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正念不要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尊敬的师父好!大家好!

谢谢大家允许我分享一些在大法中修炼的经历。修炼中的感受有说不完的多,一个突出的体会就是关于正念的重要性和威力,及时刻注意不要人心。

从做同声翻译学到的

我来美国时年龄还算小,加上我的继父是白人,所以在家也讲英文,我对说英文很习以为常。虽然如此,当同修第一次建议我做中翻英同声翻译时,我的反应是先吓一跳,然后没有把握的说我能行吗?

我从小不喜欢引人注意,在大组交流做同声翻译就意味着不能舒服安稳的当旁听者了。第一次被叫做翻译时,因为自己没有正念,也没有过想做翻译的愿望,就很容易可以找到借口退堂:不衷心的试试看,发现一边说话一边听好象很难,好象做不到,就说太难了,我做不了。当我出于人心不想付出时,就会觉的难。象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里说的:“其实我觉的难与不难,看对什么人讲,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想修炼,他会觉的修炼简直太难了,不可思议,修不成。他是个常人,他不想修炼,他会看的很难。”

后来,由于发生在身上的一些事情,我深深的体会到整体修炼环境的重要性,以及每一个弟子都有对整体负责的责任。我便主动想做同声翻译,好为整体环境尽一小份力。这一次,因为我的正念出来了,我发现做同声翻译没有以前认为的那么难,很快就可以做好了,也很快就习惯了。

从做翻译这件事我意识到,很多时候,我以为自己做不了的事,不是真的做不了,而是不想做,不想付出,不想進一步放下自己。明白了以后,我经常提醒自己注意主动付出,主动吃苦,放下私心。当我看到有需要的地方,就问自己能不能去做。我告诉自己要向《转法轮》里讲的那个“烧火做饭的小和尚”学习。这样,我几乎什么都不怕干,做本地负责人,协调活动,和政府讲真相,做军乐队声部长,后备指挥,做记者,拉广告,做媒体有关的事,送大量报纸及清理报箱等等,连装小帮手我也学过。我尽量要求自己不用“那是别人的事”那种概念去看待一切,只要是重要的,我就尽量付出。

参与英文大纪元的修炼

记的几年前,第一次听说同修要办英文大纪元时,我的反应首先是觉的不可思议:我们西方学员人那么少,怎么有能力办报纸和美国的主流报纸竞争呢? 虽然师父已在讲法回答问题时讲过,但是由于我的一些人的观念,我感到难以置信。

我附近的俩位同修在这方面没有观念阻挡,他们很快的就热心的投入了英文大纪元的工作,通常去开会,去以各种方式帮忙,如写文章等等。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们每个星期都会去本地一些繁华的街上去给那些小店放一些报纸,以及给街上的行人发报纸。我那时还纳闷:他们为什么肯每个星期花这么多时间在街上一张一张的发报呢?

由于受了他们的好影响,我后来也开始发报了。发报纸看上去是苦活儿,拿着一摞报有时会觉的挺沉,那些街都不短,所以要走挺远的,一张一张的发给路人挺辛苦。可是,当我看到拿到报纸的人的笑容时,当我听到那么多人对这份报纸赞口不绝时,我真的明白了,这不是一份普通的英文报纸,他是一份救人的特殊的报纸,他可以把大法的真相广泛的带到美国主流社会。就这样,我也开始发报了。

发报时,我们都会遇到很多的有缘人,他们会赞叹这份报纸写的多么好,并且主动询问大法的真相。喜欢这份报纸的人男女老少都有,其中有些人说,这是他们这辈子读过的最好的报纸了!

我们发报看似平常,其实真的是在救度众生。记的以前有一次,我在街上发英文大纪元,人的观念开始出来,想挑一下发给谁最好。那天不知为什么,我感到脑子特别的清楚。这时,脑中有一个清晰的意念: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我当时觉的自己突然更深刻的理解了这句话的伟大意义,也不去挑人发了。

走着走着,脑中又出来一个意念:“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我悟到,想救度更多的众生也是一种“得”,要想能做到,就必须放下更多的自己,也就是“失”。我当时清楚的想,为了别人,为了众生,我放下自己的什么都可以,最珍惜的东西都行。那次发到快完了的时候,忽然,我在的那一小片地方开始晴天下着白色的雪籽,路上的人都惊喜的笑着仰望着蓝天,看似一个小小的奇观。我从这件事体会到师父说的有无数的神在看着我们,而且也更進一步理解一念震动十方世界了。

后来,湾区的英文大纪元進一步发展,买了一大批漂亮的黄色报箱。 我们这里的一位同修非常细心的策划了我们地区报箱的位置,选择了最理想的地点,让报箱发挥最大的作用。他忙碌运来大批报箱,然后和同修晚上分批把报箱放出去。我们半夜去放报箱,因为那时大家不上班,而且晚上没有人,容易停车,我们地区白天停车很困难。

记的一次晚上,我三更半夜的和那位同修出去放报箱,外面又黑又冷,我从小也没有干过什么苦活儿,那么晚了在外面干粗活儿,当时真的觉的挺苦的。可是,每当我们放好一个报箱,我心里都感到特别的高兴。我们的金黄报箱亮亮的,在另外空间一定在发放着金灿灿的光芒。大法弟子有幸能助师正法,真的是从生命的最深处感到高兴。

有了报箱以后,我们就开车送报纸了。开车送报也辛苦,因为我们送的地点很全,几乎五十个地方,把这个地区很扎实的铺盖了,所以每个星期要送大半天。那位细心的同修设计了一份表格,我们每次送报都会纪录一下剩了多少报纸及需要注意的问题。剩的好报纸我们经常会叠起来捆好,送到住家人门口。报箱也需要及时保养,时不时要检查螺丝,装新的把手,换被人踢坏的报箱门,或换被人划坏的报名粘贴。最头疼的是,因为我们地区有点复杂,各型各色的人很多,街上的报箱经常会被图上黑字或被乱画,清理这些报箱都需要细心的花时间。

我们地区学员一向很少,但是这没有耽误我们做很多。只要有主动性,不怕吃苦,就可以做到。从办画展、到政府讲真相、到守护报箱抓贼,各种大法事我们都做过。因为我们是大学城,学员往往是教育水平很高的,但是大家没有摆架子的观念。比如现在,有几个学员是有名学府的教授,都照样去积极发资料或发报纸。因为这里的同修一直认真对待大纪元的发行,这里报纸的效果很好。

在大活动上,学员们往往会遇见来自我们地区的衷心读者,而且,其它地区做别的项目的同修也经常会结识到一些住在我们这里的喜欢我们的报纸的常人,也对其它项目有间接的好处。

其实,大法弟子不管做什么,只要愿意奉献付出,用心的去做,法的力量就可以在人间展现出来。英文大纪元在湾区才不到三年,就已经发展到这么大的规模,成为了众所周知的报纸之一,真是一个大家共同创造的奇迹。

真信师父信大法 可以做到任何事

我是一九九四年在中国大连得法的,那时只有十岁。我今年二十三岁,意味着我的整个儿人生的一半以上都是在法中度过的。得法以后,家里长年的住在没有同修的地区,没有同修能在身边带我,加上家里不支持,所以基本上是自己摸索着长大的。得法多年以后,我才第一次面对面见到同修。得法九年以后,我有幸在参加的第一次法会上见到了师父。

虽然是老学员,但我还是有很多的缺点,很多方面做的确实不好,比如做事太慢,或太懒,或情绪化,等等,我真的觉的自己做的不够好,还差很多。不过我知道,只要我更進一步的放下自己的各种执著,听师父的,就一定会继续進步的。在修炼中,我身体上基本没有什么感觉,也没有看到过另外空间的景象。但是在魔炼人的殊胜修炼道路中,我深刻的体会到,只要坚信师父与大法,什么都是可能的。

《转法轮》<第九讲>里说:“我们真正指的悟,就是我们在炼功过程中师父讲的法,道家师父讲的道,在修炼过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难,能不能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炼过程中能不能遵照这个法去做。”每当读到这一句,我都觉的特别感动,觉的师父特别的苦心。同修们,让我们一起精進,一起走好最后的路,让湾区的修炼整体真正的发出神的威力吧!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旧金山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