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将我熔炼成全新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在修炼过程中,有些心得体会,愿向恩师汇报,与同修们交流。由于层次有限,有悟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以法为师,慈悲指正。

一、我有幸成为全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

我的婆婆是在一九九七年得法,得法以后,每次来我家时,总会跟我和丈夫讲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并劝我们都看看大法的书。由于我受邪党无神论及恶党文化的毒害,对婆婆讲的大法方面的事情也很少往心里去。

直到一九九八年,有一次婆婆出现了消业的现象(当时我们认为是发烧),我和丈夫去探望她,从婆婆家回来时,婆婆让我拿回《悉尼法会讲法》和《转法轮(卷二)》两本书。当天我们到家已经很晚了,可我却出现了强烈想看书的冲动,于是当晚就看了。恩师深入浅出的法理深深的吸引着我,使我爱不释手,一夜没睡,也没困,第二天(休息日)我抑制不住的把另一本书看完。大法的法理深深的打入了我生命的深处,使我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成为被全宇宙都羡慕的最幸运的生命之一。

二、修炼中悟到就要努力去做到

(一)消病业中坚定信师信法,最终病状全消

我刚修炼几天时,出现了以前有过的脑神经痛的症状。明白法理的我知道是师父帮助消业呢,因此无论疼痛到多难忍的程度我都忍着,心中有一个美好的愿望——就是想消去业力使自己身体变的纯净些。结果第二天,脑神经痛的症状消失。以后还有几次消病业的状态。

一次是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二年期间,脸上不断出现小红疙瘩并流黄水。最初是由于蚊子叮咬(表面诱因),脸上出现了小红疙瘩,挠破后会流黄水。由于持续的时间长,有一次我没守住心性,按照母亲说的用芦荟了(母亲说芦荟不是药,为了让脸好看点,我用了一次)。虽然用过芦荟一二天后,脸上的疙瘩消去了,但没过几天小疙瘩又再一次的出现。我悟到:是用芦荟把业力压入体内了,可作为修炼者就是要不断的净化身体的,所以业力就再一次返出来。有了一次经验教训后,以后无论家里亲人还是同事、朋友,谁再让我用任何药,我都谢绝了,这期间,我修去了常人那种爱美之心,我知道真正的美不在外表,消去业力,净化身体后的生命才是真正的美。最后我的脸没再用药,疙瘩最终全消。家人和朋友知道我没用药红疙瘩全消,他们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另一次是两只脚弄破了流一个月黄水(象是一种疮)的病业状态。脚疼时,有的时候不方便行走,深夜疼的难以入眠,我就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和背一些会背的法,以加强自己的正念。一个多月后脚全好了。同事们都佩服的说:“你真行,脚肿成那样并流着黄水,你一天班也没耽误。更奇的是你的脚那样重不治自好,大法真神奇。”

再就是还有几次牙疼。常人说:牙疼不是病,疼起就要命。牙疼的时候真是很痛苦,但我记住了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

在以上的几次过关中,疼痛难忍时,我在心里会跟业力说“我是师父的弟子,我坚信法轮大法好,你不就是想用疼痛来消磨我的意志吗?你办不到,你不就是使我痛吗?(当时还不知道发正念解体邪恶),我能忍,我让你们有命上来(上到我身体上),没命出去(彻底消去业力)。”我悟到:消业过关中,无论时间长短,只要坚定的信师信法,依法理而行,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正如师父所说:“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但当时除了被动忍受消业,还不太懂关来了(比如牙疼)要及时向内找,学法提高心性才能更快消业、更快提高。

(二)修炼者在修炼过程中的行为不仅仅代表你自己

日常生活中,常听到常人说:“某某信主(或信佛),做起事来还不如常人呢……。”所以我心里常对自己讲:“敬信(我为自己起的名字,意为:永远敬师敬法,信师信法)呀!敬信,你今后所做的事不仅仅代表你自己,你做的好,就会把大法的美好展示给世人。世人也会通过你符合不同层次法理的行为,看大法的美好,这也是一种证实法;如果你做的不好,那时一定是你没按照法理做,完全是你自己不好的行为。但是,迷中的世人由于不懂法理,可他却又知道你是修炼法轮功的,那么,世人就会通过你的不良做法而误解大法,你就将会给师父、给大法丢脸,抹黑。所以,在常人中修炼,你一定要修正自己的言行。”

因此,自修炼以来,我努力修好自己,不走极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修炼。在家里,对丈夫、孩子照顾入微,对双方老人孝敬有加,对兄弟姐妹友好相处。在单位勤劳实干,不争名利等等。总之,尽可能的依照自己悟到的不同层次的法理指导自己的言行,也得到了周围世人的认可,使他们对大法的美好有了不同层次的认可。

三、去北京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和同修们一起到省政府讲清大法好的真相以后,由于一些辅导员被抓受迫害,大法的资料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得不到,同修间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在旧势力和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情况下,在邪恶媒体恶意诽谤师父、攻击大法时,我向我接触的亲朋及世人讲:“我师父不是象邪恶媒体宣传的那样,大法是叫人做好人的,是全宇宙中最好的法理。”除此之外,我没有悟到走出来证实法。直到二零零零年后期,我得到了不多的大法真相资料,知道了师父在国外十分关心着家乡的弟子,了解了无数大法弟子不畏艰险的走出来证实法,我被感动了。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初,有同修问我,上北京证实法你去吗?我说:“去。”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九日中午,同修告诉我当天下午三点多钟去北京。于是我急速的写了几封信(给丈夫、孩子、姐姐兄弟)告诉他们我去北京为师父、为大法去说句公道话了,意思是如果我无法回来(做了最坏的打算),他们该怎么对待今后的生活。

坐在开往北京的车上,由于自己是第一次出来证实法,头脑中不时的闪出害怕的想法。于是我为了不让自己在北京证实法中由于自己的正念不足而做出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心里一直跟师父说话,请师父帮助我北京证实法过程中,别给师父丢脸,别给大法抹黑,同时心里不断的背自己能背下来的法,以加强自己的正念。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日晚到北京,看到有经验的同修都准备了条幅,我说:“我也没有准备啊。那时师父就利用同修的嘴告诉我,在白毛巾上写“法轮大法好”也行,于是我也有了条幅。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到天安门广场时,便衣恶警盘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不理他们。恶警猜到我们是大法弟子,于是他们打电话叫来警车。我快速奔跑并打开自制条幅,喊着“法轮大法好”,恶警将我踹倒,抢走条幅,拳脚相加的将我和另一名同去的同修拽到警车上。上车后,我急速的将恶警放在车里的条幅展开,高高举向警车玻璃上,喊“法轮大法好”,目地是让天安门广场的世人看到。

在天安门前的拘留所里,我拒绝告诉他们我的名字和来自哪里。在那里,我去掉了常人认为的“枪打出头鸟”的想法,能够在同修中领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窒息邪恶”等口号,能够在警察不断的巡视监督下和其他同修轮着读《转法轮》给在场的同修听(这都是师父加持的结果,使我去掉了怕心)。在那里,师父也利用同修的嘴告诉我如何做的方法,记的一个同修跟他认识的同修说“不能告诉警察你是哪里来的,叫什么名字,否则你会被各省驻北京办事处的人送回当地的拘留所或劳教所等迫害你。”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北京天安门当天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很多,当天晚上,被抓的大法弟子被分送到北京郊区不同的拘留所進行迫害。我被送到北京密云县拘留所。在那里,无论警察用什么方法我都拒绝告诉他们我的名字和来自什么地方。每次提审我都会告诉他们大法好,师父好,更正他们对大法的错误认识。

由于我们正念正行,加上绝食,在师父的帮助下,拘留所将没有报姓名地址的同修都放了(表面上是拘留所长向上级请示,说我们多日绝食怕担责任,实际上是师父帮助的结果。当时,拘留所长用车将我们送到车站,并说他梦到了我们的师父,师父让他放了我们大法弟子,我们都很感谢他的善举,并希望他能记住大法好)。在恩师的加持和帮助下,我完成“不想给师父丢脸,不想给大法抹黑”的心愿,并平安的回到了家。

四、明法理,正念排除变异“情”的干扰

从北京回来后,知道了在我走后的第二天,丈夫和姐夫就去北京找我了,家人都很担心我。

回家的第二天,姐姐哭着跪在床上求我别再出去(证实法)了。我做不到,只好不回答她的问题。妈妈在一旁生气的说:“你姐姐都这样求你了,你还不答应。”骂了我很多还打了我(自我去北京后,姐姐每天都以泪洗面,非常的担心我),妈妈离开我家时是哭着走的,当时我的心象刀割一样。后来爸爸也为我担惊受怕病了一场。父母姐姐兄弟们每次见到我都会劝我放弃修炼,别再出去(证实法)了,我不能答应他们。他们也不理解我,甚至说我不孝(除了在修炼这件事上不能听他们的,其余我都是非常孝敬父母的,这是得到全家人认同的)。因为我心里明白,如果我答应了他们就是违背了大法,辜负了从地狱将我捞起又高高擎起的恩师,我将会被邪恶毁掉,那时的家人也会因为做了破坏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重罪被旧势力和邪恶毁掉,如果我坚定的修大法,表面上给家人带去了暂时的痛苦,但最终会给他们真正的生命带去美好。

现在,我的家人都明白了大法的好,妈妈、哥哥、丈夫等,也都为自己说过、做过的对大法不敬的言行悔过并发表了声明,同时家里所有的人都“三退“了。师父讲过,“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五、去掉怕心走正走稳正法修炼路

丈夫受邪恶媒体宣传的影响,加上他知道很多认识的大法弟子被抓受迫害,就跟我说:“你别炼了。”我说:“不行。”他说:“你要再炼咱俩就离婚。”我说:“我哪点对你和家庭不好?”他说:“没有。你对我再好,只要你修炼就不行(因为他太担心我再次被迫害了)。”我说:“自从我修了大法以后,对家庭、孩子和你都做到更好了,因为大法要求我们做更关心别人的人。如果你只因为我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而要跟我离婚,那就离吧!虽然我不希望跟你离,但我也同意你的选择,希望你能找到更好的人。”孩子一听我们要离婚,大哭说:“不能离婚!”由于我心存坚修大法的正念,没出人心“怕”离婚,结果第二天,丈夫再也不提离婚的事了。

二零零六年年底,社区主任告诉我姐说,由于我修炼,孩子高考可能会受到影响。孩子高考是全家人的大事,自然全家人都很急,都怨我,指责我,说我影响了孩子。丈夫每天都急的团团转。当时我的心也受到了冲击,但很快想到了宇宙中只有师父说的算,如果师父认为我孩子该上大学了,她就会上,否则就不上,顺其自然。这件事我没有告诉女儿,怕影响她,我只跟(能认同大法好的)女儿说:“如果大法和你比较想要的东西中你只能选一样,你选什么?”女儿说:“什么东西呢?”我说:“比如是大法和你考大学只能选择一样,你选那样?”女儿说:“那当然是大法了。”听了女儿的话我很高兴,女儿做出了最好的选择。后来在师父的安排下,女儿也顺利的考上了大学。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长春大法弟子法会被邪恶破坏,近四十人被抓,那时长春地区被邪恶笼罩着。我是那次法会少数正念离开的弟子之一(那么多弟子受到迫害的原因在此不论)。那次法会的目地就是:在师父传法十五周年及恩师华诞期间,长春大法弟子要整体配合,全方位的做救度众生的事。虽然法会以后长春地区很邪恶,但我仍然能联系我们社区的弟子,告诉他们在师父传法十五周年纪念日及恩师华诞期间要做的更好,我也是这样做的。在做真相过程中,我心里不断的发正念,不断的排除怕心,同时心里发出“祝恩师节日快乐!生日快乐!”的心愿。

那段时间,网上和弟子间都说参加法会的人都被录像了,说是对照着录像抓了很多人,同修们也都好心的劝我注意安全。也有的同修说,为安全起见,别回家住,在外租房子住吧等等。但我的心里一直在想:“师父在宇宙正法,全宇宙都是师父说的算,邪恶又算什么呢?”唯一难做的是自己一定要时刻保持正念足,不给邪恶任何空子钻。言行只要符合法理时,在哪里都是最安全的,一切邪恶的恐怖现象都是假相。

那时我记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过去有个人,把他绑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说是要给他放血。然后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划了一下(根本没有放他的血),把自来水龙头打开让他听滴嗒声。他就以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会儿这个人就死了。其实根本就没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来水,他的精神导致他死亡。”我们在世间修炼,法理不清、不明时,跟被蒙上了眼睛看不到真相有什么两样?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租房住,目前一切很好。

六、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效果

师父近期经文反复强调救度众生的重要性,强调整体配合好的作用,在此谈一下我的感受。

前段时间碰到姐姐的同学(我叫他李哥)。当我跟他谈“三退”时,他说:“别说了,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我说:“李哥你该走什么路你就走什么路,我只是希望你能幸福和平安。”他说:“你是不是修炼法轮功的?”我说:“炼法轮功就是要做好人,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他说他有朋友就是炼法轮功的,多次劝他三退,他都没理睬。我跟他讲了共产恶党的邪恶,三退保命保平安的道理,我说我就是希望你好。他可能感受到了我对他的善心善念,后来答应了三退(退党团队)。

还有很多时候讲真相,很多人都说知道这个事。有说看过真相资料的、有看到楼道贴的真相传单的、有看到真相钱币的等等。所以再劝起他们“三退”比以前容易了许多,我悟到:这都是整体配合好的结果,是同修们所做的一切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消去了他们体内许多恶党的因素,所以再一讲,他就退了。即使有没劝退的,我也希望他在其他同修劝他是能“三退”得救,没有以前不想再管“难劝的世人”的想法了。

修炼中感悟很多,但总觉的自己修的不好,写作能力差,以前只写过两次修炼心得。现在想一想,修炼中有许多感悟,但都没有写出来,也错失了许多次用这种方式证实法的机会,以至今天写起来,觉的有许多感受不能尽情表达。

在写这篇心得的过程中,干扰也是很大,但心中有一念,不能错失机会了,所以今晚一气呵成(很长时间都在准备,但干扰不断,都没完成)。感谢恩师,一切都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修炼中,只是修炼者有一个正确的愿望,一切都是恩师在做,一切都源于师尊的赐予、加持、保护才得以完成或做成。弟子永远感谢恩师无私的给予。

谢谢我最最最最敬仰的恩师,用大法将我熔炼成为一个新的生命!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