把我身心受益,死而复生的情况讲给他们听他们都能听進去。“你可想去北京了?”“我没考虑。”就这样他们没再说什么就走了。在恩师的保护下过了这一关。我想起警察问我可想上北京,心想这不是师父点化我去北京证实法吗?第二天我约一位年轻同修一起去北京证实法去了。

我们坐一夜车,没吃饭,下车就往天安门走去,刚到广场就被一个警察拦住问:“你们可炼法轮功?”同修害怕,说不炼。警察叫同修骂师父,我想师父说的“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洪吟》),立即说:“他是我师父,他教我们不骂人要做好人,骂人的人都是坏人。”他看了我的身份证后就放我们走了。我在师父呵护下闯过了这一关。

我们到北京陆军医院和解放军301总医院,是我多次治过病的医院,找帮我看过病的亲朋好友、医生及招待所职工去洪法讲真相,他们见我这么健康的身体都感到惊奇,我告诉他们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法轮功是正法,教人做好人,对祛病健身有特效,是超常科学,不然老院长李其华为什么也炼了?是江××出于小人妒忌残酷迫害法轮功,被抓、被关的都是好人。我们都是受迫害,所以才来北京上访。他们都说:“相信法轮功好,抓了很多人,你们快回去吧,这里太危险。”我们呆了三天走的很累,没上访就回去了。回来后我很难过,哭了几次。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二日,我又与一位老同修带着给江××的信到北京国家上访局上访,请他们把信转交给江××,我在上访登记表上填写了法轮功是正法是超常科学,提出五点要求:1、撤销对师父的通缉令,还师父清白;2、恢复《转法轮》出版权;3、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4、给法轮功修炼者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等等。但上访局变成了逮捕局,我们被弄到省接待站非法关押四天,当地派出所警察把我们四人接回,关入当地拘留所。当时叫我在表上签字,我把“扰乱秩序”划掉,写上拘留我们是犯法的,并严肃的说:“国家宪法规定每个公民都有上访的权利和信仰的自由,我作为一个退休的干部上访向国家领导人说真话,说实话,法轮功是正法,是超常科学,修炼“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我本人的身心变化你们是知道的,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关押我们是犯法的。”所长说:“没办法是上边的命令。”

狱中讲真相 正念出魔窟

在我進拘留所第二天放风时,管教问我们:“七号房今夜可砸墙吗?”大家说:“砸的可厉害了,我们都睡不着。”经过了解我才知道,八号牢房间里以前打死过犯人,一直没人住,一到夜里八号牢房和七号牢房之间的墙都被砸得“咚咚”响,闹的牢号牢房的犯人们都睡不好。我让管教开开八号牢房门。我進去一看,两个破被子上都是血。我说:“你是屈死的鬼,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的师父是李洪志,你走吧,这不是你呆的地方。”从此以后再也不闹鬼了。这是师父的威德,大法的威力。我就此问题向管教及所有接触我的人洪法、讲真相,使他们认识到“法轮大法”是天法,是超常科学,“善恶有报”,迫害“法轮功”的人必遭恶报。我除了给刑事犯讲真相,就是学法、背法、炼功。十五天就把我放回来了。

我在上访局认识一个北京大学生,二零零零年四月他来到我家切磋交流,说现在假经文对大家走出来影响很大,得破除它。他在第四处交流时被一个学员的儿子举报,抓走十七人。二十五日夜里,派出所警察非法抄了我的家,把我带到所里,说:你又引来外地人宣传动员去北京扰乱,现在他们全部绝食,影响很大,你要不写出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就得送劳教,写了就放你回去。

我在心里念师父的法:“坚修大法心不动”。我心平气和的向他们洪法、,讲真相。换了几个头头软硬招都使完了,逼了十几个小时,看我真不动心,又把我关進拘留所,我一个字没写。第二天公安局政保科来人“审问”我,用各种办法威胁我,说我到处串联,一次又一次的招来外地人扰乱本县,弄这么大的影响,十七个人全部绝食,省公安厅都来人了,他们说不写保证的一律判刑。我严肃的告诉他们:我这条命是师父给的,死都不会改变,你说的不算,我师父说的算,一正压百邪,法轮功是宇宙大法,修炼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啥错,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法轮功的人一定遭恶报。

他看我态度那么硬,把我“升级”转到看守所,当时我笑着说:“拘留所的生活我体验两次了,再体验体验看守所的生活。”我从不畏惧,拒绝签字。这时我朋友的儿媳在办公室看到我说:“前几年见你病成那个样子,现在身体咋这么好?”“我炼法轮功炼的!”“你炼炼我看看。”我立即坐在地上双盘上腿炼第五套功法,屋内有几个管教和工作人员都在看,这时我看见张科长说:“十年前,我们一块在北京看病,我上不去医院的三楼,是你和我老伴俩把我架上去的,我现在炼法轮功,十几种疾病都炼好了。这么好的功法被镇压,你说可冤枉?”有一个人说:“张科长还是证明人呢。”张科长默认了。这是恩师的威德,大法的威力震慑了邪恶,有力的洪扬了大法,使在场人都明白了真相。

在看守所里,邪恶之徒用各种威逼办法逼我写“转化”保证书,有威胁劳教、判刑、取消退休工资等,都不能动摇我,又叫我的朋友来劝我,劝我的人都是师父安排他们来听真相,得法、得救的。最后邪恶没招了,叫我女儿拿五千元钱就放我回家。我女儿说:“我一分钱没有,我妈没犯法,随便吧!”第二天把我放回家,共非法关押了四十六天。

回来后我立即给所有善良的人们写公开信,向他们洪扬大法讲真相揭露邪恶的迫害。印了好多份,寄给省、县各有关部门。

最慈悲的师父帮我脱险过关

二零零一年新年后,我们县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县“六一零”就开始办洗脑班,给各个派出所、办事处、管理区、居委会分任务,谁所分管的片发现有去北京的就层层处理,所以层层干部三天两头来找我写保证书,说不写就送洗脑班,每次来人我都耐心的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说:“我们知道法轮功好,你们都是好人,你不写出了问题我们都得受处分”。后来“六一零”多次逼我单位领导把我送洗脑班去。领导深知我炼法轮功把一身十几种疾病炼好了,给单位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他们从内心知道法轮功好,不忍心让邪恶迫害我,所以就给他们拖。最后他们给我领导施加压力。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四日,“六一零”头头开着警车带着我单位领导来抓我進洗脑班。他们先找我女儿谈话,叫她陪我去洗脑班,我女儿说:“叫我妈進洗脑班,你们必须给我写个保证,我妈出任何事都由你们负责,她一身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她死都不会背叛师父。”当时我想到师父的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中的教诲:“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我想这是向他们洪法、讲真相的好机会。于是我向他们讲了我个人死而复生和思想得到升华,又举了一些实例证明法轮功是超常科学,对国家对社会都是百利而无害的。江××出于小人之心,利用手中权力不择手段進行迫害,犯下了象当年法西斯一样的罪行,将来会遭恶报的,我以大量的事实揭露邪恶之徒制造的一切诽谤、诬陷法轮功的谎言。最后我说你们也是受害者,善恶有报是天理。其中一人说:“我看你怕進洗脑班。” “我修的是正法,怎怕邪的呢?我这条命是师父给的,我愿为恩师为大法献出我的一切。”我说:“法轮功永远是正的,你可敢和我到司法公证处公证!”他们不出声了,拿着本子没写一个字,没说一句叫我進洗脑班、不要修炼的话。我送他们走时说:“我送你们几句真心话:善恶有报,千万不要为邪恶之徒卖命,给自己给儿女留条后路吧。”我单位领导走在最后说:“你说的好!说的好!我们保你不進洗脑班!”我说:“是法轮大法好!是我师父的威德大!大法的威力大!”从此以后,再没有邪恶找我進洗脑班叫我写保证书了。

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晚上十点钟,我女儿婆家那儿的派出所警察和街道干部来我家欲抓我女婿進洗脑班,看到我给师父上香,没抓到人他们到公安局举报我。公安局长立即带派出所几个警察来抓我,我不开门,坐床上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邪恶生命,并请师父加持:谁也动不了我。他们跳墙進屋,说:“起来,上公安局!” “我不去!”局长说:“抬也得把你抬去!” “叫你们局长来也抬不走我,我就是不去。”他们没有招了,留两个人在我家看守,我想这是师父安排叫我救他们。于是我给他们讲真相,讲我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情况,讲江、罗一伙政治流氓集团如何造假诬陷法轮功欺骗毒害了无数群众,如何用最下流最残酷的迫害大法学员,我们为什么要上访,为什么要发资料揭露邪恶向世人讲真相等。两警察说:“我们早就知道法轮功好,你们都是好人。我们指导员的弟弟就是炼法轮功把病炼好了,你讲的我们都信,我们所里好多人都反感抓捕你们,刚才局长就在你大门外,你越叫局长抬,他反而走了,看来他怕你。”他们明白了真相,我很高兴。

每次魔难来时,都是最慈悲的师父帮我脱险过关。天刚亮,所长把岗撤了。以后那两个警察每次见到我都很客气,很尊敬我。从那以后再没有恶人到我家扰乱了,环境正过来了。几次大型法会都是在我家开,在师父的保护下平安无事。使我地区整体得到提高和升华。从此,我一直做传递资料,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路,我一定做好。同时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时时事事正念正行

我在十年的修炼中最大的体会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持之以恒,时时事事都正念正行。我没参加过师父的传法传功班,从没见过师父的面,但我坚信师父每时每刻都在我身边,点悟着我,保护着我闯过一关又一关,师父带我走正大法路。

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我第三次上北京证实法。当时我们地区去二十多人,大部份从巴县就下车了,我和一同修从北京西站下车,刚下车有一女子拉我们上她的车,说是接客住宿。同修怕,我说这是师父安排她来接我们的,她给我们安排的是二十七号房间。同修又怕说:“这房号带七不好。”我说有师父保护,保证夜里邪恶不敢查我们的房,你安心的睡吧。”夜里真没查我们的房间。第二天我们在前门等了一个多小时,没等着拿横幅的同修(他们十几人在巴县被绑架了),我们就去了天安门。刚走到人多的地方,一警察问:“可炼法轮功?” “我住好旅社了,不要你安排!”我一打岔,他就走了。

二零零三年九月,我娘家办酒席,去了二十多桌客人。我带了一百一十份资料,我和一些客人面对面的讲真相发资料,本地上的坏头头,恶狠狠的说:“你再宣传我把你送县公安局去!”我立即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他立即离开了现场,我继续讲,不少人主动要资料,我带的真相资料不够发的。

从我这取大法资料的同修,自二零零二年秋至今,有三位被邪恶绑架,都遭到最残酷的迫害,邪恶逼他们交出资料来源,他们表现出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

同修甲被出卖,于二零零二年五月被从家绑架走,被恶警吊打三天三夜,同修甲在绝食中被邪恶灌了辣椒水,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迫害致死。

同修乙在二零零四年除夕晚上发真相资料被抓,被吊打七天七夜,头被打破流了很多血,被非法判三年刑,始终没向邪恶签一个字。

同修丙在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六日下乡送经文,遭坏人举报被抓,恶警将他打的遍体鳞伤,打断三根肋骨,打掉两颗牙,坐二十多天老虎凳,不让睡觉,用烟头烧。他一直正念很强。同修齐发正念营救,家属不停的找有关单位要人。在师父的保护下,四十一天无罪释放。在恶警绑架同修时,家人和有些同修让我躲躲,我说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只要大家多发正念,清除解体邪恶,决不会有事。我立即写出揭露邪恶的迫害事实上网曝光邪恶。我一天也没离开过家,真相资料一直正常运行。

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人心没修掉,还有很多意识到和没意识到的执著没放下,这都是阻碍我提高升华的顽石。我一定认真的多学法,学好法,修掉一切人心和执著,完成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大法路,实现史前大愿,跟师父回家。

由于层次有限,文化水平不高,只是实话实说,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