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满足现状不想提高的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生活在农村。二零零五年我在同修的帮助下,买了一台能独立操作的一体机,由于该机子能够方便加粉,城里的同修也先后买了几台,我还协调外地同修买了一台,并帮助一位城里的老年同修学会了操作。这期间,我渐渐生出了证实自己的心,沾沾自喜,有点小本事,同时发现自己在帮助同修时没有耐心。该老年同修生活条件相对来讲还算不错,环境清净。我想如果我能進城打工,和该同修一起做资料方便多了,因为我一个人在农村种地有些困难(丈夫二零零二年出了车祸,先前看过书,恶党迫害大法以后受毒害,儿子在外地读高中)。再就是我通过和城里同修的接触,发现彼此之间让人心间隔着,我就想与同修们共同从法上提高上来,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这些心一出,老年同修就告诉我,某某同修如何说你的不好,很难听。我听了以后,开始警醒,无条件的向内找。

当时我悟到,一个是有证实自己的心,再就是可能触动了那个旧的因素,因此干扰我来城里打工。后来又悟到,看到问题,应该通过周刊和同修们交流,不一定非到城里去住,生活在农村也许有师父的安排和自己的心愿。

刚开始做资料时,没有资金,工具也不全,做的量也少。当时城里同修甲向我要资料时,我说没有资金,一位曾经做过资料,正在遭受病业迫害的同修给了我几百元钱,几天后我去城里,甲同修说,你怎么不带几本《九评》来,大姐还给了你钱?听到这话,我嘴上没说,心里想;没给钱之前我不就给你带来了师父的各地讲法吗?给我钱了就应该给你资料吗?城里也有资料点,更何况我们当地的资料也不充足,那里的众生也等着得救!以后这个大姐再给我钱,我就没有要。后来大姐离开了人世,甲同修的妻子(也是同修)埋怨我不该拒收大姐的钱,因为这些钱都是同修们从生活中节省出来做资料用的。我在和乙同修交流这件事时,乙同修说,你应该把钱收下,再给甲同修,当时我只认为甲同修是人心,却没有认识到自己有怕付出的私心和争斗心。在一次和同修交流时,同修说,有一同修,由于同修们急需资料,这个同修三天三夜没有睡觉,当一觉醒来,觉的睡了很长时间,精力恢复,一看时间,却只有一个小时。同修的话让我受到启发,看到自己的不足,没有毅力、不能吃苦。

通过同修们不断努力,我终于做出了图象清晰的真相资料。其实这一天本应早些到来,是因为自己有怕付出的私心和“没有那么大能力”的后天观念造成的,还有满足现状不想提高的心。

以前我使用的那台三星机器,印出图象黑乎乎的,发到世人手里,有的世人认为这是盗版的。由于资金的问题,也没有想到要换台机器。几个月前,看到同修使用带有分纸器的机子也没动心,一个同修还提醒我,看见了吗?某同修使用的机子带有分纸器,效率高,我当时表现麻木,当甲同修说给一个使用三星机子的同修换台带有分纸器的机子时,心想,你给同修换机子,你就控制同修做大量的资料,我才不眼热呢!现在使用上该机子后,才知道效果和效率提高了很多。

一次,我和甲同修去外地,同修给了我们一些钱,说要若干套各地讲法和真相资料,并问麻烦吗?甲同修一口答应不麻烦,当时我说,你不做不知道,怎么不麻烦?下午我们刚到他家,就有一个同修丙带着机子来了,并带着一肚子怨气,说同修给他造成的压力太大了,不能再继续做下去了。当时,我觉的出现这种情况,与甲同修的心有关(我对同修在资金的帮助也生出欢喜心),但是后来也没有和甲同修在法上做深刻交流。

我在做资料期间,也出现了不少干扰,有的来自同修,有的来自家庭,有时人心出来也想不做了,又一想,那不把自己的修炼道路改变了吗?写到这我悟到,出现同修送机子不做的情况,是邪恶看到我们有了资金做资料,钻我们有漏的空子,我们不做才是邪恶最高兴的。我没有及时的和甲、丙两位同修交流,在法上提高上来,忙于做事。这件事让我看到也不是偶然的,我没有尽到对大法、对同修负责的责任。

现在我悟到,我们当时证实法的事做的不够好,有一个问题,就是我和其他同修对甲同修有依赖心。师父曾在《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讲到:“大法弟子的负责人哪,其实只是一个协调人、联系人、一个传达人,你们不要把他们当作象师父一样,寄予那么大的希望,成了你们修炼的依靠,什么事情他都必须做的最好。不是的,如果这个负责人真的也象师父一样,或者想问题全面、绝对不会有错,那么这个地区很多人就修不出来了,因为他想的最全面了,没有你想的了,他做的事情都是最好的,也没有你的好了。是这个道理吧?”

这篇文章本应早就完成,可由于自己意志不坚强,没能及时清除干扰,所以才拖到今天,这次就现和同修交流这些,有不妥之处,请同修们帮助。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