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正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我一九九四年步入大法开始修炼。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全部身心投入到三件事中。只要有时间就学法,每天保证至少学两讲《转法轮》,还要穿插看后期经文和其他大法书籍,法学好了,发正念和讲真相就有了保障。在公共场合只要有人的地方,我就不停的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在家时,保证几个整点必发之外,每个整点只要脑子清醒就发正念。

我将邪恶黑窝分了类,列了一张表,从市局、分局、派出所、街委会,到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每个整点对应一个黑窝,一个不落的天天发正念、天天铲除那里的邪恶。

在讲真相方面,我的感触最多:身处十恶毒世,肩负救度众生的责任更重。邪恶还在虎视眈眈。没有对众生的慈悲、没有纯正的心态,做起来就困难重重。

记得我有一次给一个陌生女子讲真相,她一听脸色大变、神色慌张的就走。过了一会她又回来了。她试探着问我:“你是不是……?”我明白她的意思,就痛快的回答:“对,我就是炼法轮功的!”她又前后左右的看了看,悄悄的拿出了一个护身符问我有没有,我马上拿出了好几个。她这才放下心来告诉我:她来自黑龙江,是流离失所的学员。

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心想:“怎么同修还不如一个常人的正念足哪?我给你讲真相,你却吓成那样。”不知不觉间滋生出显示心和欢喜心。我告诉同修:“你别害怕,我们这儿环境好着哪!”送走了她,几分钟后,我便被便衣盯上了,原来是有人举报了我。我虽然智慧的摆脱了跟踪,可毕竟是经历了一场风险。但没有悟到是心不正招来的麻烦,还以为是考验哪。

两天后我在等公交车时又撞上了个便衣。我刚讲了两句,他面目变的狰狞,对我吼道:“你知道我是谁?抓你!”我笑着说:“我不管你是谁,我是为你好!”“你再说!我真抓你!”这时他等的车来了,嘟囔着走了。我的心跳加速,赶紧发正念,又经历了一次风险。我静下心来悟,领悟到是显示心在作怪。师父讲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打那以后,我讲真相十分注意自己心态是否符合大法要求,修炼是极其严肃的。

我经历了师父在《转法轮》第八讲“谁炼功谁得功”中讲的副元神所经历的那一切,在社会中走,行脚。给人讲真相时,遇到有人不理解,讽刺你,挖苦你,当众羞辱你,威胁要告发你。末法时期的中国大陆对正法弟子来讲真是一个严肃的修炼环境,各种心都得去才能做好三件事。

有一次遇到一个上海人,还是个处级干部,退了休。开始谈话的时候还很好,涉入主题之后,他破口大骂,难听极了。全然不象是个有修养的知识份子。那时候的我已经磨炼的比较成熟了,我的内心是极其平静的,问心无愧。大法弟子给他机会他不要,反被他一脚踢出去了,未来的路是他自己选择的。如果一个生命完全是为别人的,他就不会去感受别人对他是怎样的,这是经大法熔炼的弟子才能体会的境界,慈悲众生,无私无我。每当此时我便会想起师尊讲过的法;“大法弟子,什么是大法弟子?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热烈鼓掌)是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常人中坏人的一句话算什么?你再邪恶也不能使我变,我就要完成我历史的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他能把我吓倒吗?!不会。我转身去寻找下一个有缘人。

我们的善心也常常能感动天地的,更多的,我们得到的是世人的感激和尊重。

有一天下雨,我学完法,到了讲真相的时间。“去吗?”我问自己,犹豫了片刻,正念使我坚定的走出了家门,众生正等着呢,我不能由于客观原因耽误了众生的得救。我冒雨走着,很快两脚便灌满了雨水,一路讲的很顺利。来到超市时,吃惊的发现,这里来了那么多人,丝毫没受到天气的影响,可见众生急迫的等待救度。其中一位在我讲完后双手合十,向我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再没有什么比这更能令我欣慰的了。众生的得救,其深远伟大的意义超出我的想象。一个人被救那不就是一个生命群体,乃至一个更大的天体被救么?!回家后我倒掉鞋子里的水却发现脚是热的。

还有一次在商场,我给一对年轻的夫妇讲真相,我说:“你们是党员,团员吗?”男的说:“我是党员,在部队入的。”又指着一旁的妻子说:“她是团员。”我说:“天要灭中共了,退党保平安。”我看他们面无表情,心里很没底,便只管往下讲:“我是炼法轮功的,信仰真、善、忍,不说谎话,只会为你们好。”正在这时候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他立正对我行了个军礼,庄重而严肃的对我说了声“谢谢。”他的妻子也连连致谢。这感人的一幕令我久久不能忘怀。愈加使我清醒的看到救度众生的重要性。世人都有明白的一面,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这更激励了我,坚定了我,无论刮风下雨,天寒地冻,邪恶疯狂镇压,都无法阻挡我们救人的坚定步伐!

在一次邪恶的全市搜捕中,我被绑架。我一边冷静去悟、去补漏,一边全力去制止这场我们绝不承认的迫害。我的态度是鲜明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旧势力急不可耐的要将我定罪、判刑,真是妄想!当我拖着沉重的脚镣,步履蹒跚的行走时,我的心是那么的平静。我知道全宇宙的神都在注视着我,邪恶也在伺机下毒手。我被邪恶强行灌食时,狱警悄悄的离开现场,他不忍心看。许多病人家属悄悄的来到我床边,这正是救人的好机会。我给他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劝三退,几天下来居然退了十多人。

离开医院时,他们成群的站在门口目送我离开。每当夜深人静时,我都会想念师父,我在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您别为弟子担心,我一点也不觉的苦。”每到此刻我都会泪流满面。由于我没做好给师父添了多少痛苦啊,但我的心紧紧的和师父连在一起。我正常发正念、炼功、背法,给监室里的人讲真相。

两周后的一个下午,在监室上方四四方方的一个空洞飞下了一群小鸟。唧唧喳喳的叫个不停。我预感到我要回家了,果然,我在师父的呵护下闯出了魔窟。当晚我就睡在了自己家中。

闯出魔窟后,心里隐隐有一个阴影:担心邪恶的迫害再次发生。由于没在法上升华,使我接二连三的在这方面被干扰。

我每天都出去讲真相、劝三退。那天不知怎的心里突然冒出个念头:今天状态不好,不要出去,否则会被邪恶迫害。我顺应了这个念头,那就在家好好调整一下,多学法发正念吧。人的一面占了上风,神的一面马上正法:“这是大法弟子的正念吗!?神能向邪恶妥协吗?!我为众生而来,我们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不能让他们失望。”正念压住了人心,我开门就往外走,可心里还是不稳:“邪恶是不是就躲在门后?”正念马上压住这一念,“怕什么?!前面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要去!我去讲真相,去救人,做的是最正的事,谁敢阻拦我就灭了它!”正念一足邪恶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大法弟子不畏生死,救度众生的威德笼罩着我,我的小腹热热的,我知道那是法轮在快速旋转,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下,讲真相出奇的顺利。

虽然这一关我走过来了,可与师父的要求差出很远。怕心并未从根子上挖掉。

那天中午我到阳台上做饭,突然发现了十几只红头大苍蝇,个头一般大,长的一模一样,比一般苍蝇大两到三倍,我家的门窗紧闭,哪里来的呢?一个念头马上冒出:“是师父点化我危险要来。”

我想起当天上午十点多时,有两个男的敲我们家门,临走还拧了拧门把手。是不是邪恶要迫害我?我是不是要回避一下?由于这一念没在法上悟,致使邪恶乘虚而入。我的思想开始正邪交战,人心:“应该赶快走,让邪恶扑空。”神念想:“大法弟子应该堂堂正正的在师父让做好的三件事中修,不能按照旧势力的安排走。”摇摆不定中,我再翻开《转法轮》看法轮图形:“法轮常转 佛法无边”。师父说:“大法可正乾坤,当然就有其镇邪、灭乱、圆容、不败之法力。”(《精進要旨》〈定论〉)我是大法中的一粒子,当然具备伟大的神通。起干扰作用的是我们没修掉的人心——怕心。

我定下心来,不就是几只苍蝇吗?轰出去。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特点:他们虽然个头大,但是外强中干,飞不动,快死了。我明白了:邪恶就象那苍蝇一样,虽然还在逞凶,却是不堪一击的,它们已经奄奄一息了,是我们对法的认识不足放大了它们,加强了它们,才使它们钻了空子。

我默默的背师父的法〈怕啥〉,边背边感受师父的佛恩浩荡;感受师父的良苦用心;感受没有怕是什么滋味,那是一种超然洒脱的安定,是生命溶于法中后的平静祥和,金刚不破,坚不可摧。

以上是我个人正法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和经历,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