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身体之苦和名利之惑中跳出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九日】我修大法至今快十年了。前些年我常人心很重,真相讲的很少。由于认为自己是一家之主,我把大部份精力用在了常人工作上,学法走形式,每天按部就班的学法炼功,发正念,没按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魔难来时正念不足。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我终于闯过了难关,与同修们兑现着史前大愿。现将近两年的修炼经历讲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二零零五年五月底,我感觉喉咙有点不舒服,没理它,到了七月份更难受了。嘴上虽没说,但心里有执著,以为自己生生世世造了这么多业,能不能过得了这难关还很难说。这期间妻子和其他功友也与我切磋过,认为那不是消业,是旧势力安排的假相,不是我自己的,是干扰,应该排斥它,清除它,全盘否定旧势力强加的干扰。尽管我也一直发正念清除,但总带有一丝人念在里面,心想:到九月份学校开学你不能再干扰了,因开学我还要做小生意,挣钱供儿子读大学。

到了八月下旬越来越不对劲了,喉咙象有什么挡着似的,吃饭也减少了。有天晚上我在师尊的法像前含着泪说:师父,我不是不信师信法,也放的下生死,但是我一家三人都是大法弟子,他们还要证实大法,常人中的生活来源离不开我,若明天还排斥不了旧势力对我身体的干扰,就要当成病去治了。第二天仍然没有变化,我没有告诉妻子就用常人吃药打针的方法去治了。吃了四天西药不行,又打了两天针还是不行。其实前四天中师父两次点化我,两次医生都把药拿错过,只是自己悟性差没悟到。第六天针打完了还是没有好转,医生只好说:你到人民医院去做个食道检查吧。我猛然一想不对呀,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老要当成病去治呢?马上对医生说:算了,没有啥,用不着检查了,也不再吃药打针了。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讲:“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

反复学了这段法才悟到这都是自己平时学法少,更没悟好法,老把它当成是病才被旧势力因素钻了空子。我把执著的根源挖出来并坚决去掉它之后,喉咙不舒服的症状就慢慢的消除了。因自己正念不很足,被干扰了近两年时间。

干扰清除后我想这下该用心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因我一直没有面对面讲过真相。机缘来了,也是考验我在利益面前动不动心。

我二零零三年用企业改制的钱在银行为儿子存了一份定期三年两万元的教育储蓄,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银行通知要改存定期储蓄,我上午去办理时营业员说定期存折已用完了,办了个活期存折,下午在另一班改办定期存折。下午办了定期存折后,我不要那个活期存折本,营业员说:你拿着不影响你什么,有多余现钱存时方便。我没在意就收了。晚上我才发现活期存折上的钱没有动,营业员误当我拿现钱存的两万元。妻子见我老看存折就催我:有啥好看的,快学法吧!我说:这个营业员今晚睡不着觉,这本本上的钱没取,她要差两万元钱。”“谁叫她马虎,把钱给同修做真相。”妻子这样想。这时我悟到应该按师父讲的去做,把钱还给她并讲真相证实大法。

第二天早上我就把存折还给了营业员,当时有四个人在场,三个营业员一个储户,她们很感激,并说要怎么谢我,我连声说不用谢。她们问我干什么工作,收入多少,我讲我原在某公司工作,单位解体后,在摆地摊,每天收入二、三十元,我听过也看过法轮功真相传单上讲,人要行善积德,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遇事要为他人着想,不能只顾自己。这钱不是我的不能要,应该还给你们。

为了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在菜市上我就专找人少好讲真相的有缘人买,从不讲价,对方就容易接受,不方便讲的就用写有真相短语的钱,也可间接救度更多的众生;遇着做小生意的,原单位的同事,随便谈几句后,我就顺便把真相讲了;有时学生买我的物品时多付了或掉了钱,我都乐意地退还或告之,并对他们讲,我看了《转法轮》真相单里讲的做人要做善良人,做好人,也就自然证实了大法。

在我尽心尽力做事的时候,出现了很长时间腿、腰痛,臀部生了个大红包流了很多血,这些假相都干扰不了我做好三件事。我再不能消极承受,也不能让邪恶因素从时间、精力、信心上来拖垮我了。向内找后,我发现还有恶党的邪灵因素在干扰。于是将常人工作时获取的一些证书(上面有恶党的兽记)及家里其它邪灵兽记全都销毁。

恶党在去年下半年还搞伪善活动干扰我,居委会负责人说摆地摊辛苦,挣不了多少钱,介绍接受当时的县长帮扶结对,说他可给我安排工作,但要在电视上讲感谢恶党恶政府的话。我是修大法的,我怎么能违心的去感谢恶党呢,我婉言谢绝了。我对他们说:“我是平常人,日子过的清贫一点没有啥,心里很充实。”

常人的名利,我什么都不要,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做好三件事,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成为师父放心的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