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救度众生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日】师父好!同修好!

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如何完成这一历史使命,如何在法上认识法、不断修正自己,同时救度世人跟上正法進程,救度更多的众生,每个大法弟子都在走自己的路。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得法后的喜悦使我过份激动,引起在行为上偏激,不愿和常人打交道。我时常用学法悟到的法理去要求常人或家人,怕常人不好的思想及行为干扰自己,不敢面对矛盾,摆不正与常人的关系,使家人对我不理解,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

二零零五年,我从几年被非法关押中走过来,回到家中,面对形形色色的常人讲真相劝三退,阻力很大。家人每天好象都在围攻我,用恶语指责,把几年来他们精神上承受的痛苦,在中共谎言和高压下对大法弟子讲真相的不理解、所有的怨气泄在我的身上(实质是另外空间邪恶操控家人造成的)。一大段时间我心中很痛苦,感受到救人的艰辛,而更加体会师尊救大穹不可想象的艰辛。

改变自身环境是我在修炼路上必须要过的关

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大家知道,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在各种心性的干扰中,你在吃亏;你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魔炼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种不好的思想影响下,你能够超脱出来。”

我在实践过程中,不断学法,同时向内找修自己,不受外界干扰,把怕与常人交往的“怕心”去掉。在和常人交往中遇到事情和矛盾时用法来衡量,用法归正自己,特别在常人中讲真相劝三退更体现这一点。我从自身做起,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

我忍受着迫害中身体遭受的痛苦,日夜照顾不能走路的母亲,替哥嫂姐妹分担家务。在和他们交谈中克制自己的争斗心、急于求成心、怕心等,揭露邪恶对我的迫害、中共邪党的残忍和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展示修炼中大法的神奇,启发他们的善念,解开他们的心结,驱散他们心中的怨恨,同时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慢慢的他们逐渐改变原来的看法,家里的环境向良性转化,他们开始理解的说:三年非法关押都没有改变她,你们还能改变了她?她对人好,又孝顺,让她炼吧!你要说大法神奇不信吧,她回来后身体的巨大变化使人不得不信。

待母亲的病情有了好转,我从哥嫂家回到了自己的家。我的回来惊动了单位和小区邻居,我的外表和神态使他们很吃惊。他们认为几年的牢狱之苦可能使我放弃了信仰。当我微笑着和他们交谈,他们发现我依然如故,有的表示同情,有的抱着我哭,有的加以指责,大部份不敢和我说话。我意识到这里不正的环境需要我去归正。

退休后工资一直不给我(邪恶的迫害)。我本想通过法律打官司要回退休工资,在师父不断的点化下,我悟到应该通过要工资之事向他们讲真相救本单位有缘人。

我查找了有关工资的法律条例,并咨询了律师,了解相关情况。之后我找到负责此事的负责人问:“什么叫退休?退休就是不工作了。退休金为什么不给我?我咨询过律师,也查找过有关条例。退休金是职工的活命钱,任何集体和个人不得挪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我还向他讲法轮功真相。我是因为修真善忍做好人被迫害的,我还要吃饭生活,如果不给我工资,我去批发洋葱在咱单位家属小区卖,并且还要给小区的人讲我为什么在小区卖洋葱。如果你能为大法弟子做件好事将会功德无量。他立即说明天就去要。我又说,“退休金是我已付出了三十多年应得的回报,这是我的钱,就应该给我,没有任何的附加条件。”仅隔一天工资就要回来了,这是我没有想到的,这是大法的威德。

刚回到单位,邪恶势力虎视眈眈。几个被操控的恶人常聚在一起到本单位汇报,不断的生事。办公室主任找到我说:有人汇报咱家属院的传单资料都是你发的。我没有正面回答他,反问他:资料谁发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对他们说的。他说:我对他们讲你们看看吧。“对,这就对了,”我说,“全中国每天都有许多真相资料都是我发的,那我也太伟大了,可惜我能力还达不到。”

期间,同在一个小区的其他同修(没有暴露)默默无闻的发正念配合着我讲真相,同时抓紧时机向小区发放《九评》及其它资料,并制作《给举报者的一封信》放到几个举报我的人的车篓和报箱中。同时我到举报者家中面对面讲,告诉他这样做对他的危害和不好。恶人承认这是他们几个人出于对我的“关心”到办公室汇报的。我从自身说起,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几年的牢狱和非人的折磨我都不会背弃大法,将来更不会,同时揭露邪恶的残酷。他们开始醒悟,觉的事情做的不太在理。

就这样,在同修的配合下,我不断的对单位职工及家属院的人讲真相劝三退,同时发正念解体邪恶对家属院的控制。逐渐的整个单位有了好转,大家对大法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观,很多人也做了三退。有的说,这人是炼法轮功的,她才是个大好人。地上丢弃的真相传单也主动捡起来交给我让我收好。我为能觉醒的世人而感到欣慰,许多人真的有救了。

等到办公室主任再来找我时,我给他展现大法的美好,并告诉他们,我的表现你们都看的到,我如果不修大法不会这样对待的。只因为大法叫我们做好人,师父让我们救度更多的人,如果咱单位都学了大法的话,你们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麻烦事了,都淡泊名利,这社会也变好了。两人听的最后笑着说:你以后的日子会比我们的要好。那当然,我笑着说。

的确每一次邪恶制造的麻烦都是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世人的好机会,包括自身的家庭环境。

自从我有了工资,邪恶就控制家人千方百计的向我索要钱,怕我用钱去做真相资料。母亲要我每月拿钱给妹妹,这个要我给买衣服,那个要我替别人还债。在复杂微妙的家庭关系中,如何分辨,如何平衡正常的收支真是不好办,因为稍不注意就会被邪恶钻空子。同时这里还有自己要去的执着。用心学法,用法去衡量哪些是对、哪些是错。

对于困难的姐妹也应该帮助,赡养母亲这都是应该做好的;对于阻止我讲真相做资料的家人,我驳斥他们的用心,说:“大法没有钱做真相资料,都是我们凭心而做。工资是我的,别人无权干涉我如何支配。”关于借款,谁欠谁还;衣服可以买;一桩事一桩事的平衡,从人能理解的角度去解决。实质上是邪恶的旧势力在阻碍世人得救,我清除阻止世人得救的邪恶,平衡家庭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得到了全家的理解和支持,从而破除旧势力阻止讲真相救世人的障碍。在过年时,我就被家人簇拥着(从来没有过)入宴席,在宴席上我举杯:为大家对大法的同情和支持干杯!大家举杯!宴会在祥和欢乐的气氛中進行。

抓紧时间救度世人

“救度众生贯穿在你们现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够认识到、认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会救度更多的众生。”(《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讲真相救世人的确不是简单的,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如何解开他们的心结,体现出自己修炼的境界和法理上的认识,但关键是救人的正念是否足。正念足就能利用各种形式达到救人的目地。

我已退休,以办家教的形式在教学中以认真负责的教学态度授课,得到了大家的好评、家长的信任,使我在今后的讲真相劝三退方面有着很好的开端。

买菜、购物、旅游、走亲访友、礼尚往来、婚丧嫁娶、常人发生的一切事情,只要与人接触都要抓住机会讲真相劝三退。这里有个关键问题,就是把基点也就是把心放到何处。

旅游是每个人几乎都经过的。我和同修多次利用旅游做劝三退。碰到有缘之人,我就从历史的预言说起,用这些历史警示事例劝三退。特别对于山区人乃至从没听说过三退的人很容易接受。

走亲访友带上真相资料、《九评》光盘,利用一切机会发放真相资料,包括面对面的形式。我的有些亲戚上了年纪,我经常去看望他们,并讲真相,他们很相信。当他们明白真相时,有的主动要资料自己去发放。

买菜购物在常人生活中谁家都有,对一来二去接触的人讲;礼尚往来只要和人接触,三言两语话真相劝三退。

这几年我不停的这样做着,这些事情表现上是常人的事,但心里时刻记着自己是在救人,而不是在仅仅做这些事。这是我在讲真相体悟很重要的一点,和以前极端的做法完全不同。现在和常人交谈,任何一个话题都能够很自然的引到讲真相上来,虽说在做的过程中有过怕心、显示心等,但都及时的去抑制、去掉它。

在和同修一起讲真相时,只要有两个人就涉及到配合的问题。当我提出做什么建议时,同修不同意我的意见,我决不扭着劲干,因为这方面教训太惨重了。一人讲另一人发正念,你讲他补充,使讲真相做的更好。

从讲真相救人的一些事例中的确可以看到世人都在等着被救度。

我到一个山村,村子里的人是放羊的。一天一个外乡人来这儿买羊,把羊拴在了树上,去付钱,当主人找钱时,羊突然挣脱跑了。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趁村人拿钱时(他不让我对别人讲),我对买羊人说,你是党员吗?“是”。“天灭中共,三退保命,你退了吧,起个化名也可以。”“行”。“心里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时命可保。”“好”。简单的对话,没有一点的犹豫和疑问,并且答应时表情激动眼睛湿润,临走时握住我的手问,你什么时候再来?我告诉他,回去要告诉你的亲人,让他们也退了。我想这样偏僻的山区大陆一定很多,需要我们大法弟子多用点心向那里的人讲真相。

邪恶的旧势力安排邪党以考验大法弟子为借口来毒害世人。师父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说:“我也告诉大家,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你要想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去讲真相。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是打开众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远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钥匙。”打开世人的心结,抓紧时间救度世人,让我们记住师父的教诲。“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必须做的。”(《致美中地区明州法会》)更好的完成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重大使命。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