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生命溶于法中 让自己在证实法中升华(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接上文)

(五)

由于一些原因,我们的资料点不得不搬家。搬到新的环境后,打开机器一试,“哐哐”的声音清晰的传到楼下,即使把门窗全部封闭也是如此。我们租赁的房子和房东家挨着,中间虽有院墙,但是墙上有门,他们家的人能很随便的到我们这边来。当时房东曾问我要不要堵上那个门,为了不引起他们怀疑,我就没让堵。我们在上面工作,他家的人要来我们院里就会听到机器的声音。

好不容易把东西搬来了,可是环境不行,我开始犯难了。在资料点工作的同修都有体会,资料点最麻烦的就是搬家,尤其大资料点,各种设备、耗材,搬一次家有时就要冒着风险。如果这个环境不行,我们必须还得搬家。

晚上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心中别提多难受了,真的是想哭啊。这时我想起了师尊:如果环境不行,这么大的事师尊怎么没点悟我们呢?我翻身坐了起来,跪在那儿,双手捧起《转法轮》,心中对师尊说:师父,请您点悟弟子吧,我实在不知怎么办好啊。我郑重的翻开了《转法轮》,映入我眼帘的第一个字就是:“好”!这是《转法轮》中的“……好,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

读完了这段法,我心中豁然明亮了,我悟到,师父是让我们在这里,这个环境肯定能行。刚才的愁苦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第二天,我们开始研究隔音措施。后来就用纸箱在大房子里垒成了小房子,上面搭上棉被,把机器放進去一试,隔音效果相当不错的。就这样我们的资料点在这里开始运转了。经常是一车一车的往里拉耗材,一箱一箱的往外送资料,可房东家的人从来没有干扰过我们,从来没问过我们干什么。我们体会到了我们的资料点时时在师尊的看护中,体会到了师尊法中讲的:“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资料点在这里运转了一年多时间。这是我们大量印制《九评共产党》的一年,也是我们印制各种真相资料最多最繁忙的一年,也是我们资料点人数最少的一年。

资料点刚搬来的时候,房东就给我们在院子里打了个井。本来房东家院里有井,可井水又苦又涩,他们做饭都是去邻居家提水。我们的井打好后抽出来的水和他们家的一样又苦又涩。我们从未吃过这么苦的水,但是为了资料点的安全问题,我们不能去别人家提水,天长日久他们问这问那,会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只有吃这苦涩的水。

刚开始的时候,每当看到从那井里抽出的水,我脑子里就有一个肮脏的念头冒出来:下面准有一个死人的脑袋壳子,这水是经过那个脑袋壳流出来的。这使我恶心、反胃。早晨刷牙时,越刷越觉的嘴苦,喝水就象修炼前喝中药一样,憋着气,一饮而下,喝下去胃里就翻腾,就想那井下有个脑袋壳。后来,我发现这个肮脏的念头决不是我想的,这一定是旧势力以此干扰我,让我们在这里呆不下去。我想水苦不算什么,环境才是关键,吃苦水不正是检验我们有没有吃苦的忍耐力吗?不正是用来提高自己的好机会吗?师尊在《转法轮》中讲道:“因为他不知道脏,大便他也敢吃,尿他也敢喝。过去我知道有这样一个人,那个马粪蛋冻的邦邦硬,他啃起来还很香,他可以吃常人在明白状态下吃不了的苦。”再说了,这要打出来个甜水井,房东吃水要到我们院里来提,每天不知要来多少次,而我们的厨房就在井边,同修们又常利用吃饭的时间切磋,这井要真抽出甜水来,反而会对我们造成不便。

认识到这些,我们更明白了,作为修炼人,这点苦一定得能吃。之后我就想,旧势力你不是往我脑子里反映井下有个脑袋壳吗?每当喝水时我就专想:就是喝从那脑壳流出来的水,我是大法弟子,什么都不在乎。这样一想,倒也不再恶心、反胃了。一年多时间,我和同修就是吃这苦涩的水过来的。到了后来,我甚至吃不出这水有什么苦了。

(六)

资料点工作无论多忙,我们都没有放松学法、发正念。我们之间互相鼓励着,严格要求修好自己,尽量保持纯净的心态去做证实法的事情。只要机器出现不顺当,我们就立即找自己这颗心,看是否有乱七八糟的杂念,是否内心纯正。因为我们特别注意印制资料时的心态,只要一站在机器旁,就赶快使自己的心纯净下来。尽管我们的机器这段时间长期使用快速工作,却显的神奇的顺利,几乎没出过毛病,连先前常出现的小毛病也不治而愈了。

几年来,能切实的感到旧势力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可是在师尊的呵护下,它是动不了我们的资料点的。一次,我去帮另一个资料点买东西。路过一个地方,同修说:那年和某某准备在这里租房子,几次都是说好了,一到付钱的时候房东就变卦,可某某非坚持在这里租。我说,是师父不让在这里租,去别处租吧,我们才在别处租了房子。听着这位同修的话,我不由的暗自感叹师尊无微不至的呵护——那年我们的资料点就在这里,如果他们在这里租成了房子,资料点就暴露了,因某某平时有爱打听事不修口的缺点。对于这样的学员,知道的事越多,从某种意义上说对他们自己与整体都会增加一份隐患和危险。真的是师尊为了资料点安全,不让他们在这里租房啊。

后来某某在某市被邪恶绑架,在被非法劳教期间,走向了大法对立面。那年某某坚持在这里租房子,是因为他在附近遇见过资料点同修,强烈的人心执著被邪恶加强利用,才非要在这里租房。通过这件事,使我深刻体悟到,不知还有多少来自邪恶暗地里的干扰,在我们不知不觉中师尊就为我们化解了啊。

可能有不少同修认为,做资料最危险,这些年来邪恶重点破坏的就是资料点。其实我觉的并不是这样,实际上应该说资料点是更安全的,因为邪恶最惧怕的就是资料点。假如说资料点是邪恶重点破坏的目标,那么在证实法中起着这么重大作用的资料点,不也正是师尊和众神重点保护的吗?魔高一尺,道高万丈,邪的永远也胜不了正的。几年来,在腥风血雨中走过来的资料点,从各方面都在证实着这一切。

要想走好证实法的路,必须得学好法,要有坚实的学法基础,这才是我们正法修炼的最大保障。二零零五年底,我开始了背法。从开始背法那天,就坚持夜里十二点发完正念以后再睡觉。刚开始有困魔干扰,一个星期后,我就冲破了困魔,直到今天基本上能坚持夜里十二点发完正念以前不睡觉。晚上也很少犯困。

对于发正念,我是非常重视的,尤其在资料点工作更不能含糊。特别到了后来,我发正念大多都能静下来。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悟到,发正念已溶贯到我们的修炼之中,在看不到摸不着的情况下(因我是闭着修的),他起到了对我们信师信法的检验作用;同时还是师尊给我们安排的一种提高升华的特殊修炼形式,是我们每天的必修之课。在正法修炼这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发正念是我们每天必须遵循的特殊的修炼形式,谁哪天没有发正念,谁哪天就没有在这方面修自己;谁不重视发正念,谁将来都会给自己留下遗憾。

师尊在《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中讲道:“但是作为修炼人来讲呢,提高对你心性的要求,对你执著心的放下,这一点是不能含糊的,是绝不能够降低标准的,因为那是对未来、对将来的宇宙、将来众生要负责的。”通过学法,使我清醒的认识到,做事不能代替心性的提高,要达到法对自己的要求,就必须下工夫修自己的这颗心。

我曾帮助过一位流离失所的同修,后来又介绍他去了一家工厂。当时这位同修怕心有些重,与其他同修产生过一些摩擦。我把他的状态告诉了别人。后来我再见到这位流离失所的同修,向他打招呼,看他满脸不高兴,还不理我。我非常纳闷,心想:我没有对不住他的事啊,他怎么对我生这么大气?后来我才知道是别人学话造成的。我心想:这不是故意制造矛盾吗?越想越气。再说这位同修,在困难的时候我真心实意的帮你,你就这么听别人的话,对我这样?我开始抱怨、不平,甚至委屈。

后来在学法中,我渐渐明白矛盾的出现不是偶然的,是自己的心性该提高了。我不再想同修如何,而是努力向内找,我找出了一颗显示自己的心。当我对别人说同修的不是时,不是在证明自己比同修好吗?对别人说同修这不对那不对,不是在抬高自己标榜自己吗?如果自己没有这些肮脏的心,怎么会在背地里说同修呢?如果真为同修好,为什么不当面指出他的不足?别人又怎么会去学话呢?矛盾的根源是在自己这里,怎能怪罪别人呢?认识到这些,思想上马上轻松了。

后来我又碰到了这位同修,热情的向他打招呼,同修改变了态度,就象我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任何不快一样。再后来,我们两个就开始配合着做证实法的事了,我们非常默契的配合了一年多,常常在一起推心置腹的谈出自己的心里话。

通过这些年的正法修炼,使我深刻的体会到,在社会中、常人中、同修之间,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矛盾,师尊就看我们的这颗心,只要自己放下那些执著的东西,心性提高上来,那些矛盾就化解了。

师尊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讲到:“那么作为修炼人来讲怎么算是修?能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如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等,这是份内的责任,这是树立威德的一部份,而作为自己的提高才是最关键的,因为你自己不提高,你那些事情都做不好。”正法修炼的时间已经很有限了,我常常督促自己多学法,要牢记师尊的教诲,努力修好自己。但是有时在矛盾中还是不能及时的放下自我,还不能达到那种洪大的宽容、慈悲,我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做到,一定要做到。无论别人对自己如何,自己都要发自内心的去为别人好。

(七)

因为我们当地负责接资料的同修遭邪恶绑架,同时也失去了我落脚的环境,协调人一直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这样我和丁同修两个竟在城里的大街上交接了八个月的真相资料。丁同修也是我们这里不出名的,至少每个星期她要接送一次真相资料,有时是两次。每次送来的资料一般是两大箱,合计一万多张,多的时候就是几箱。丁同修不显示、不证实自己,她稳重、负责、又有耐心的默默承担着接送资料的工作。相处八个月的时间,她从不多说一句话,从不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几乎每次传送资料时,都是她在约定的地点等我。无论她在那里等了多长时间,当我问她,她都是乐呵呵的说“没等多大会儿”。后来从别的同修那里知道,有时她竟在那里等了我一两个小时,但是从没见她有过急躁情绪。我们交接资料大都在白天,可是她却没有怕心,那种从法中修出来的正念正行,令一切邪恶望而生畏。每当看到她带着资料远去的背影,我就在想自己的不足。有的时候我会产生急躁情绪,耐心不够,甚至能说出呛人的话来。这些年来,我真的从这些默默无闻的承负着重大使命的同修们身上,看到了自己和他们修炼境界的差距。神奇的是,八个月的时间在大街上白天交接资料,没有碰到一次干扰,这是大法的神威,师尊的慈悲。

直到零六年夏天,在师尊的点悟下,我们才终止了长达八个月的在大街上交接资料。这之后,我们便按照师尊的要求,走向了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趋势。资料点遍地开花,这不只是为了减轻大资料点工作量的问题,也不仅仅是为了安全,更是师尊要求大法弟子走出自己的路来,是建立自己无限威德的机会。悟到了这层法理,我们就做了合理安排,鼓励更多的同修建立家庭资料点,走出他们自己的路。这些年来,无论我们的资料点承担了多大的重任,做了多少真相资料,我们决不能有任何执著和维护自我的心,剥夺了师尊给同修们安排的走自己路的机会,否则,那是破坏师尊给同修安排的修炼环境。

有一年的新年前后,我要把一些真相资料给某地同修送去。因为春运期间,客流量大,必须得去某个车站乘车。这里的安全检查特别严重,每个乘客的行李几乎都要打开检查。我想有师尊呵护,有正神相助,一定能安全的把资料送去。

我事先到那个车站看了一下,发现所有的客车都被赶出了车站,车站大门关上了,安全检查员不知去了哪里。我一问,才知道车站的人和当地群众发生了矛盾,群众不让车站用他们的地盘了。我马上带着一箱资料坐上了开往某地的汽车,途中需要换一次车,我下了车去坐另一辆车,问司机这车什么时候走啊?没等司机开口,车上几个乘客几乎同时答道:专等你呢,你上来就走。我上了车,司机马上发车了。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并借这些人的口在鼓励我。当我回来路过这个车站,看到车站里的一切安全检查又都恢复了,听一个车老板说,当时我乘坐的那辆车开走后,车站和群众的矛盾就解决了。听到了这些,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对我的再次鼓励。

过了新年不几天,我又带上一千多真相小册子,给那个地方的同修送去。我知道车站里的安全检查还是非常的严,必须得带着强大的正念,把资料送去。我在心中想:我是师尊的弟子,其它谁的也不要,也不承认。我发着正念到车站一看,安全检查员没有了,心想可能是春运检查结束了。我把资料送到同修那里,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车站里的安全检查依然严格的進行着。

我把这两次经历告诉了同修,我们不由的同时流出了对师尊对大法感恩的泪水。只有我们真正的把自己溶進法中,无执无我的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师尊安排,我们的路一定是越走越顺、越走越宽。

(八)

长年在资料点工作,有时也去散发真相资料,但是,自己面对面讲真相做的很不够,与这方面做的好的同修比起来差距太远了。但是有时师尊也会把有缘人巧妙的安排到我的身边。

我记忆最深的是一次乘车的过程中,走到半路汽车没油了,司机只好去几里以外的地方买油。满满一车人在这里等着,七嘴八舌的谈论起当今社会上的混乱现象。这让我立刻想到汽车没油决不是偶然的,是师尊安排我向车上乘客讲真相。我随口说道:“如果人们都学真善忍,都象炼法轮功的那样就好了。”除了几个下车的,车上的人全都静下来听我讲。我坐在最后,就以第三者的角度,大声的讲起了法轮功如何教人做好人,如何祛病健身,江氏集团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人提出怀疑的,都静静的听着。讲完了真相,前头站起了两个年轻人,大声的说,法轮功就是让人做好人的,“天安门自焚”完全是骗人的。我真的为他们两个感到高兴。我问大家:“自古以来都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们相信吗?”我听到有好几个人说:“是的。”我接着说:“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学真善忍的人一定会有好报的。只要诚心相信真善忍,常念法轮大法好,一定会有福报的,对身体也有好处。遇到困难,有了大难,念法轮大法好,神会保佑的。”一车人听了都很高兴,有的朝我点头。有一男一女两个回民也在专心的听我讲,女的问我:“不念出声来,在心里念可以吗?”我说:“行,只要真心就行。”男的说:“我们是回民,不让信其他的,怎么办?”女的说:“你在心里念,别人又不知道。”男的点点头笑了。我对坐在身边的一个小伙子说:“记住我的话了吗?”他很认真的点点头。

我知道是师尊开启了我的智慧,讲真相时显然发挥的特别好。真相讲完了,司机也买来了油,我为师尊安排了这么多人明白真相而高兴。我到了地方提前下车了,下车时好多人都用一种感激的目光看着我。坐在车门旁的一位老人望着我直笑,我说:“老先生,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吗?”老人握住我的手,笑呵呵的说:“好!好!”

越来越多的家庭资料点应运而生,我渐渐轻松下来,就常和同修结伴去偏僻的乡下发真相资料。我们常带上《明慧周报》、小册子,《九评》、不干胶等,把大法的福音、退党的信息传送给居住在偏远地方的乡下人。我们还带着笔,一路走一路在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和退党的信息。一晚上下来,能写很多。用笔写确实有不少优点,即方便又节省资源,还能解决真相资料来源,不用等,不用靠,一支笔就是一个小资料点。

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有些事我们看似做的很顺利,很容易,水到渠成,事半功倍,其实大大小小的事,哪一个不都是师尊在帮我们呢?哪个事情的背后没有师尊的操劳啊?進一步说,哪个事不是师尊在做?

在现阶段的证实法中,我知道了与一些同修前生前世有过一段什么样的缘份。如果是师尊开启了我久远的记忆,那么一定是师尊要我们珍惜同修之间这段来之不易的修炼之缘。特别到了最后,我们之间更要互相勉励,把三件事做的更好,最终一起随师还家,不负我们前生今世之缘,不辱我们助师正法的历史使命。

我们生生世世的轮回,同修之间生生世世的缘份,所有的枝枝蔓蔓都缘于大法这条主线。我们今天能有幸成为大法弟子,共同的助师正法,这才是实实在在的,这才是最殊胜的。我们的生命来源于大法,我们的一切是师尊恩赐;我们今生今世生命的最大意义就是修炼大法、证实大法――把生命溶于法中,让自己在证实法中升华,最终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几年来,在证实法中,自己无不感受到师恩浩荡、大法的神圣。的确我们经历的太多太多了,只能回忆着记下一些个片断来,有许多的事情一时想不起来了,有许多神奇的事迹还没有写出来。这些年来,一想到师尊的洪恩,一想到自己是大法铸造的生命,就不由的潸然泪下,能用什么样的语言和方式感恩师尊和大法呢?青天做纸方嫌小,四海为墨写不尽啊!

谢谢师尊!弟子再次向师尊合十!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