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师恩 永不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每当我双手捧起九四年参加郴州学习班与师父一起合影的珍贵照片时,总是抹不去对师父的那颗思念之心,两眼湿润,情不自禁的一股暖流通透全身,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十三年来,师父那高大的身影,和蔼可亲,满面慈祥的容貌,那一幕幕又清晰可见的浮现在我的眼前。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是大法给我的最大福份,同时也激励着我在返本归真的修炼路上一直走到了今天。

我二十多岁就被病魔缠身,多种疾病把我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无能,年纪轻轻却不能工作……,为了求生,曾访遍了省内外的名老中医,我吃的药可以用车子装,拜过气功师,学过多种气功,后又皈依佛门,但都无济于事,医生都说我活不过八九年。

在我活着痛苦,死不甘心的十余年里,常常仰头问苍天,为什么命运对我如此残酷?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有一个愿望,能找到一个能治好我的病的明师多好啊!

一天夜里十点多钟,我刚上床,似睡非睡,亲眼看见从天上下来一颗闪亮的星星,直奔我家窗口進来,落到我床前,竟然是一个老寿星样的神仙,穿一身白色缎织的衣袍,白发向后梳起,一尺多长的白胡须,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拂尘,微笑着看着我,他用拂尘对着我上下扬了一下,说道:“妹子,你不会死的。”话音刚落就隐去了。我急忙起来,只见一颗星刷一下就出去了。这个神仙到底是谁,他怎么知道我的?直到我得法后,才解开了心中多年的谜。

八九年我突发急性心肌炎住院,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家人把寿衣都给我买来了,谁都没料到我却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医生只是说我的生命力很强。但我始终相信那位神仙说的话。

九四年,我家人告诉我说,七月份郴州有一个新的气功学习班,特别好。当时我没打算去,想让我家人把我的照片带去交一份学费,请师父在照片上下个法轮带回来就行了,但她们一定坚持要我亲自去一趟为好,经过一番劝说,我决定去了。

到郴州后,我们住的旅店是由气功协会安排的。大多数是来自全国各地学员、弟子,很多都是跟了几个班的老学员。我还听到很多人都说师父是来“正法”的,不是一般的气功师,非常庆幸自己还是来了。

当我第一眼见到师父,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上讲台,在热烈的掌声中,师父微笑着向大家单掌致意,在师父的身上透着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就是与众不同。在课堂上师父讲的法轮佛法的精深法理,象一块磁铁紧紧的吸住我了,我的心灵震撼了,在我心中十多年来对生命、人生的谜,如梦初醒,原来我们来到这个空间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

在传法班上,师父每天讲法破迷,并打出很多的功给学员调理身体,每个人从心灵到身体都得到了大法的净化,都有不同成度的反应。在几天的学习班里,我身上那些所有不好病症都没有了(患有心肌炎、心肌肿大,常常脸脚浮肿,顽固的偏头痛,骨关节痛,月经不调,三天两头感冒),第一次感到身体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充实和幸福。

记的师父教第五套那天晚上,随着师父的口令,大家都在做第一个神通加持的动作,这时师父走到我跟前停住,看着我散盘的腿,这一瞬间,我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感到惭愧,极不好意思,但马上想到一定要把腿搬上来,竟没想到一拉就上来了,师父见我单盘上了,转身就回到了前面继续教功,是师父帮我消去了很多业力。

七月份,天气比较炎热,因为很多学员边听课边扇扇子,师父说 你们大家把扇子放下,你看还有没有风,我马上放下扇子,真的有一股凉风从后背徐徐吹来,师父在八堂课里从没喝过一口水,听郴州气功协会的人说,师父每天的饮食就是稀饭和方便面。

九四年底,我又去广州参加了第五期讲法班,前五天一上课就“睡觉”,而且睡的很香,可是师父的讲法一字不落的都听進去了。师父还为我们几千人集体清理身体,我感到一身凉气往外冒,感到一身轻,脑子很清晰。

在广州第五期传法班那八天里,我每天都默默的站在师父的身旁,每天目送着师父乘坐的车子渐渐远去,直到看不见才离开。我亲眼看到师父的皮肤白里透着红润,师父对人亲切,平易近人,总是微笑着。

师父为了拯救宇宙众生,把我们从地狱捞起、洗净,为众生承受了生生世世的罪业。邪恶还在毒害着众生,我们的弟子只有精進实修,向世人众生、澄清事实,讲清真相,做好三件事,才不负师父的普度济世之恩。

不完善之处,请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