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边大法弟子忆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一九九四年的八月二十日是师尊来延吉传法的日子,也是延边众生得救的日子,更是我生命的真正开始,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幸福日子。

我能走進大法传授班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遇。那时我是公交车上的乘务员,八月二十日早上我正好是接站班,车上突然上来了许多的外地乘客,象来自国内各地,他们中有仪表讲究的,也有穿着朴素的,但却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询问延吉体育馆怎么走。

看他们风尘仆仆不知为何而来?心中好奇的我禁不住问了一位看上去只有五十岁左右的阿姨,阿姨打开了话题:“姑娘,快学吧!这可是真正的好功法!看我的脸多光滑,多年轻,还没有病,就是炼法轮功炼的,我都六十多岁了……”阿姨热心的向我介绍着,下车前还一再叮嘱我:“到家门口了,千万不要错过了!”

于是下班后,我来到延吉体育馆,那里聚集了很多人,新学员票价是四十三元,共十堂课。我当时手里只剩五十元钱,如果买票就只剩下七元了,可离开支还有半个月时间呢!正在我犹豫不决时,阿姨的叮嘱又在我耳边响起“千万不要错过机会……”,看看身边那些从千里之外赶来的人群,我坚定的买了票(现在想来就是师尊的叮嘱,还没学法,慈悲的师尊就已经在管我这个不知精進的弟子了)。

入了场,我坐在东侧12排48号。一边等着师尊的到来,一边还心想这位大师究竟什么样呢?有什么高深理论,绝妙手法……正当我想入非非时,如雷的掌声响起,全体学员起立,我心里很激动,也站起来使劲儿的鼓掌。只见一位身材魁梧高大,穿白上衣,面带亲切笑容的年轻人走上讲台,微笑着双手示意大家坐好,原来这就是师尊。师尊非常清楚我们的心思,讲课前告诉大家:你不要有想来听一听理论,或是得个法轮的想法……那你什么也得不到的!(是大概意思,原话已记不清了。)我赶紧端正了自己的态度,就一个念头,只听课,什么也不想,唯恐落下一点。

师尊讲课的声音总是那么洪亮、亲切。由于悟性差,听不懂更深的法理;但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也找不到从前的我了。

第二天听课的时候我浑身发热,小腿疼的不知怎么放。讲完课师尊语重心长的嘱咐:不管你怎么难受都要坚持来听课。

听课中我印象最深的是,腿刚刚不疼我就呼呼睡着了,什么也没听進去。我心里很着急,心想第二天一定睁大眼睛好好听,不能睡,可第二天依然又睡着了。一睁眼听到师尊在讲“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两堂课下来后,我出现了师尊所讲的“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的状态。

那年的夏天延吉特别热,在四千多人的全封闭式体育馆里,只有靠西面的个别窗户敞开着。听课时,有人使劲儿扇着扇子。师尊告诉大家把扇子放一放,越扇可能越热,炼功人这点苦也吃不了吗?师尊的话没多久,果然,一阵阵凉风迎面吹来,我心想太神奇了。

更神奇的是我听师尊讲的这么好,便后悔没带纸笔记下来。这边我刚想完,那边师尊就是知道我的心思,说“你不要拿笔记,不然你听不明白也记不全”。而当我又有了想听别的气功师讲课的想法时,师尊又知道了,讲课中讲了修炼要专一的问题。每想起当时的情景我现在还脸红呢,那时悟性实在太差了!

师尊在延吉办班的那几天,延吉的雷阵雨下的特大、特勤。原本是晴朗的天空,却突然会来一场大雷雨,路边的树都有被雷击倒的,市区里都涨水了;但很快又会晴天,从没影响学员上课。而且从课堂出来时,明显感觉到空气比先前清新多了,心知这是师尊为我们延边清理空间场啊!

每堂课结束后,师尊都会亲自教功,由学员为大家做示范动作。最后一堂课师尊专门为学员解答问题,而我却傻乎乎的只是听,提不出任何问题。当时师尊还为全场学员清理身体,师尊告诉大家喊一、二、三的时候用劲往下跺脚,可有的学员心急,没等喊三就跺脚了,师尊总是慈祥的微笑着说重来,如此反复了几次才统一完成。

听课期间,总有粗心的学员不是掉了金戒指,就是落了个金项链,还有掉现金的等等,但却没有一个真丢的。学员们拾到后都交到师尊那里,等大家去认领。更值得一提的是,办班结束后,我们慈悲的师尊将这次办班的全部收入七千元现金,全都捐赠给了延边红十字会。所以99年7.20迫害开始后,邪恶在电视、报纸上诽谤造谣说我们师尊敛财,那才是撒的弥天大谎。

在学习班上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是错过了和师尊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当时我的小法轮章丢了,师尊说这里有一枚小法轮章,有丢失的来认领。我却因为怕不是我的,没敢也没好意思去认领。随着学法的深入,我越来越后悔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为了能再次亲见师尊,我会走好师尊安排的路,修去各种执著,成为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