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三件事当成必修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尊敬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九年一月,妈妈带着宝书《转法轮》从千里之外来到我家。我看这本书觉的很神奇,那种愉悦的心情无以言表,他解答了我想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改变了我的人生。

四月妹妹来教我炼功。从此无论多忙,我学法炼功从不间断。「七•二零」以后,我搞不明白为什么发生这场迫害,虽学法炼功继续,却感到与世隔绝。我很想知道大法的消息,但没有办法获得。

二零零四年,我回娘家找同修,才知道要做“三件事”。同修教我发正念,给我些资料和有师父讲法的《明慧周刊》小册子,以及传单、光盘。我得了宝贝就赶快看。

我买了电视机和DVD,谁到我家都放碟给他们看,并把资料给有缘人。但我觉的这样不行,太慢。二零零五年末我又回娘家找同修,我要学电脑,尽管是“高科技”,我也要学。同修看我挺坚定,就教我,我把上网步骤记下来。

二零零六年新年后,同修帮我买了电脑并安装好系统,三月我就能上明慧网了。看同修的文章给我很大的鼓励。四月我买了打印机,九月安装了新唐人接收装置。二零零七年一月,我买了刻录机和电视盒,这些设备我都没见过,在师父的点悟下,我都会用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从能上网下载到做资料、发资料至今,我也有些体会和同修交流,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法会交流。水平、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的文章我每篇都看每天都看。一次上网,一下打开了“人民报”,太新鲜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新鲜的事。看了几次,忘了自己是一个修炼人,一天打开电脑,那种好奇、那种兴奋又来了,想看人民报上的新鲜事。突然,我上不了网了,为什么?这时,我想起了要向内找。一下我就明白了,“师父啊!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眼泪止不住的流,……。

我调整心态,很平静的连上网了。下载完我在想:为什么买电脑?是看新鲜事的吗?修炼真的是很严肃的,心一定要正,不能有一点偏差,一思一念都应该在法上。去掉了执着再看同修的文章大不一样,用心看时,每个字比以前大而且都是立体的,每一篇文章都让我泪流不止。

有了打印机后,琢磨着如何用,几天后打印出来资料了。我太高兴了,我也可以做真相资料了,想做多少就做多少。高兴之后麻烦来了,丈夫(未修炼)胆小怕事,看见我做资料,吓坏了,“你光炼功不做资料不行吗?”我说,“那可不行,我应该做的一定要做。”他看我挺坚定,下班回来就找碴吵架,我挺生气和他吵: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你想阻止我,不好使。我没把握好自己又和丈夫争吵了一次。

丈夫说:“你有钱哪?你有钱没地方花了?你傻呀,……。”我说:“哦,原来是因为钱哪,好,我不花你的钱。”说是这样说,那不是气话吗?我冷静下来想,他是个常人,怎么能理解修炼的人呢?我又不上班,哪有钱?买打印机的钱还是借的,还得要他还。我得和他讲真相。尽管我脾气不好,也一定要忍。师父说:“脾气不好就改嘛,炼功人必须得忍。”“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转法轮》)

后来丈夫无论怎么吵,我也不吱声,因为我心里非常的平静,他看我不吱声,他也就停了。你吵,我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干扰他的邪恶,谁都别想干扰、阻止我证实法。救度众生是我的责任。

晚饭后,我看他消气了,就问他,“法轮功好不好?”“我没说不好。”“我做资料、发资料是为了救人,你说该不该救?”“那应该,不反对了,我不管你了。”“我出去了?让女儿陪你。”“一定小心。”从此,我的家庭环境改变了。

我这里从来就没见过资料,我必须抓紧时间让众生得救,什么都不想,一个心眼救人。资料天天做天天发,不干胶走哪贴哪。不忘师父的话,无论多忙都要学法,有时间就看一段,非常入心,能明白这一段的法理。这是以前(「七•二零」以后)从没有过的。

我把三件事当成我一生中最大的事。第一次贴真相时心跳的挺快,我以前自以为胆子挺大,什么都不怕,怎么心跳这么快,这不是怕心吗?怕什么?我在救人,做这么好的事还怕?贴第三张时,我就不怕了,没有了怕,一切顺利。

过一段时间怕心还会出来,我就背《洪吟》〈怕啥〉,背几遍就不怕了,无论走到哪,资料不离身,为了救更多的众生,没去过的地方都要去。白天还行,晚上就容易迷路,不熟悉的地方白天去,熟悉的地方晚上去。我在我家周围三十多个村庄发过资料,最远的二十里左右。

有时,我把资料放在行人多的桥上、路边的树上,一会儿就被有缘人拿走了,众生在盼救度啊。一次我把资料放在桥上,发正念求师父让有缘人快来拿资料,快明真相被救度。我在拐弯的地方,五个人过去没拿,第六个人过来看看没人(看不见我)马上拿起来,看看说明,美滋滋的把资料放到车里走了——得到宝贝当然高兴。

从开始的五、六份,十几份,三十多,八十多,有时一、二百份,除农忙,特殊情况外我基本都做。因“孤军作战”,没有同修指出我的缺点和不足,我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以法为师。资料做的多了,就问自己有没有干事心,有没有欢喜心,没有最好,有了赶紧去掉,因为那不是我所要的。每天早晨醒来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否定旧势力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背一遍《论语》,炼功,上午发资料,下午做资料,学法,十二点发完正念睡觉,每天安排的满满的,总感觉时间不够用。我做的比较好时,我就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非常纯净、漂亮、壮观,有六次,每次都是不同的景象。是师父在鼓励我。

我的妹妹(同修)一直走不出来,我很着急,既然是师父的弟子,师父怎么说弟子就该怎么做,无条件的做,否则就不能叫师父的弟子。她说,“姐,我特别害怕。”我说,“怕啥,你又没被迫害过。”

妹妹的怕心是我从未想过的,她得法比我早,又是大学生,我只是初中生,悟性比我好,但她怕心太重。我告诉她“只要做就不会怕”,我和同修要一份资料、几张不干胶。我对妹妹说,“你怕的话我来做。”妹说,“还是我做,你在我不怕。”

贴完第一张,妹妹笑了,“这不是很简单吗?”“那当然,就看你做不做,迈出第一步就有下一步。”我说。我又帮她买了打印机,又一个小资料点开花了。她因孩子小要照顾,每次只做两份。

今年四月,我让她到我家,我们一次发二百多份资料,去远地方发。做资料时,她说,“姐,看你一次做这么多,我还有不好的想法,觉的自己多么不容易,带孩子还得做资料,挺惭愧,……。”

她说完,我的执着也暴露出来了。显示心、名的那个心出来了。妹妹因有工作需按时回去,她把她以前的同事,都讲明了真相并劝退了几个,一个在看《转法轮》。妹妹说,“这趟真不白来,尽管花了一千元的路费,太值得了。”回去后,加同样多的墨,她以前能打二份资料的现在能打到六份了,速度还快了,真是“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

送她走时,我又产生了执着依赖心,我想,“俩人多好,做的又快又多。”就舍不得她走。一天中午,女儿玩去了,我犹豫去还是不去发资料,大热的天,三十七、八度,一个人太孤单,在床上躺着多舒服。我看着准备好的资料问自己,“做资料干啥?救人哪,还求安逸,依赖谁,自己的事自己做,天热不是好事吗,去掉执着,快行动,……”我边走边想,热对我不起作用,我是神不是人,发完回家一点都不热。

一次,我和同修交流,和同修说我这段时间提高挺快。同修说,“看出来了,你自己在那边是挺不易,做的挺好。”我心里美滋滋的。

回家后,我看书就困好几天,怎么了?以前没这样,我坐床上想,无意中看见一个圈把我围住,猛然想起师父的经文《别哀》,背完圈没了。我找我执着的事,我去同修那干啥去了,是交流吗?这不是证实自己吗?还有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己的心很强,事没做多少还觉的自己如何,达到师父要求的标准了吗?和同修相比做的咋样?去掉这些不好的心,快做好,再看书就不困了。

有一天,我忽然有一个想法:我一个人在这,师父知道吗?第二天想一次,第三天又想了一次,想了也没在意。晚上做了一个清晰的梦:师父记学员的名字,有很多同修,我坐在后面,心想,我是修炼人,做事先考虑别人,先他后我,我还是等吧。最后还有三人,我非常不自信的,声音很小,问师父:“师父啊,还有我吧?”师父也不看我,声音铿锵有力反问我:“什么叫还有你吧?”我立刻悟道,本来就应该有我,高兴的告诉师父,我真名叫某某某。师父记完名字,我就醒了。

我觉的自己很可笑。深思这个梦,问题挺严重,这不是疑心吗?信师信法我信了多少,有没有百分之百的信。还有一个隐藏很深的不好的心——私心,想让师父知道我做这些事。我是给师父做的,还是自己应该做的?做的怎样其实师父什么都知道。看了师父的《美国首都讲法》,感到更要抓紧时间救人、救更多的人,这是我的责任。师父放心,您的弟子一定会做好。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