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九年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回顾九年多的修炼历程,虽然走的比较平稳,有惊无险,实际都是在师父的精心照看和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如果离开了师父的照看和加持,弟子是寸步难行。弟子无以回报,只有不断的总结自己,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才能使以后的路走的更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一、得法

一九九八年六月的一天,我偶然看见社区小花园内有一群人围在一个录音机旁炼功,宁静、祥和的气氛吸引了我,不禁上前询问,老学员向我介绍了法轮功的洪传情况。原来法轮功是佛家功,我非常感兴趣,因为自己很小的时候就有一种愿望,长大后要好好学学佛法,等自己五十岁以后一定要進佛家寺院专心研究佛法。于是我马上借了一本《转法轮》准备回去拜读。回到家后,饭也没吃、水也没喝,一气呵成一天时间把他全部读完,就感到心里很豁亮,好象心灵深处那一扇封闭很久的窗户被打开了。书中很多的法理我很熟悉也很赞成,比如:重德行善、返本归真、有得有失等等,在这里知道了宇宙的最高佛法是 “真、善、忍”。

六月二十一日,我开始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三天后,师父为我清理了身体,我拉了一天一宿,把我的内脏全部给净化了。我以前患有多种疾病,其中胃炎最厉害,几乎每天离不开药。自从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后,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但无病一身轻,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很大的改观。自己很幸运得到了大法,明白了许许多多的宇宙真理,及真善忍法理。明白了人要返本归真才能脱离生死轮回的道理。这真是万古难遇的机缘啊,我暗下决心赶快修回去吧,一定要赶快修回去。于是加大力度学法,尽快提高。除参加集体学法外,自己每天坚持学两讲《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籍,如师父在各地讲法及《精進要旨》等。

通过不断的学法修心,我对法的认识也不断加深,身体的变化也是突飞猛進。每当学法时我体悟到:在身体内部,微观中,有时一震、有时一颤、有时是电和麻的感觉。在大脑中储存的旧的信息,过去年月的往事与人交往的画面,也象走马灯似的一幕幕在大脑中闪现。还有一次感觉自己的肚子特别的大,简直太大了,大的不可思议。我想这些实际就是在微观中改变着,从本源上改变着吧。自己暗想,在大法中归正这简直太快了。

正如师父在《精進要旨》〈溶于法中〉这篇经文中讲的:“作为学员,脑子装進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所以在学法的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们圆满。集体读与个人看都一样。”

修炼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学法后知道:病是业力所致,是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所致。自己就把这颗心放下了,不想病、也不执著病,病却不翼而飞了。

修炼前,我气色灰暗,没有精神;现在满面红光,精神饱满,并多做日常生活中的家务,且与人为善,使夫妻关系、邻里关系、亲朋关系都比以前溶洽了。

二、证实法

正当我与同修们学法、炼功、切磋,稳步向前的时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对修炼“真、善、忍”的群众开始了残酷的迫害。一时间天象大变,乌云压顶,对大法的造谣、诬陷和打压,对大法弟子的非法拘留、判刑及酷刑等从天而降。我们正常的修炼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当时自己也想不明白:师父传给我们的是佛家修炼大法,炼的是佛家功,这么纯洁、高尚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呢?我们是在做好人,对社会是有益的,为什么遭到这么不公正的对待?这简直是颠倒黑白。

自从电视上播放了诬陷大法的内容后,片警来我家询问看过电视的感想、认识。我当时直言不讳,理直气壮的对他说:“我们老百姓不管你们谁当官,也不参加什么政治活动;我们就是锻炼身体,修心向善,把名利都看淡了,就图个好身体,人正。 ”

我这么一说,片警当时理屈词穷,赶快说:“我这也是例行公事,干公安的就是这样,没办法。”最后他又找我要书。我心想,不能给他,我还得看呢。这时我丈夫替我回绝了他。之后,我继续学法、炼功。

可是,过了些日子,我丈夫单位开会挺紧,一再让他们说对法轮功的认识,还问家属有没有炼的,让职工回家阻止家属炼功。我丈夫是邪党党员,回来对我说:“现在社会形势挺严峻的,怎么办?”

我毫不犹豫的对他说:“听啦啦蛄叫唤还不种地了吗?”于是我继续学法炼功,心如磐石,金刚不动。

* 進京上访

为了证实法,许多同修都陆续去北京上访。我内心很矛盾,也想去上访,又怕家人不理解造成家庭矛盾,不去上访吧,自己内心又很难受、痛苦。自己今生得到宇宙大法,身心已经受益,已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神圣、美好和超常,如果只想在大法中得到好处而不付出,在大法遭到迫害的时候不去维护他,不去说句公道话,那还是人吗?于是和同修们切磋后,为了维护大法,决定進京上访。

那天我们一共九个人乘火车来到天安门广场,盘腿打坐。我内心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敬仰,屏息静坐。这时开过来一辆警车,下来几个警察要把我们拉上车。我一动不动,毫无惧怕之心。一个警察过来对我拳打脚踢,强行把我们拉上了警车。

在车上他们问我们是从哪儿来的,同修回答:“从宇宙中来的。”他们又问:“哪个星系啊?”我脱口而出:“法轮世界。”警察无言以对。

他们把我们拉到前门派出所后还问我们是从哪来的,我们谁也不说。当时还有两个外地同修,大家一起背诵师父经文《洪吟》。晚上他们去吃饭,屋里没人看着我们,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们顺利的闯出魔窟回到了家。

* 讲清真相

上访回来后,我们看到了师父新发表的经文《走向圆满》,对我们的修炼有了進一步的认识,我们放下了更多的人心,更好的去证实法。我自己悟到不去北京了,就在本地区给老百姓讲清真相也一样是证实法,按照师父讲的:“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没有这洪大的佛法就没有一切,包括宇宙最洪观到最微观,以至常人社会的一切知识。”

我开始向人们讲真相,首先在家里讲,给亲朋好友讲,给邻居讲,讲我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发生的巨大变化,讲大法的神奇、美好和超常,讲师父的洪大慈悲,讲中共恶党把法轮大法定成×教是错误的,讲修炼法轮功没有任何外在形式,只是个人修炼做好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教,更谈不上“邪”了。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江氏集团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诬陷法轮功,成为江泽民及其帮凶愚弄、欺骗中国百姓和世界人民的一大罪证。当时我正在某小区打工,就利用工作之便讲“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讲法轮大法真相;逢人便说,逢人便讲。后来同修有了条件,就开始打印真相资料去散发了。

三、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

师父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注中说:“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 ”

我和同修们经过切磋,觉的我们要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也要揭露本地区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震慑邪恶,使民众认清邪恶本质,明真相而得救度。于是我们把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中一女恶警人性全无,如何长期以来迫害大法弟子,使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完全被邪恶因素所操控的罪恶行径做成真相资料和不干胶后,在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去了恶警所居住的小区,把整个小区按楼、按栋都贴满了。我们没有怕心只有正念,此做法是为了制止邪恶。

四、正念正行 大法显神奇

二零零四年下半年为了更好的跟上正法進程,我和同修们切磋决定加大讲真相、救众生的力度,所以我们印制了大量关于“天安门自焚伪案”、“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法轮大法简介”、及江××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等一系列真相资料,在周边地区大量发放。因做的比以前频繁了,范围也广了,所以引起了当地邪恶的注意。

一天我出去办事,刚出小区门就看见来了两个所属派出所的小警察;他俩神情紧张,不断的对我张望,好象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我心想该办事还得去办事;我骑车就走;来到大街上看到警车一辆接着一辆狂呼乱叫特别多。

我办完事又去买东西,在排队时回头又发现两个青年男子神情诡异的站在一边,其中一个头发很长,他俩在那里嘀嘀咕咕,既不排队也不买东西。当时我心里明白,这好象就是那种所谓的“盯梢”吧。但是我很坦然,买完东西不慌不忙的推着自行车走了一条街,当时也想过找个地方躲起来吧;转念又一想:我又没犯罪,我也没犯法为什么要躲起来呢?当时我的正念很足,我稳步走出了那条街。后来才知道那天可能是邪恶安排的什么所谓“大搜捕”行动日。

还有一次,我想出去办事,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我心里想: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师父所要求的去做的,都是最正的事,肯定没有错。这时看见天目中大法轮在旋转,以前也看到过,因为师父讲过不要执著天目,不要执著功能的法,所以我想我也不执著他,肯定是好事。

骑上自行车来到大街上,走过一条我的必经之路,看到前面路口停着一辆小汽车,车门上有两个字看不清,来到近前才看清原来是“公安”两字。这时那辆车调转车头和我形成了对峙,我当时没有一点怕心,内心很平稳,发着正念顶着大风向前骑去。再看那辆车又调转车头向后逃窜,慌慌张张飞也似的跑掉了。当时我的感觉就是心中没有惧怕,完全被能量包围着,视野很宽,自己很高大,骑的自行车也不象在地上,好象在天上一样,这可能就是正念的力量、无为的境界吧。

五、克服困难,坚持修炼

我是独生女,母亲已近九十高龄,不能行走已经卧床不起了,伺候母亲的责任自然就落到我身上。二零零五年七月我回到了娘家,娘家环境不太好,屋子很小,院子里又脏又乱。我既要安排好老人的饮食起居,又不能影响做好三件事,不能忘了自己的责任。

我每天把屋里、院里打扫干净;这也促進了邻里关系;邻居夸我不但孝敬父母,还勤劳朴实;同时我也不失时机的给大家讲真相,不但给来探视母亲的亲朋好友讲,还给院里、胡同等街坊都讲到了。当时《九评共产党》也发表了,正好讲九评,劝三退,我用善心启迪人们的良知善念,从根本上救人;讲恶警邪恶害人,讲大法慈悲救人;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我还教母亲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她放师父讲法录音听;我每天学法时都大声的念出来,让母亲和我一起学法。我想,母亲也是一个来得法的生命,就算年岁大了,那就让她学多少得多少吧。母亲虽然离开了人世,但也得到了福报:“寿终正寝”;这在常人中也是求之不得的最好归宿。母亲去世时没有一点痛苦、象睡觉一样安详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六、恢复学法小组

二零零六年三月我们几个同修恢复了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每周坚持两次集体学法,主要以通读《转法轮》为主,学完后大家在一起切磋修炼体会和找出不足,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大家都感觉提高的挺快。

有了稳定的学法环境,对我们的修炼、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从中也体会到师父的话无比正确,师父说:“我给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炼形式是要弟子们能够真正提高上来的保障,如我叫你们到公园里面大家集体炼功形成一个环境,这个环境是改变人表面的最好办法。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动人,能熔炼人的行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所以新学员或自学的弟子一定要到炼功点上炼功。”(《精進要旨》〈环境〉)

在学法组里,同修们有时也谈论关于“信师信法”的问题,信师信法成度如何。我觉的我和同修们的认识不同,我没有这个问题,我从得法、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等方面都是按照师父讲的法,量力去做,在实修过程中证明师父的话千真万确,真实不虚,所以我努力学法,同化法,我就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要助师世间行,这就是我的使命,我的责任,我的天命所归。

七、用纸币讲真相

自从师父肯定了用纸币讲真相救众生的这个形式,自己就开始在纸币上写真相短语,每天买菜都要花上几张,有时花上十几张。我看到小贩们只顾卖菜、赚钱,很少留意纸币上的真相内容,一次我就提醒小贩,并给他念纸币上的真相内容,用第三者的身份给他讲了真相。

后来同修用打印机在纸币上打上真相短语,既整洁又规范,这样既不影响流通又符合常人状态,还起到了我们证实法的作用,真是两全其美,更增加了我用纸币讲真相的信心,于是尽量多印,把钱都印上,家里人买东西也给他们去用,让他们也用这种形式做好事,救世人得福报。

八、在本小区内讲真相

随着自己不断学法、背法,对法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有很多人心没有放下。我已经修炼八、九年了,也讲了不少真相,可在自己所居住的小区内还是讲的很少,只给几个熟人讲了真相,力度不大,还有顾虑心、面子心和怕心没去掉。我决定突破这一关,于是在所居住的小区楼群内和自己居住的楼栋里大量发放真相资料,每一栋楼都不落下,连续做了几日。

有一天早上去买早点,顺便带上一些资料一边走一边发,发到第五个楼门时,一抬头才看见一个人站在前面,抽着烟正看着我,我向他走去,看着他,因自己当时正念很足,他没有说话,于是我又转到另一个楼群继续发资料。后来听同修说,他可能是小区执勤人员专管这事,说我用正念震慑了他,所以他才没敢说话。

九、参加全国统一晨炼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五日我参加全国集体晨炼,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自己也感受到了这个大炼功场能量特别强,自己身心在这个场中被熔炼着。虽然起的很早,但一天都不感觉困,很有精神。但由于自己的惰性还没有完全修掉,所以坚持的不好,有时不是误点就是闹钟不响,我认为是邪恶干扰,实际没有真正向内找,找自己的执著,其实就是执著睡觉,怕自己缺觉。

回顾九年的修炼体会,要写的还很多,这只是一部份,以后还要继续总结,因为在写的过程中,是一次证实法的过程,也是一次修炼的过程。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