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修炼是我生命永远的荣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一、寻法得法

记的在很小的时候,冥冥之中我总是感觉到天上有一个大神在看着我,似乎能经常感受到他的慈悲和看护。有的时候,碰到高兴或不高兴的事情,都会找一个小凳子跪在上面向天上的这位大神诉说。

然而慢慢的,在学校受到了越来越多无神论教育和党文化的毒害,自己也迷失在这个物质和名利的世界里,对是不是真有神产生了疑问,觉的小时候的事是那么的遥远。我也和同龄人一样,在成绩单、升学和前途上不停的追逐,随波逐流,却并不是真的知道自己为何而活。虽然一直一帆风顺,可是年纪轻轻的也已经感到活的很累,常常感到心里象是有一个很大的空洞,一直在等待着什么东西来填满。

于是,有意无意的我在寻找着,看了一些晦涩的哲学书籍,觉的似乎是一堆道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和说法,可都不能成为普世的真理。后来开始走入西方宗教,可是学了很多,听了不少,却越来越迷茫,很多的问题没有人可以回答,没有人能真正理解神的话,人们把信仰活动更多的是当成社区活动和社会交往。我觉的这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九六年,当时的男友,现在的先生开始修炼法轮功,我正在读研究生,也看到校园里很多的炼功人,可是却由于自己的无知,将气功修炼和精神信仰当成了两回事,而错失机缘。先生刚得法时由于欢喜心,和我说起修炼的一些事时,我有时由于一些狭隘的科学观念而不理解,但想到能按照“真、善、忍”去做,应该是很好的一件事。也许就是这一念,让师父没有放弃我。

就这样,直到二零零零年,看到邪恶无理性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坚持和不放弃,让我下决心去了解一下到底什么是法轮功。我静下心来读《转法轮》和师父在世界各地的所有讲法后,长期困扰我的一些问题迎刃而解,心中惊叹于师父无比的智慧和慈悲,法理的清晰和庞大精深让我决心走入修炼。

我问一位学员,我们是不是真的这么幸运,赶上了神下世救人,成为了神在人世间的弟子。这位学员说,我们真的就是这么幸运!

二、修炼路上

蓦然回首,已经走过了七年的正法修炼和个人修炼交织在一起的修炼历程。七年来的体会和个人变化真的是很难融在一篇修炼体会中。因为时间关系,这里只交流一些修炼路上的片段。

刚得法时的我积极投入到不少讲真相的工作中,记的第一次出去发真相材料时,坐在车上,心里有些犯嘀咕,长这么大,还从没站在街上发材料,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但是到了目地地,开始发材料的我感觉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给来往的中国人发材料,非但没有感到不好意思,而且心里一直都充满了慈悲和祥和,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加持和鼓励。

从那以后,和所有其他在正法时期修炼的弟子一样,我把真相材料从加拿大发到了美国,欧洲,从唐人街到纽约四十二街,从国会山到中领馆。发材料过程中的修炼和所得就象是我们在证实法过程中走过的第一个门槛。

由于没有经历过扎实的个人修炼过程,我靠着刚得法的力量而表现出的表面上的精進很快就受到了不少的考验。有不少需要自己过的关和提高的方面有时经常以家里人中间的矛盾形式出现。

在炼功点上,我们那个地区有几位能力很强的老弟子。慢慢的,我逐渐起了一些依赖心。一次在去当地中国大使有可能要去的地方抑制邪恶讲真相,所有的老学员都说不能去,我虽然不想去,但觉的是被硬推了去。虽然我和另外的学员的到场应该是起了作用,整个过程邪恶没有做坏事。但回来后,由于自己修炼的不扎实,不去看这样讲真相活动的意义和自己应该参加的必要性,反而是掉到了对同修的执著上,产生了一些对老学员的反感而减少了去炼功点的次数。

就在那时,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掉到了一个非常、非常肮脏的地方,我拼命挣扎着,吓的醒了过来。醒来后,真是非常的后怕。明白了不管我们在人这儿看到什么其实都是幻象,就看我们的心怎么动。我们总是眼睛看在别人身上,那自己怎么修呢?我们因为别人的问题而挡住了自己,那我们是为谁而修呢?

零六年初,因为一份工作机会,我和先生一起搬到了湾区。我加入了电视组的工作。因为在纽约电视台帮忙过一段时间,我对做电视的辛苦深有体会。电视的技术含量高,步骤众多,细节多,专业要求高,如果在某一方面不到位,就可能全局失败。因此电视是一个需要大家合作的团队运作,才能做好。所以我经常不管下班多晚,或自己多么疲惫,都尽量坚持到电视组来。经常有同修问我,怎么你总是在这里,你怎么吃饭呢?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正法的形势越来越快,对媒体和各个项目的专业性要求也越来越高,那么怎么才能达到正法的要求,除了靠大法给我们的智慧,再有就是我们自己的加倍努力了。

在参与电视项目的过程中,提高是不知不觉的,很多在过去对自己是很大障碍的事情也都一跃而过了。很多做电视的学员可能都有体会,熬夜是经常的事。而我做常人时,从小到大就很喜欢睡觉。而且如果少睡了,就一天没精神,所以即便是考大学期间我也照样每天睡够。现在很多时候我睡的晚,有时早上七点半上班,常常是两、三点上床,六点多起来上班。先生有时也说,真没看出来现在我能坚持做到这一点。当然在做电视的过程中,心性上的摩擦和提高也是不少。回头看看,每次都是对自己一个提高促進的机会。

时间就这样白天在常人工作,晚上在电视组一天一天的过去。转眼我在公司工作了一年,到了年终评审的时候。在湾区高科技公司工作的压力比我原来从事的工作都大,我所在的这家全球性大公司又尤其以严格著称,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是评审排在了最后百分之十就有失去工作的可能。我工作的部门基本上都是博士毕业,而且大部份都比我资深,有几位在国际上也比较有影响。老板给我打预防针说,第一年的评审结果通常都不会好,你不必太在意。

最后评审的情况是我得到了SUCCESSFUL(成功)的认可;但是排在后百分之五十里,这对我来说是意料之中。但是老板说,你明年的评审可必须要提高了,才能交待的过去。而且指出了三个我必须要提高的方面:一个是提高沟通技能,一个是对时间的把握,也就是不要迟到,还有就是对项目的细节要更加注意。我一看就笑了,其实这三个方面也正是在做证实大法项目上我需要提高的方面。就象是在写这篇交流稿时,我直到头天晚上一点钟才完成,早已超过了截稿时间,没有给审稿的同修和自己留下时间来修改和纯净自己的交流。这些都是自己要不断提高和成熟的方面。

今年年初,我做的项目本来应该在三月份取得结果,却迟迟由于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出现失误。我的主要责任是设计,而出现问题的每次都是工艺,虽然不是我直接的问题,但作为项目的主要承担人,我开始有了压力。面对别的同事取得的一些好结果,想到老板年终评审的话,觉的老板的脸色也不好看了,心里着急却不知问题出在哪里?我知道一定是修炼上的原因,一开始,我把这看成是对我的干扰,开始发正念。但发了一阵,第二次的结果还是不好,我明白一定是自己该提高了。我开始向内找,找别的同修交流,很快我想到了师父的一句话。

“我告诉你们的是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都得叫人家说你是个大法弟子。家庭的事情要处理好,工作环境中的事情要处理好。作为大法弟子呢,你修炼的如何在世人面前恰恰体现在这些地方。”(《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我过去一直单纯的理解做好工作就是领导交给什么,做什么,不去争,不去斗;或者工作只是一个要饭碗。因此很多时候我对工作是不用心的。和对做证实法项目的心态相比,对常人工作很多时候是应付了事。而且对常人工作的态度还夹杂着名利心的作用,想的是,给我一个好结果,我好去应付差事,让我成功过关。而在过程中对工作本身是不关心的。我想这些都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工作本身也需要我对它有一个负责和慈悲的心态。找到了这些,我开始要求自己在上班的时候尽量用心在做。其实很多时候,不在于花多少时间来做事,而在于是否真正用心在做。在上班的时候我尽量用最高的效率和集中精力来处理很多事情,减少漫无目地或以自己的随意和个性喜好来做事情。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的其它时间不受影响。

很突然的,在几个星期的时间里,我的项目有了很大的進展。在一个原先我们都没有太重视的工艺程序中,我们取得了世界最好水平的结果。我们之前一直都是落后于世界上其它三个研究小组。老板曾经觉的我们是永远都不可能超越其中一家的结果。这个结果来自于一个我们第一次作的一种工艺,是一个优先级较低的实验。所以大家都没有关注。我们关注的焦点都在另一项工艺上,设计了很多的实验,可是最后这个工艺基本上都失败了。而没有得到重视的新工艺,工艺工程师在一个步骤的处理中,又出了一项看起来是错误的失误,本来设置的高温试验应该是没有得到高温处理。可恰恰就是这个错误,却帮助我们达到了自己都没能预想到的结果。这个结果不但超过了我今年应该达到的目标,也达到了本来应该两年完成的目标。老板们都很兴奋,在公司的记者会上也作了宣传。我也在短期内在最好的杂志上发表了文章,和参加了国际学术会议。在一个会议上,这一领域内很有名的一个教授对我的老板说,“做的非常好,祝贺你们又拿了一个世界纪录。”

我心里知道这一切都是大法开创和大法给予的,常常感动于师父的慈悲而无以言表。弟子只是做了一点点提高,师父给予我们的是无比宽广的天地。

在写这篇交流的时候,有几次想要放弃,一位了解情况的同修几次鼓励我,他说,把这个经历写出来,不是为了证实你自己,是为了证实大法!

回想几年来走过的修炼路,最想说的就是,在正法中修炼是我生命永远的荣耀。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旧金山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