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己的修炼经历讲真相 公开退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两次参加师父来广州传功讲法学习班的老弟子。经过十几年的学法修炼,把身上的病全都去掉了。就连那脑外伤后头昏脑胀的后遗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走多远的路也感不到累,深感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经过反复学法修心,使我对法的理解和认识越来越深刻,从而对师对法更加坚信无疑。这次我们所里又搞什么党员评定,要在一周内搞完,在支部动员大会上讲:有的人拿共产(邪)党的钱还反对共产(邪)党,这是指炼法轮功的我。会后小讨论时,有人散布谣言。我根本不信他们讲的。

对于一个真修者来说只有一个念头,正念正行,坚修大法心不动,利用此机会以我修炼法轮功了后身心变化的事实向他们讲清真相。在和支委书记俩人谈话时,我明确表示“自焚”不是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所为,因为法轮功要求每个修炼者绝对不能杀生的。而且《转法轮》中第七讲专门讲了关于杀生问题,很明确,只要修炼就不能杀生。而法轮功又是你明明白白的修你自己。炼静功时,不管静到什么程度,你得知道你是在炼功。不能迷迷糊糊的,怎么会“自焚”呢,那是罪过啊。法轮功是叫人做一个好人,然后做一个修炼的人,是修“真、善、忍”的,没有一点不正的东西。他们俩没什么可讲的。

我想趁此机会公开退党(其实我早已退了),决心已定,先和老伴讲:“这次搞评定我要公开退党,你要有思想准备。”她却说:“你就说‘我不炼’就行了呗。”我说:我不能说假话。我怎么讲她就是不同意。此时孙子也不知什么原因,把他的房门锁上,不出来吃饭,怎么叫也不开门。我只好拿钥匙把门开打开,我问他怎么了,他很不正常的说:“你知道我想什么吗?”我回答不知道。他说:“你还以为我不知道你柜子里那些东西吗?(指法轮功书和资料)你要那么多干什么?”我说:这些法轮功的书和资料使爷爷身上的病都没了,还不好吗?而他却立刻走开了,什么都不能讲了。

一天晚饭后从外边回去,進屋后看到孙子房间的大玻璃门打碎了,好象精神都有问题了,奶奶怕出什么事,叫我给他爸爸打电话来看看他吧。第二天他爸从东北来广州看他,怎么叫也不开门。好不容易把门开了,也不和他爸爸讲什么,只说:你来干什么?回去吧,你在我心烦。这一天却一点饭都没吃,此时正是要开小组会和专门大会期间,那个支委又找我谈话,我提出退党。他说:“你的家人同意吗?这对你老伴、孙子都不好,你不能只为自己,那不太自私了吗?好好想一想,要退就写个申请吧。”

有一天,老伴又对我说,你要退党我就撞死不活了。党支部叫我改变观念,和法轮功划清界限。我怎么办,是屈服他们违心的说假话呢,还是正念正行,这对一个修炼者是个严峻的考验。

经过思考之后,我想,修炼者就是要从人中跳出来,走出人的理。我认为屈服于他们,按照他们的要求做是人的观念,而且是变异人的观念,只有人心才会屈服于他们,修去人心之后想到的是法,不能给大法抹黑,造成不好的影响,决心正念正行,毅然写了退党申请,再次和支书面谈。提到退党,他讲:“这可得和总支书讲一下,你可要好好想一想。”

第二天所长找我谈话,我讲述了炼功前是疾病缠身,严重胃溃疾病反复发作多次住院治疗,还有慢性萎缩性胃炎、胃下垂生急症,天天吃药去不掉,整天不是这疼,就是那难受,没有舒服的时候。一九九四年学炼法轮功后身体有了好转,经过十几年的修炼,身上的病全没了,就连那脑外伤造成的头昏脑胀的后遗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一切都恢复到正常状态了。你看我身上的老年斑都在消失。真是无病一身轻,走多远的路也不觉的累,蹦跳还很灵了,无论从能力和智力上好象是五十岁的人,其实我已七十三岁了。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会减缓衰老,身体会呈现出向年轻人方向退,在我身上体现出来了。从一九九四年学炼法轮功,至今我一片药都没吃,身上的病却都没了,近几年来我连体检都不做了,这可给国家节省多少钱?我也不受病疼的折磨了,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第二天儿子回北方了,当天晚上孙子走过来吃晚饭了,一切都正常了。在这一周左右所发生的一切,看来都是对着我这颗人心来的,当我把人心去掉之后,压力全无,什么都不怕了,人心对修炼者的干扰太大了。不能正念正行都是人心作怪,我体会只有反复学法、记法,才能修掉人心,坚定正念,做好三件事。用我们修炼法轮功后自己的身心变化的实际去讲真相是最有说服力的。

以上我的一点体会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