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在证实大法中熔炼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日】尊敬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真的很荣幸又能参加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当我准备为这次法会投稿而汇集思路时,内心瞬间充满了神圣。八年的证实法经历,我们每个人都有太多的感悟,借助这个宝贵的机会,我愿把我的正法修炼心得写出来与同修分享,珍惜我们共同走过的路。

一、向明慧网投稿中的升华

大约是从二零零二年末起,我开始尝试向明慧网投稿。最初是向明慧网发本地迫害新闻,几次下来,对如何做好向明慧投稿有了点信心。后来看到身边发生的一些事情,自己有所感受,于是就写了一篇法理切磋文章发往明慧。很快这篇文章发表了,且刊载到《明慧周刊》里,大家可以想象,这对第一次写心得的我触动是很大的。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增强我的信心,也让自己认识到我还可以在投稿方面证实大法。

从那以后,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写一篇文章发往明慧,多半是身边发生的事使我有感悟,于是写出自己的认识,目地是想与更多的同修切磋,互相提高促進。但是在人中修炼,人的执著时不时的就会反映在我们的生活中,哪怕是做证实大法的事同样有执著心会起作用。实际上,一次次的写文章中,也是逐渐去掉自己后天形成的各种执著心的过程,而每去掉一颗心,都是自己在无边的大法中升华。比如说,因为自己的文章大部份明慧网都给予了发表,周刊上刊登的次数也不少,于是显示心、有求之心、对亲情的执著都暴露出来了。最明显的是刚开始自己的文章一发表,就希望母亲看到,知道是我写的,想象她老人家脸上的喜悦。但是马上自己认识到,这不是情吗,这不是显示心吗,你是在证实自己还是证实大法呢?想到这,就打消了想让母亲知道的念头,暗暗下决心去掉这些执著。

同时因为投稿的文章除了技术类、新闻类,大部份都是正法中对某一件事情的理性认识文章,虽然初衷都是想借助文章整体提高,警醒正法中大法弟子出现的不正确认识,但这类文章的一次次发表,使那颗执著自我的心也渐渐显露出来。主要是觉的自己的认识很正,理性强。所以后来当文章一发出去,虽然没有百分之百的自信,但起码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认为自己的文章一定能发表。这是一颗多么强的执著自我的心啊,可是我一直没认识到。直到今年,在一段时间内相继发出去几篇文章后,明慧网上迟迟没有刊登,即使一个多星期后发表了,也是修改幅度很大。这在以前是基本上没有的现象。我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自己心性上出了问题。因为那段时间发出去的文章都是有关当前如何做好讲真相的内容,非常具有时效性,常理是应该发表的。

后来在不断的学法与阅读明慧网文章中,我看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发现自己落下了,三件事虽然在做,但不够用心,不進则退,那么法理上的认识自然也跟不上,只不过是自己觉的自己认识的比较好罢了。那么为什么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呢?就是执著自己造成的。它象一个障眼法一样,使自己迷失方向,只在自己的圈圈里打转转,心胸狭小,又怎能進步呢?当我认识到这一点时,觉的真可怕,跟不上正法進程了,还浑然不知。此时再想想未发表的文章内容,对照周刊上类似问题同修的认识,确实是自己落下了,最根本就是不精進了造成的。

每每看到同修被文化、后天观念障碍,不愿参与向明慧投稿,我觉的很遗憾。尤其是象这样的大型心得交流会,难得一次,不参与真的是一种损失啊。因为从我自身写文章的体会来看,写作的过程不仅仅是用笔在证实大法,而且自身的提高都溶在了其中。我文化不高,但这几年的向明慧投稿中,我深深感受到了破除后天观念后,师父在把自己的智慧逐步打开,心的容量在增大,本体在升华。在最初的投稿中,那时写一篇文章需要花费很长时间,而且想说的话总是表达不清楚。但一点点,我发现自己能很流畅的将心中的想法写出来,意思表达的也比较清楚,写起文章来经常是一气呵成。而且每次在写的过程中,都会冒出这个执著、那个想法,但在写的过程就把这些心去掉了,不让其起作用。同时我还感到当自己能够以纯净的心态写完文章后,发正念时清晰的感受到每一个细胞都在震动,那种力量真的很强大。更重要的是,写作中,心的容量不断加大,自然的把自己溶入了整体当中,兑现着大法弟子的使命。

所以我想说,同修们都拿起笔来,珍惜这万古机缘,书写自己的修炼心得,给未来留下历史的见证。

二、放下对“能力”的执著

几年来,我一直承担本地的资料点工作,因为以前从未接触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所以一切都从零开始学起。为了做好这些事,除了问问有经验的同修,大部份时间是自己上网查找资料,研究,实践才学会的。最主要的是师尊把自己的智慧打开了,才能高效率的掌握那么多东西,因为我向来觉的自己并不是一个聪明的人。

刚开始我还比较谦虚,也没觉的自己怎么样,但渐渐的,随着承担的证实法项目越来越多,又略微作出点成绩,我开始有点看重常人的表面“能力”了,认为自己有些“能力”。这颗心产生了,可不得了,它使我注重人表面的假相,遇到问题很自然的想用人的技术、方法去解决,而不是在法上去想想问题背后的原因。

对“能力”的执著,使我胆子越来越大,觉的自己行,于是什么都敢尝试,最明显就是机器的修理上。修理机器是需要懂点它的结构及原理,如果盲动,就容易造成机器的误伤,重则损坏。因为过于相信自己,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再象以前一样遇到机械故障先找心性、正念除恶排除干扰,然后再修机器,而是停留在人的认识上,认为就是机器的毛病,我能修。于是钳子、螺丝刀上来,咔咔就是卸、修。往往耗费很长时间,也没能解决问题,虽没造成机器大的损伤,但这种行为已经不在法上了。当我静下心来,认真学法,不把这个表面现象看重,脑中会突然冒出问题的解决方法,其实就是师父的点化,问题很快迎刃而解。

在我身边,确实有很多从常人角度来看非常有能力的同修,真的是干什么都行。在这种环境中,自己很自然的也把自己充入其中,觉的自己也算是个有点能力的人。于是遇到问题就想用能力去解决,解决不了就无奈了。直到后来师尊多次点化,让自己本来用常人表面能力能解决的事情都解决不了,脑子发钝。这时的我才豁然清醒,觉的当看重人表面的能力时是多么渺小。其实人的一切都是神赋予的,能力当然也不例外。神给你智慧,你就聪明,神把智慧给你封上,人又能做什么呢?人只有时时保持一种谦卑的态度,对神的敬畏,那才是应有的心态。尤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我们人中的能力是方便我们更好的救人的,那么当我们把它作为一种资本,飘飘然起来,证实自己,我们把法摆到什么位置上了呢?放下自我、放下自我,这是我常常告诫自己的话,可是还是时不时的会证实自己,这让我觉的如果不能从本质上去掉这个“我”字,又怎能到新宇宙呢?“我”放不下,又怎能更好的救人呢?

二零零七年《法轮大法——对澳洲学员讲法》的VCD,看完后,我很有感触。师尊关于放下自我、去掉证实自己的执著讲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法。同修之间的不配合,大法项目协调的不好,都是因为这个自我在起作用。都觉的自己能力强,都觉的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会做的好。而事实上,因为我们不在法中,往往结果很糟,影响了证实法的大事。师尊告诉我们,当我们做一件事情时,表面办法的好坏不是关键,关键是能不能放下自我,不是证实自己而是证实大法,那么在做的过程中就会出现奇迹(我理解的大概意思)。这段讲法,使我对能力的执著放下很多,也更加领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内涵。

三、放下自我 修出慈悲

这几年由于证实法的需要,我结识了很多同修。他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优点,在证实法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在人类这个大染缸中修炼,我们如果不能时时保持精進的状态,稍有懈怠,放任自己,就会被邪恶钻空子,慢慢加大我们的执著,把我们毁在人中。在我结识的这些同修中,近两年来有的开始慢慢脱离修炼状态,被常人的执著控制的很厉害,迷在人中。看到他们这样,我的心真的很急。每当想起前几年他们那纯净证实法的心态,那种无私无我、把法摆到第一位的境界,就更为他们的不精進而心痛。我该怎么做呢?诚劝,这是我目前能做到的。于是,只要有机会碰到这几位同修,我就会从道理上,努力劝说他们一定要精進。虽然表面上似乎是我在帮助同修,但实际上是自己的心性在此过程中得到了熔炼。

在和同修交谈中,对方的话会经常有触及自己的地方,刚开始我的心会波动的很厉害,就不愿再和同修聊了,不理他们了。但每每想到影片《永恒的诗篇》中的话,“临别时他们互相叮咛,当正法开始,大法洪传的时候,如果有谁还迷在人中,一定要叫醒他,告诉他回家的路。”我心中就会升起正念,不应该放弃同修。实际上这正是师尊给了我一个增加容量的机会。因为在人中我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心很重。为了能够让同修看到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善良,走回法中来,我知道我必须能够做到宽容别人,不计较个人得失,修出慈悲,具备了纯善的力量才会改变人。师尊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

记的有一位同修,因为很长一段时间状态不好,很常人化,同修们对劝说他已失去了信心。我当时对他所做的一些事情也很生气,不愿理他。后来师父的频频点化,使我认识到作为同门弟子,我们不能眼瞅着同修被旧势力毁掉,我们应该拉他,无论最终结果怎么样,起码应该不断的给同修机会。师父不放弃每一个弟子,我们又怎能往外推同修呢?但是虽然从道理上明白了,而要实际去面对同修时,心里还是有些畏难情绪。于是我在心中默默请求师尊加持弟子,请师父赐予弟子慈悲,同时我不断的背“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增强正念。那次和同修聊的很好,整个空间场非常祥和,同修也没有发魔性,很平静,他本人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当时我真的很感动,深深的体会到了佛法慈悲的力量。但是我知道我并没做什么,整个谈话过程中都是师父在加持弟子,有些话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说出来的,当时那种祥和的心态也是我从来没有过的。从那以后,我下决心,平时注意让自己尽量保持一颗平静的心、祥和的心态,学会理解别人,真正的修出慈悲之心,这是作为修炼人必须达到的标准。

就这样,在一次次的语重心长与同修交流中,虽然次数不多,但我真切的感到,自己去掉了很多执著,自保、怕得罪人、指责、不宽容……尤其是近来让我放下了一个最大的人心,证实自己、做事求结果。

一直以来,很多时候与同修交流后,同修在一段时间都会状态好一些,这使我产生了注重结果的心。可是,真正能使人得度的是法,如果一个修炼人在外界环境的影响下,一时精進了,并不能保证他真的提高上去了。只有自己不断的学法修心,时刻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才会从本质上升华,那才是金刚不动的。

当我发现劝说的同修一点点的又往下滑,状态反反复复,我动心了,心想:我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帮你们,真可谓苦口婆心,你们还这样不珍惜机缘,我算是白费功夫了。算了,我也尽心了,都自己选择吧。看到别的同修帮助他人,结果也和我一样,我也说,完了,你算是白带他们了。

也许是我该提高了,那天当我对同修说完这句话时,突然认识到,这不是做事求结果吗,讲回报。我付出了,你就应该好,不好,我就不高兴了、伤心了。师父说:“因为度人是不讲条件、不讲代价、不计报酬、也不计名的,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可高的多,这完全是出于慈悲心。”(《转法轮》)而我呢,我怎么做的呢?我想到的是自己白付出那么多精力了,基点还是为私的,没有放下自我。其实当我们看到同修离法越来越远时,我们应该为同修惋惜,为一个生命错失机缘而感叹,而我先想到的还是自己。这个对自我的执著真的是表现的太明显了。

现在想来,在生活中,在我们接触的人中,每一件事都有我们需要提高的因素在里面,只有不断向内找,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才能更好的做好正法弟子该做的。

四、圆容整体 精進救人

从小到大,我养成了不爱接触人的性格,喜欢一个人静静的独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修炼后,认识了很多的同修,他们的真诚、热情、大方感染了我,渐渐的我变的开朗了,不象以前那样总板着脸,能主动与人接触了。但这种变化只是跟我自己相比,和其他同修宽广的心还是比不了。 结果在证实法中,它的负面作用就起到了干扰的作用。

为我不爱接触人,所以不能做到和认识的每位同修以真诚的心沟通。当大法项目中需要彼此配合时,就不爱与不喜欢的同修配合。尽管他(她)本人可能有很多优点,那也不行,心里别扭。即使配合,也象完成任务一样,配合完赶紧离开。如果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也是在自己有条件的情况下去做,稍微有点难度,就打退堂鼓,不能把别人的事当作自己的事,这时就想不到大法的需要、众生的需要了。而如果遇到我合的来的同修,即使这件事再有难度,只要找到我,我也会努力去做好。那时还会觉的自己挺无私。

后来,有一件事让我看到了这颗私心。一次我遇到了点困难,当时自己无力解决。事情发生的突然,让我一时找不到别人来帮助。当时心里急的不行,发正念、求师父,困难还是解决不了,找人也找不着。以前只要我遇到困难,马上就会有人来帮助我,而那次,不是别人不帮你,而是找不到人。此时的我,不得不向内找,是不是我哪不对劲了。在发正念中,师父点化了我,让我想起头几天做的一件事。一位同修在做证实法工作中设备出现故障,求我帮忙。当时这件事有些难度,于是自己拖拖拉拉,没有及时的帮助同修想办法,使同修处在困难中,很是焦虑,而我并没急。这时已经是私心在起作用了,但我没认识到。此时师父的点化,让我突然感受到那位同修当时的难度。而我现在也是一样的难,自己难了,内心的焦急无以言表。我好惭愧,觉的对不住同修,当即决定一定要把这位同修的困难解决,不能让私心存留。心性提高了,很快我找到了一位同修,他及时的帮助了我,解决了困难。而我也想办法,把需要我帮助的那位同修的机械故障修好了。

这件事让我认识到,自己以前喜欢独处的性格实质上是心的容量太小,不能装更多的人,说到底,就是自私。那么在证实法中,就不能做到时刻以大法的需要为第一位的,不能更好的圆容整体。做事中还得看人,这个人我合的来,那么我能高兴的去配合,这个人我合不来,就不爱与对方共同合作,即使合作,证实法的效果也不好,这都是自己的人心造成的。

现在尽管我在努力突破这一执著,但还是没有完全放下,有时为了放下这个执著,就不断的发正念,去除人心时感觉真苦。当每一次有所突破时,那种轻松、超然,能够与同修和谐的相处,心中只有一念,怎样更好的与同修配合,救度众生,全然忘乎了我的存在,那种感觉真的好美妙。

目前我一直为自己口讲真相效果不好而着急,时常梦中给人讲啊讲,都讲出了声。反思自己,对照这方面做的好的同修,觉的就是自己的心没有与世人沟通起来,有间隔,所以说出的话不能启迪人的本性。那些做的好的同修,说出的话一听就让人能感觉到发自内心的真诚。而我就是欠缺了这一点,再加上后天观念的障碍,所以不能更多、更广的救度世人。

有时想想,自己需要突破的东西太多了,否则又怎能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呢?

以上是我在证实法中这几年的心得体会,我深知和修的好的同修差距很大,离师父的要求还太远。但是我会努力的,一定要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