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枉尘世走一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感谢师尊的慈悲普度,我今生有幸能在大法中修炼

一九九八年十月,处于病业折磨中的我得以走入了大法中开始修炼。当时只是觉的大法教人修炼做个超常的好人,那确实挺好,那就炼吧。可就是这么不经意的一念,从那时起师父就开始管我了。

我读完了一遍《转法轮》,浑身上下皮肤全变黄了,就连白色的眼仁都是黄的,小便是红的。妻子怕我把握不住,连忙找了一位辅导员和我交流。当这位阿姨问我说,“你身上的反应,你认为是消业还是病呢?”当时法理上认识的不清,自己吞吞吐吐的说,“大概是消业吧!”就这么一句话,这也是我当时心性的体现,不久我全身的症状忽然全消失了,身体变的一身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我知道这是大法的神圣展现。

進京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集团开始了对大法的疯狂迫害。那时我不知道如何是好。个人修炼时期我几乎没有什么太多的考验和过关,因妻子上北京证实法,街道办、片警上门盘查骚扰,我的常人之心如怕心、争斗心、守财的心全暴露出来了。那时还真不知道修正这些人心!也不知道大法修炼已進入正法修炼时期了,就是在证实大法中修正自己。慢慢的我接触了同修,一点点的从法上认识上来了。这时“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了,我觉的应该去北京说一句发自内心的感受——法轮大法好!当时没有想圆满的目地,只是凭着做一个正直的人的一点骨气。

在進京过程中,由于学法不深,不会从法中悟,我在心中时时的对师父说,“师父,点悟点悟弟子吧!”就这样,我也就能清楚的悟道,很顺利的越过了去北京的关卡,進到了北京城。到了天安门广场的时候,内心狂跳,浓浓的怕心又涌了上来,我不知在广场上走了多少个来回,我在心里叫着师父,请求师父点悟弟子该怎么做。就在这时一片很大的落叶飞進了我的怀里。我拿出一看,这么巧!这一瞬间我的思维一下打开了:啊,师父叫我在落叶(落夜)的时候把证实大法的横幅打出去。就这样我和妻子在邪党旗落下来不长时间里,将代表着我们修炼弟子心声的“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挂在了人民大会堂的栏杆上。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二人顺利返回家中。

证实法中不断归正自己

随着师父一篇篇经文的发表,在师父的呵护下,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又迎来了新的一年——二零零二年。在这一年中,有人心浮动而出现的遗憾和不足,也有用法来衡量自己所为时的祥和与平稳。

记的有一次,在工作闲暇时,我拿被邪党迫害死及致残的大法弟子彩照给车间里的司机看,同时揭露这场非人的迫害。这时被一个不务正业的外单位男子(依仗他叔叔当保卫科长的权势)看到了,他借着酒劲,一把将照片抢过去,“你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传法轮功的照片?这是要判刑的!”由于自己当时起了争斗心,对他说:“怎么了,这种灭绝人性的迫害是真实的事实,难道不让人说,不让人知道吗?”他掏出手机,狠狠的说,“信不信,我现在就举报你,把你抓走!”说着便拨打电话。

我当时脑袋一片糟,心狂跳不止,脑子里就只想着:你就打不通,并大步向楼上奔去,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朝楼下那个恶人不停的在心中说:“铲除这个人背后的邪魔烂鬼。”(因当时师父的发正念口诀还未发表)这时,我车间和那个男子一块喝酒的一个工人跑了过去,将那人的手机抢下,把他又拖又拉的拽進了酒店。我心里长舒了一口气,知道是师父帮我化解了这一难。现在想来,自己当时对自身的修炼,比如产生的争斗心、怕心、缺乏智慧等没有加以归正。这里提醒同修一点,就是在遇到自己觉的悟不到的情况下要多在心里求师父加持,这一点我觉的很重要。

有一年师父的生日,我们当地同修做了几个大条幅,我们分开去找地方挂。我和妻子配合着挂了两个条幅,到了第三个条幅,怎么也找不着合适的地方。我就在心里和师父说:点化点化弟子吧!就这样,我们脚在不自觉的随着一帮子人朝这个村子的西边走去,等到了楼房的一转弯处,我和妻子的心豁然一亮,眼前出现了一操场的人,大喇叭在喊着什么事情,邪党的警察在场子的外围把守,原来此地正在搞选举。我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师父的用意。

选举场后有一七层楼,我决定将条幅挂在高楼上。我到了七楼,理性的、平稳的将条幅的不干胶揭开贴在了七楼窗外,点燃了香棒(一种智慧的挂条幅办法,香棒燃断绑条幅的线,条幅自然从高处垂下)。那时虽然楼外人声鼎沸,但我的心静的几乎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我知道是师父在慈悲的加持。下楼回到人群中,我静静的发着正念,等到条幅展开的一瞬间,我看到几乎所有在场世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大法真相条幅上,有的还惊讶的念出了条幅上的内容——“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恶警在几十秒钟之内就象被定住了一样,接着双腿慢悠悠的跑向楼梯……这件事情过后,我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为什么没有发正念将恶警定住,不允许任何邪恶生命操控世人摘大法的真相条幅从而对大法犯罪,让大法真相条幅救度更多的世人?是因为自己起了欢喜心,站在人群中有一种胜利的喜悦,没有把慈悲留给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被邪恶操控的警察。在回家路上,当我们用第三者的身份向一个卖冰棍的人讲刚才发生的一幕同时救度他的时候,他告诉我们,这村子昨天村委会还配合恶警抓走了一个大法弟子。

讲真相,慈悲救众生

二零零二年,由于邪悟者的举报,我们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在魔难中,我和当地的同修联系上了,从而得到了师父的新经文《快讲》。我悟到,师父的正法進程又進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我和妻子开始刻版,然后骑着摩托车往各个乡村的电线杆上喷大法真相标语,同时我们还利用赶集的机会,跟世人面对面讲真相。每次出去讲真相时,我心里都跟师父说,“请师父给安排”,结果就是一讲一群人。

有时候不经意的讲完一个人,回过身来却发现身后还有几个人在听真相。有时心里也有些后怕,最终从法中认识上来,这后怕也不是我。因为师父说过我们大法弟子“其实人除了先天的纯真之外,一切观念都是后天形成的,并非是自己。”(《精進要旨》〈为谁而存在〉)有师父的看护,怕啥?

后来《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和妻子买回了一体机,和当地同修配合,从不会印到会印,从不会订到会订,到熟练,制作出了一本本的灭尽共产邪灵的《九评》,然后我们一同散发。当我们得知边远同修没有散发《九评》,我们就开车去边远地区散发,从而带动周边地区的同修整体升华。

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告诉我们,“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我觉的肩上的责任更重大了。每次出门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诫自己不要错过一切有缘人,劝三退,让众生被大法与师父救度。一路走来,讲清真相与劝三退已经象吃家常便饭一样自如。现代人所能认识到的一切事,都可与劝世人三退保命联系起来,随意为我们所用。只要想用,智慧就象师父所说的那样“象泉水一样往出流”(《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当然,有时连续遇到讲不退的人表现出许多斗、恨观念,很顽固,这时一定要找到自身这方面的物质,修掉它,因为内外空间场是对应的。

一次赶早市碰到一个卖桃子的东北妇女,讲给她真相后,她却说,我什么都不信,我家远房哥嫂就是炼法轮功得病死的。她态度非常坚决。我这时忙找我自己是不是有对师对法不信的因素存在,然后正念对待。想到师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师父也说过:“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精進要旨》〈清醒〉)。

我笑着看着她,不为其所动。她说完了,我就把话题一转说,“我叫你大姐,你应该比我大?”她忙说,“我比你大。”我说:“那就对了,你是姐,我是弟弟,我知道有大瘟疫,我当弟弟的就得告诉你,让你躲开它,保命!你远房哥嫂有病不治导致死亡,不是大法不让治病,大法师父讲的是一个修炼与吃药的关系。你看医院外边没有谁看着别人不准去看医生、吃药、打针?这些都是修炼人在不同的修炼境界上出现的一些状态。你不修炼弄不懂,但是你得知道大法是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好人你肯定认同,就连我们教育孩子也是希望他们做好人,有益于别人、社会,是吧!你哥嫂也肯定是好人了!”她忙说:“那肯定是好人。”我说:“就是,法轮大法肯定是好的,真、善、忍肯定是好。现在共产党活摘修炼人的器官,灭绝人性,天要灭它,我们就得退出去,免的陪葬,你说对吧?”

她听到这里,愉快的答应了三退。临走时,我与她握手,祝她平安,她高兴的笑了。我知道她心里的麻木与憎恨终于被大法赋予的慈悲所熔化了!

一次在公交车上,一个人满怀希望的向我问路,我心里暗暗埋怨:怎么在这种场合来向我求救。转念一想,知道是自己错了,自己有怕心,怕人多的心。这时想起了师父的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师父既然这样安排了,那我就讲吧。归正自己、扭转自己怕人多的观念,同时请师父加持,让周围有缘人听到大法真相。于是我压低了声音,向这个生命讲了“三退”与大法真相,他愉快的答应了“三退”。我知道即使我声音再低,旁边紧挨着的两个小伙子还是听到了大法真相。此时到站了,有一位老人摇摇晃晃的走到我面前,有些站立不稳,我赶忙将他扶稳,那个做了三退的人也伸手扶住老人。我笑着对老人说:“大爷,多大岁数了?”老人笑着转向我:“你是个好人,我今年八十七岁了。”我说:“这是应该的,尊重看护老人,这是炎黄子孙的传统美德。”

这是我才发觉我的胆量放开了,心里的观念熔化了。我接着说,“我做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教育孩子也是教他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的。”老人微笑着和那个已经三退了的人下了车,还回头说“真、善、忍好!”我由衷的为这个生命同化大法而感到高兴。

在证实大法劝三退的过程中,我感受最多的就是师父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看护着我们、点悟着我们。一次,到一个小山村为同修安装新唐人接收器回来时,当时已是晚上七点多,我们在路边等车,送我们的同修提到因他所处的偏僻位置不能更多的接触世人劝三退,我建议这位同修经常坐公交车到市里找老乡劝三退。同修感到为难,不知从何处切入。我说:“我们有心做,师父自然就会把有缘份的人送到我们面前,但前提是,我们得去做!”正说话间,来了一辆拉纸箱的大卡车一下子停在我们面前,跟车的女主人微笑着向我们打听路。我心想这就是师父把两个有缘人推到我们面前。

于是我走上前去,把行车路线仔细的告诉了他们,然后我接着说:“见面就是缘份,你们开车一定得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定会遇难呈祥,逢凶化吉。法轮大法教人向善,道德回升,没有修炼人做坏事的,哪一朝哪一代不让人做好人?‘天安门自焚’是栽赃诬陷的,全世界都知道是假的!”驾驶室两个人高兴的点点头。我又说:“中共活体摘取大法弟子人体器官牟取暴利,天理不容。天要灭中共,请你们用笔名、化名退出来逃命吧,免的受牵连。我们老百姓都知道共产党不是什么好东西,三退保命吧!”两个人愉快的同意三退,最后我祝他们平安吉祥,他们笑着开车离开了。整个过程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同修愣了一会儿,很快缓过神来说:“这就退了?”“退了。”我高兴的说,“这么巧,这一定是师父安排的,希望我们整体升华,整体提高。其实三退很容易,师父已经将正法進程推到这儿了,这也是天象变化!”

在回来的路上,我非常高兴。我想这高兴的根真的是在为众生得救和师父借我为同修演了一场救度众生的戏以使同修整体提高?我认清了这根里有很强的显示心和欢喜心,这很容易被魔利用,我从正念中认清它,坚决的把它解体与清除掉。

在最近一次与同修交流的过程中,我讲了一下讲真相的切入点。同修听后,由衷的赞扬了一句“做的真好!”这句话我听的太多了,几乎每一次都有一种向外指责同修不修口的心态,同时有一种怕被同修赞扬多了、从而被邪恶迫害的私心。而这次我真实的向内找自己:为什么同修会夸你?在那一瞬间,我也同样找到了自己空间场里反映出来的这种隐藏很深的显示心和欢喜心。找到后,我从内心发出强大的正念,从微观中清除它。同时我善意的圆容同修无意给我的夸奖,把这些同修送来的荣耀与花环立即转给师父与大法,因为我的一切都来源于大法与师父。

师父在《走正路》中说:“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要证实真善忍”,在我讲真相的过程中,一开始就突破只讲三退保命,而不愿把证实大法联系在一起讲的心态与观念。对于用第三者身份讲真相劝三退的世人,我通常会在最后告诉他们:“我不站在哪一方说话,但是我看人家法轮功挺好的,教人向善、道德回升,按照真、善、忍提高道德做好人,做好人有什么错,哪一朝哪一代不允许人做好人?‘天安门自焚’全世界都知道是共产邪党造假的!共产邪党这么大的谎都敢撒,已经在善良的人们中失去威信,咱真得做个对的起自己生命的明白人,你说是吧!”说到这,一般人都会赞同,同时我也感到证实大法对世人、众生有多大的威力与影响。

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其实这世上发生的一切和没有发生的一切(预言)都可以被大法弟子善用、正用,就象在学校写议论文,提出了论点(三退保命与证实大法),然后我们就得用论据(上下几万年、纵横几千里、社会焦点等)来论证,这就要求大法弟子把《九评》与《解体党文化》看透,怀着修炼人的慈悲,将世人内心不明的邪党与邪党文化的来龙去脉分析清楚,让世人真正明白邪党的流氓本性。现在每次出门都能碰到有很特殊语言与行为的生命,有的表现在常人看来非常奇怪。当然我们都明白,“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只是有这个救度世人的心与愿望,真正做的是师父把有缘人推到我们面前,同时也是生命发出的求救信号,同修们我们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同修们,让我们多交流,多从法上认识,携起手来,用神的正念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圆容师父所要的,救度更多的那些冒着天胆下世的宇宙生命吧!

我知道自己境界有限,修炼与做的和师尊与大法的要求差的甚远,但是我们有信心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做的更理智、平稳、智慧。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给我这次正法修炼心得交流的机会!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