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救世人 宽容待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一位没念几年书的弟子,感到投稿很难,不知从何谈起,我已经是第三次提笔写这篇心得,中途感到写不下去的时候就想放弃,最后还是从新整理向明慧投稿。我知道大法弟子之间交流不需要华丽的语言来装饰,只要真切朴实,写出自己的感悟就行,我想如果大法弟子都不写,明慧的同修又上哪去选那么多好的文章供国内外的同修交流呢?也就起不到法会的作用了,不用在乎写的好不好,最主要是圆容法会。我悟到这也是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们交流的一次机会。尽管自己在修炼的路上一直走的平平静静,也应该向师尊交一份答卷了。面对师尊和同修们,在这当中能体现出平时学法得法的成度,有没有按师尊说的去做,走没走好师尊给安排的路。如有悟的不正之处还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慈悲救世人

在二零零二年的时候,我丈夫买了一辆摩托车,当时我丈夫教会了我骑摩托,没想到这摩托车后来竟成了我和同修们讲真相、救众生的法器。我和同修们骑着摩托车几乎跑遍了我县百里以内的乡镇,那里的大街小巷留下了我们的足迹。我们还去过一个个的工地、修路工地、田间地头、农村人聚集的地方,还有砖厂学校,我有时带上一位同修,有时带上俩位同修,我们相互配合,劝退了不知道有多少有缘人,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留在了他们的脑海里,让他们明明白白的和恶党脱离了关系,他们给自己选择了一条光明与美好的道路。

记的在二零零五年刚开始劝三退的时候,我胆子很小,怕别人说法轮功参与“政治”,见人不敢张口,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后来经过自己努力去克服、去冲破它,这个怕慢慢的就淡了,就这样坚持做下来,我感到在劝三退方面越来越顺手了,见到陌生人也能自然的和他打声招呼,接下来就可以讲真相了。为了不让自己起执著心,我从不去统计这段时间退了多少个,那段时间退了多少个,只管去做,哪怕一天退一个也不少,一天退几十个也不多,只要能坚持做下去,不能懒惰,不能贪图安逸,要有紧迫感,不能让自己荒废了短暂的宝贵时间。

(一)慈悲正念救警察

因为我一直在做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不管他是什么人,都是应该救度的生命,尤其是警察,他们更需要明白真相。我以前在街上讲真相看到警车和警察心里很紧张,后来我悟到,生命是平等的,不能因为他们是警察,就躲着他们,他们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都是师尊要救度的,也不能因为自己怕心重就让他们失去被救度的机会,如果他们能明白真相,不去迫害大法弟子,这不是最好的吗?关键是自己心里不要认为他们会抓我,无意之中就把他们和大法弟子之间当成了一种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给自己心里竖起了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他们也是众生的一员,他们更需要得到救度,我就用平常心去对待,把他们也当成是被救度的对像,他们也有良知,有人性的一面,并不是不可救药,不能有区别心,要用大法弟子的真诚、善良去打动他。我就先从这个话题和同修们交流吧,因为这方面需要众多的大法弟子去面对。

去年刚入秋的时候,我和同修装了满满的一包资料去了一个乡镇,我们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我和同修分开了,但离的不太远,我见对面有卖西瓜的,旁边还有几个等车的人,我过去给他们讲真相。把这几个人劝退后,我掏出传单和光盘递给他们,那几个人很乐意的接受了。这时候从我身后边过来一个警察,穿着一身警服,这人长相挺凶,他拉着脸对我说:“你给他们什么东西?”我转过头一看是警察,心里当时“咯噔”一下,但是我马上压住了,心想我又没杀人放火,我是救人的神,神会怕人吗?不会!于是我很坦然的说:“我给他们传单和光盘,是让他们了解法轮功,你大概没有吧,我也送给你一份。”说着我抽出一份传单微笑的递给他。他看看我,气呼呼的去把卖西瓜的人手里的光盘和传单抢过去了,把卖西瓜的人吓了一跳。他气势汹汹的瞪着两眼上下打量了我好几遍说:“你好大的胆子,大白天竟敢出来宣传法轮功,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说:“我知道你是警察,你们更需要了解真相。”这时围过来好几个看热闹的人。他说:“我是刑警队的,上边听说法轮功这些时到处搞宣传,专门派我们在这里来抓你们,今儿个,算是抓着你们了,把你那包东西快给我。”这时同修急匆匆的赶过来了,把同修急的直喘粗气。我见警察那样凶,我没有慌,心想这些不明真相人的在看热闹,如果我没做好,没有证实法,很可能会让这些人对法轮功有看法,会阻碍他们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再看看眼前的这位警察,他多可怜啊,他在无知中被恶党利用,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还不知道有多么可怕的后果,他很可能也是一个王、一个主,他世界里的众生该有多么的着急啊,不行,我得救他。想到这儿我很真诚的看着他,祥和的对他说:“我们大法弟子天天出来给世人送传单、光盘,是为了救人,快八年了,我们大法弟子一直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用来制作这些真相资料。这么大热天的,我们再冒着生命危险送到他们手里,不是为了挣钱,也不是想从他们身上捞到什么好处,只是想让他们在灾难来时能保个平安就够了。看样子,你还不了解法轮功,那你就把你手里的这些东西拿回去自己看(他手里拿着刚抢的资料)。”

我又从新递给卖西瓜人一份,卖西瓜人不敢接,两眼看着警察。我微笑着说:“别怕,这是好警察,不会抓好人的。”说着我把资料装進了卖西瓜人的衣兜里。警察又上下看了我几遍,然后看看手里的光盘。我没有怕他,我一直心态祥和,面带微笑。他转变了口气说:“唉,我真算服了你们,你们这种精神真够让人佩服的,你就不怕抓你吗?看看你们这个辛苦劲儿,你可得注意,你这一包东西太显眼了,你快走吧。”我想他可能是因为大法弟子没被他吓住才佩服。见他转变了态度,我赶紧把自己脖子上的护身符取下来送给他,我说:“把这个护身符送给你,我也希望你能得个平安。”他接过护身符笑笑说:“给我,我就要,挺好看的,还有吗?再给我一个。”我又给了他一个。

他接过护身符说有事就要走,我想还没劝他三退呢,怎么就要走呢?我说:你等一下,和你再说两句行吗?他说真的有事。他前边走,我赶紧跟上说:“你以后一定要善待大法弟子,他们都是好人。”他笑笑说:“你别追了。”我说:“你别急着走,请问你入过共青团吗?”他抬起手里刚抢来的资料说:“你别问了,我先看看这个。”我们说着话到了一个学校门口,他说:“你们走吧,我進去办点儿事。”他大步進了学校,我站在那儿大声对他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祝你幸福平安。”他招招手進去了。

这位警察虽然没有三退,也知道大法好了,我和同修没有受那件事影响,又继续了劝三退。其实,人世中的一切邪恶表现,都是考验大法弟子的假相,只要弟子心性到位,师父无所不能,我们讲真相救众生,要心态祥和,不慌不忙,不急不躁,才能解开世人的心结,更不能硬顶,这样会适得其反。

(二)争斗心带来的教训

还有一件事,我想有必要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因当时心态不慈悲,给大法带来损失,也是自己该吸取教训,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面对众生一定要心态祥和,因为他们能否得救,取决于大法弟子的心态。今年夏天的一天中午,我去了一个工地讲真相,中午下班了,那群工人都围在一起吃饭,我微笑着朝他们走,我还没走到他们身边就看见有一个人看着我对别人说:“可能又是法轮功。”我走近他们说:“你们正吃饭呢?”有人说:“是不是法轮功,要是法轮功趁早上一边去,少弄这个,我就喜欢钱,你给钱吗?给我饭吃吗?”那一群人都看着我,我说:“我凭什么给你钱,我们大法弟子做好人难道就没理了吗?我又不是求你,你想听就听,不想听就算了,机会给了你,你不想听将来后悔的是你又不是我。”他说:“要是这样你给我上一边去,我不想听,我们大伙都不想听,我们就是喜欢钱,这年头没钱啥也干不了,我们辛辛苦苦的干活不就是为了挣钱,你要是给我一百元钱,我肯定听你说,你说一天都行。”

我一听,心性没把握住,抱着争斗心给他们背了师父经文《悟》中的后半部份:“混世难悟之人,为钱而生,为势而毙,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苦苦相斗,造业一生。其人若听其法必笑之,口出迷信二字,心中必难解难信,此等人为下士,难度也。业大已封其身,闭其智,本性无存。”背完后,我说:“你不听,我跟他们说,你不能代表他们。”那人已经生气了,但是不好发火,在那一声不吭的看着我和别人讲真相。有几个人受他的影响不听,躲避;有几个比较好的,我就蹲在他们中间和他们讲真相。这几个人听明白了大法好,也三退了,我给他们留了光盘和传单准备离开,回头一看,刚刚反对的那人从别人衣兜里抢了一张光盘给掰碎了,他一边掰一边恶狠狠的看着我,那意思是“气死你!”他把光盘掰碎扔了,又去抢那人衣兜里的传单,我着急的说别给他,明白真相的那个人紧紧的按着衣兜不让他抢,两人在那纠缠的转了好几圈,最后还是被抢出去了。那人手里拿着资料看着我,一下一下的把资料全撕了,那意思好象说我撕了,你能怎么样?我当时也急了,整个人心出来了,我说:“没见过你这种人,自己不要就算了,还非要抢别人的东西,都给毁了,你算是完了,无可救药,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你的子孙后代积点德吧。”那人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一点不在乎,看到他那副样子我心里很难过,再没理他。后来我调整心态,又和工地上别的工人讲真相,很多工人谴责他那种不道德的行为,那人也自觉理亏,躲到一边儿也不见我。

过了一会儿,工地开工了,我就在工地继续讲真相、劝三退。后来包工头来了,说我影响工人干活,要赶我走,我没有急,也没慌,我心态平和的跟工头讲完真相,他也明白了法轮大法好,并也三退了,还要了一份儿晚会光盘。工人们见工头接了真相,都争着要,我说:“你们别急,都给你们,别影响干活。”我挨着个儿送到他们身边并都做了三退,他们有的人当时就在看传单。其中有一个人说:“注意点儿,警车过来了。”因为我是背对着马路,我看不到警车。我没有惊慌,我镇定的说:“你们把资料快装起来,等回家再看。”他们说不怕,我说不是怕不怕的事儿,该注意还得注意。我迅速帮他们把资料揣到怀里。包工头拍拍胸脯里的资料说:“你别害怕,咱不怕他,怕他干啥。”我一听顿时悟到这不是师父在用他的话在鼓励我不要害怕吗?我感到腰板更硬了,我说:“对,咱不怕他。”警车开到我身后停下来,摇下车窗玻璃看了我一会儿。我转过身若无其事的看着他们,我们对视了一会儿,我上前两步想看看里面有几个警察,我还没到跟前车就开走了。刚才反对的那位在远处见我看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开着拖拉机走了。

我们大法弟子如果碰到警车,千万不能慌了神,更不能跑,要堂堂正正证实法,要象个大法弟子的样,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一定要走正走好,因为我们的言行都将给后人留下参照,我们只要用正念正视警察,他们就会掉头逃走。一个伟大的神,决不能被假相吓住,否则无法救度众生。我们只有坚定信师信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之路才会越走越稳、越踏实。

另外,讲真相中遇到世人说出不中听的话时,不能急,不要起争斗心,要用慈悲善念去对待。那个人毁坏真相资料,都是因为我没做好,不但没救了他还导致他对大法犯了罪,我的心里一直很难过、很内疚。慈悲的师父又给了我一次机会。一次我和同修去讲真相,又碰到了那位反对的人,在讲真相中,他不但退了,还高高兴兴的要了真相资料。同修们都知道,我们修炼不是为了个人圆满,我们是带有救度众生使命的大法徒,能在大法洪传之时得到师尊的慈悲救度,是多么的荣幸啊,不要再让师父操太多的心了,如果在人类大淘汰到来时,看到有那么多和自己有缘,等着自己救度的生命,却因自己没做好而被淘汰了,那时候恐怕有流不完的泪和深深的遗憾啊!在这稍纵即逝的时间里要快救人、多救人。

我也常给司机讲真相,送给他们光盘,很多司机说:“给光盘不如给磁带方便,车上有录音机,给磁带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听到大法歌曲。”听他们一说,我想自己录制歌曲送给司机们,让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洗涤迷途中众生心灵的污垢那有多好啊。

正好同修的女儿给她买了一个双卡录音机,她借给我用,我用VCD放光盘,再用录音机对着音响录制母带,音质还不错。我先从大法好、大法弟子证实法、受迫害到天灭中共、退党歌,就象讲真相一样,有针对性的按顺序录制,这样反反复复从好几张光盘上选录了两天,一听效果还比较满意。

母带录好后,我又复录了一些送给司机们,有的司机不敢要,通过讲真相大多数司机都敢要了。我说:“你放给我听听,看看声音怎么样。”因磁带有限,没拿到磁带的司机赶紧坐到车里去听,每辆车里都坐了两三个人,听他们说:“真的挺好听。”我说:“多好听,你把声音放高一点儿。”他把声音开的挺高,看到他们在那儿静静的听,我对他们说:“你们要珍惜这个磁带呀,一盘就好几块钱,我们送给你,是希望你们知道大法好,把大法的美好传递给别人,你们也会功德无量的。”他们说:“我知道,有人坐我车,我就放给他听,我不怕,别人要问我哪来的,我就说别人给的,有什么好怕的,你放心吧。”就这样我连续送了几次,因录音机没有快录,每天只能录四五盘,录磁带虽然慢,我们可以每天利用洗衣做饭和打扫卫生的时间录,不会影响三件事,我建议同修们都可以做,让传播“真善忍”的歌声充满人世间的任何一个角落,那该多好呀。

(三)营救同修,向公检司法等部门讲真相

今年四月份,我县七名大法弟子遭邪恶绑架后,我县的各个乡镇和县城内的大法弟子都受到了很大影响,各种状态都有。我本人就消沉、麻木了一段儿时间,不知如何营救同修,同时也显露出怕心和自保心。我一直认为自己能放下生死,对法坚定,这次同修遭绑架,恰恰让我看清了自己的心性所在位置。

后来大家经过学法切磋,很快提高上来,都积极主动的采取各种营救方式,有的利用党政机关中的同学、同事、同乡、亲朋好友等关系,采用打电话、邮寄真相资料、当面讲、写劝善信等多种方式讲清真相,救度党政机关、公检司法等部门的生命。我也参与進去了,尽管我没念几年书,可是我一想到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他们将面临多么可怕的后果,他们是在迷途中无知的在助恶为虐,这不是他们明白的那面想这样做的,他们是最可怜的生命,想到这儿,我为他们难过,不由自主的为他们流泪,我情不自禁的提起了笔,没有了文化低的观念,把自己心里想说的话都写出来了。写完一念,我自己都感到很惊讶,这是我写的吗?我明白了,是师父在帮我,没有师父加持我什么也写不了。就这样我也写了一封给公检司法部门的“劝善信”。用这种方式救度那里的生命。慢慢的,我也能写了,思路也越来越宽了,我感到自己在写信的过程当中,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写信也是我修炼中的一部份。

后来七位同修的案子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递交到市检察院很长时间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有同修悟到应该到市检察院借询问案情的机会去那里讲真相,救度那里的生命。几位同修悟到后,我们就开始做了,我们都是以家属的身份去的,我们九个同修第一次迈出了一这步,临走时没多想 ,就想的是救人。在途中同修说:“到了检察院别都進去了,外面留几个发正念,進去四个。”我说:“你们看怎么安排吧,哪样都行。”另一位同修说:“咱们心里别有障碍,我们是去救他们,如果我们不去,谁会去那个地方救他们啊!到市检察院讲真相我们可能是第一个迈出这一步的,如果这条路走的正,也会给其它地区提供个参照。”

我听后心里反倒有些害怕了,心想市检察院那地方可不是随便讲的地方,一句话说不好……我马上意识到这念头不是我,难道大法弟子的家属就不能去那个地方说话了吗?没有这个道理,何况我们是去救度那里的生命!想到我们是肩负着救度众生使命的大法徒时,立刻感到一股强大的能量通透全身,想起大法刚遭迫害的时候,大法弟子们都冒着生死,冒着失去人中一切前赴后继的去天安门证实法都没有惧怕,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想到这儿我含着泪,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不怕,我会尽我所能让他们明白真相,我不会给您丢脸的,师父您放心吧,我一定做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绝不辜负您的慈悲苦度!”想到这儿,心里只有慈悲祥和。

经过好几次的辗转问路,终于找到了市检察院,到门口下车时,我带着对师尊无比的坚信走進了检察院大门,那一刻我感到自己身体巨大无比,脚步是那么的沉稳、踏实,我放下生死,没有了害怕。

那天,同修们状态都非常好,我们经过登记進去,要找的人不在,是没上班还是上班了还没到位?同修说:“叫外面的同修和我们一起发正念叫我们要找的人快回来,是邪恶害怕我们救他。”我们发了约半个小时的正念,那人急匆匆的跑進了办公楼,径直朝楼上跑。登记人员告诉,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同修一路跑着追上了四楼,认准了那人的办公室,她在四楼等着我们。我拉着老年同修和另一位同修也追了上来,经过询问,这人把我们带到了直接办案人的办公室。那位检察官赶紧站起来一直站在那里和我们谈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几位大法弟子因是第一次以家属身份讲真相,没有经验,配合的不是很好,大家都想说,抢着说,尤其是我,想想那天的状态,也不是显示心,就是不由自主的想说,把同修的思路打断了自己还不知道,就是一股脑的想把自己要说的话都倒出来,最后虽然她没有退党,也听了很多真相。

我们得知案子已递交到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午我们又去了法院。在到市里讲真相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们走遍了市检察院、法院和所有的律师事务所,我们是借询问案情的机会,救度所有相关的人。后来参与的同修越来越多,相互之间也配合的越来越默契,越来越成熟,经过大家讲真相和海外同修们的声援,案子由市法院退回到了本县。同修们又悟到过去对本地区党政机关、政法部门讲真相不到位,需要大法弟子去進一步讲真相,救度他们,同修们又投入到了新一轮的借营救同修的契机去救度党政机关、政法部门的世人当中。

二、向内找 宽容待同修

前段时间有件事情对我影响很大,最后自己还是解脱出来了,心性也得到了提高。事情是这样的,也不知道是哪位同修说我有男女关系,传到甲同修耳朵里,甲同修第一次问我时,我没在意,没当回事就过去了。第二次甲同修又问我,我还是没在意,说就说去吧,没有那回事别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不理他。后来甲同修又第三次问我有没有男女之情,这次我真的很伤心。也不知道我是哪里没做好,让甲同修这么执著的问我。一想到甲同修一副好奇心的表情,我心里非常难过,实在忍不住就哭了,我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同修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知道,作为一个修炼人,不该哭,我就背《洪吟》〈苦其心志〉,心里所有的委屈和苦都翻出来了。一边背,一边哭,我泣不成声。在那几天里,我学法走神儿,发正念犯困,没有劝三退,心里也知道状态不对,就是打不起精神。

有一天学法学到《转法轮》第四讲中有段法進入我的脑海:“在这个宇宙中还有个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因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炼功人不就要这个德吗?你不就两得了,业力还消下去了。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正因为他给你制造了这样一个矛盾,产生了这样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你从中能够提高自己的心性,你这个心性不就提高上来了?三得。你是个 炼功人,你心性上来你功不就上来了吗?一举四得。你怎么不应该感谢人家?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样的。”读完这段法使我清醒了很多,可是对于一个修炼人来讲,造这种谣是多么的可耻啊,转念又一想,是不是我哪些地方被同修误解了,可能是我平时没注意生活中的小节,让同修误会了,以后可得注意了。同修最终又问我到底有没有这回事,我真是哭笑不得,当时心里真是特别难过。我说:“不管别人怎么猜想我,自从我走入大法修炼,一直都严格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名真修弟子,平时就注重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我不是为了图个红火热闹,我是要修炼的,尽管我有些地方做的不好,但是这么荒唐可耻的事,我会去做吗?”

我又想到了“二零零七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中有一个和尚收养了一个小孩子,别人都造谣说是他私生子,他根本不动心,直到小孩的爸妈把小孩认领了,他也圆满了。当时想到这儿也就不生气了,我心态祥和的对甲同修说:“炼功人别传这些不好的事,我以后一定要注意这方面,如果你真心为我好,就告诉我,到底说我和哪位同修有男女之情,别老是这样勾我的心。”甲同修怎么也不告诉我,我见甲同修也真心后悔了,就不再提这件事了。甲同修心性提高上来后问我:“你看我这人是不是很讨厌,我以后一定要做师父的好弟子。”我说:“师父都没讨厌你,我更不能嫌弃你,是不是?我只能圆容师父所要的。这些话能传到我这来,就有我要修的,但是我不能被困在其中,我只能跳出来才能化解矛盾,常人中不是还有句话叫‘宰相肚里能撑船’吗?何况我们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的弟子,应该用高标准、更高标准要求自己,我只能用修炼者宽广的胸怀去包容身边的一切。”

我很坦然的把这件事放下后,发现自己的胸怀又亮堂了许多,我想和大家交流的是,同修间有了摩擦,发生了矛盾,不能嫌弃对方,更不能小看同修,只能去帮助他们,即使他们有漏有执著,也不要去评论谁修的好与不好,因为修炼中的人随时都可能提高上来的,我们没有资格去评论同修,我们都是被师尊从地狱里捞起的,没有谁比谁强一点儿。我们只有救人的份儿,只要是师尊不嫌弃的,我们就要无条件的去圆容师尊所要的,我们遇事向内找,看自己,这就是真修弟子与常人的界线,我想这也是作为一名真正修炼者的可贵之处。我们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同时,千万不要忘了修好自己。当我们遇到冲击心肺的痛苦的时候,一定要做到忍,如果能做到忍才能向内找,忍不住就谈不上找自己了。

我写这篇心得历经好几次的邪恶干扰,中途几次出现了畏难情绪,想放弃,最终还是在师尊的加持下完稿。通过写心得,我深深体验到写稿不只是证实法的过程,也是自己升华的过程。我终于冲破了观念的束缚,写出了自己的修炼心得,当然在几年的证实法的道路上,我所亲身体会到和见证到师尊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奇,真是太多太多,写出来的这些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我没有遭到过迫害,是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才平稳的走到今天,我们只有在平日里一点一滴中扎扎实实的修好自己,遇事向内找,平稳的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和自己世界里的无量众生啊。

层次有限,交流中必有不足,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