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教师大法弟子修炼手记(2)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十日】(接前文)

五、学生日记:“我们老师信仰真善忍”

一九九八年正月的一节早读课上,我班学生在教室里先后站在讲台上读自己认为写的最好的日记,大多都是围绕真善忍写的。其中聪聪同学读了这样一则日记──

正月初八中午,表叔在我家喝酒。他边喝边吃边告诉我爸妈:“我还有两个年要拜。”我爸风趣的说:“今天都初八了,怎么还要拜年,拜月半吧?”“是我孩子的两个老师啊。”表叔拉长声音说。我听后连忙反问他:“老师?老师还要拜年?我们老师不要拜年。”表叔也风趣地说:“老师不要拜年?怕你送少了吧。”我正要急着说,被妈妈抢去了:“他们老师是不要拜年。去年正月,他们老师把学生、家长亲自送给的五十元、百元人民币、布料等拜年礼拿到教室里,当着全班学生的面把礼品一一退给了送礼品的学生,并让学生代自己谢谢家长。还说:‘今后谁也不要给我送礼品了,因为教学生是教师应尽的责任,我工作有工资呢!’在家长会上,这位老师也特别向我们诚恳的强调了这事。”表叔惊奇的说:“真的?!我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的老师呢!”我爸妈几乎齐声说:“因为他们老师修炼法轮功。”我自豪的补充说:“我们老师信仰真善忍!”

六、“你应该洪扬法轮功”

二零零零年秋季,学校根据教育局旨意,按工龄、荣誉证书和突出奉献等条件,以老师人数为比例评选五星级老师,即所谓优秀教师。

我因修炼大法,被教育组扣了四分。但得分仍在五星级行列。因我省、地、市各种荣誉证书最多,达五十来个,这年又为抗洪救灾捐款千元(在校级最多)。

我想,我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至少是超常的好人。教育组反而扣我四分,说明这个五星级与真善忍相背离,我怎么还当这个与真善忍背道而驰的什么五星级先進呢!我好我坏,我低我高,一切用宇宙特性真善忍衡量,一切由我们师父说了算。

于是,我向校长讲了自己这个想法(因校长比较理解大法,比较理解我),并谢绝了这个五星级称号(在当常人的三十多年教育工作中,我曾是个工作拼命,荣誉当仁不让的人)。听说学校把我的这个五星级指标给了一个姓何的老师,另一个姓马的老师找领导闹了很久,因他与姓何的分数同样多。

去年,这校长从广州(他前年辞退该校校长职务,在广州等外地打工包办学校)回家,我和他在一起叙旧谈心,劝他三退了。当他听我讲了法轮大法在全世界的大好形势后说:“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不敢表扬你,因你炼法轮功;现在,在外地学校教师会上,我经常讲你和你所带班级学生的先進事迹。

我说,“因为我用真善忍做人、育人,你应该洪扬真善忍,洪扬法轮功。”

七、用真善忍带班超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我意外的收到了九九年春季小学毕业生晶晶的一封书信。其中心内容是:老师,现在的电视新闻、广播和所有的宣传机器向人们散布关于法轮功的一百四十条,怎么与我们当年学习的《转法轮》及真、善、忍相反呢?

我没有给他写回信,放假后,我找到他和几个学生一同回顾畅谈了我们当年学炼法轮功的件件事情。用钢铁般的事实回答了他信中的问题。

结论是:共产党自九九年七二零所宣传的关于法轮功的一切都是对大法、对我们师父、对法轮功学员的栽赃陷害,受迫害的是法轮功学员,受毒害的是广大人民群众。

从九六年秋季开始至九九年春(他们从四年级到小学毕业)的三年来,晶晶一直是班长,七十四人的班始终用真、善、忍作指导,整个教书育人过程重德,守德,积德,不失德。矛盾面前向内找,遇事为他人着想。教书育人效果超常。

七十四个学生,差的变好了;好的更好。即下等升华为中等,甚至上等;中等升华为上等;优生更优。好人好事层出不穷。如学生在校外路上拾到百元人民币,硬是坐等交给了回找的失主才离开。学校收到的感谢信,是因为我班学生霖霖等在社会上、外单位做了好事。统考成绩在六个平行班的年级组中,总分,人平分,前十名后十名总居第一。(其基础比别班差,因是从其它五个班中派出的学生)。因此,学校、家庭、社会给予的评价是:用“真、善、忍”带班效果超常。每人所想、所行都可以编成一本本“真、善、忍好”的小册子。这里仅举几例:

1、集体忍让

学校每学期大型活动,全校三十多个班的两千多学生都要搬板凳到操场上来(因没有能容纳几千人的会议室或礼堂)。我们班在三楼,一、二楼都是一、二年级的小同学;学校楼梯窄而长,成群结队的学生上下楼梯碰碰撞撞,容易无意互撞。开学典礼回教室,我班杨扬的脚就被撞伤流血,一拐一瘸的痛了好久。

吸取教训,为了保安全,我们决定忍让,每次最后出入教室,顺顺序序出,稳稳当当進。

记的四年级秋季散学典礼上,我在散会前去学校边小商店结本子帐。没结完帐就散会了。等我着急跑到操场上,见大大的操场,唯独我们班七十四个学生还整齐的坐在原地。我真是喜出望外,学校领导、教师都笑着伸出大拇指。

2、“是我不对”

预备铃响后,两个学生因偶发矛盾,来到办公室,坐在我身边。我照常平和的对他们说:“你们谁想好了谁说。”

“老师,是我不对。”坐在第一组最后一桌挨了打的祥祥站起来说。
“你被他打了,还被打哭了,你怎么不对?”我问。
他接着说:“我把他的书本碰到地上了。我如果连忙给捡起来放好,说声对不起,他就不会打我了。”

坐在第一桌的强强急不可待的站起来说:“是我不对。因为他听到铃声后,是想赶快上位准备上课要用的东西。他无意的绊掉了我的书本,不是有意的,我应该原谅他,不应该打他。”

“对不起。”两人几乎同时向对方道歉。我这个当老师的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微笑着抚摸他俩的头,示意他们進教室上课。

“谢谢老师!”两生又几乎同时对我说,同时手牵着手走出了办公室。

3、“我没追打他”

学生伟伟,我接手教他时,学校教导关心的对我说:“他是个打架大王,你要特别注意他。”

一天放学前班小结会上,伟伟举手了。他说:“今天午饭后上学路上,邻居安安(同学)跑步,把我撞倒在地。”我问他:“他扶你起来吗?”“没有。”他刚说完,教室里七十多个学生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可能是这对于一个被称为“打架大王”的学生来说,太不容易了)

“你为什么不追打他?”掌声过后我问。“因为他不是有意撞倒我的,也可能是想赶快到学校做作业吧。”伟伟说。“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有意撞倒你的?”我追问。“因他比我小,他打不过我。以前,我俩打过一架,我把他打伤了。我妈妈还向他家赔了礼。”他一连串讲了许多。

此时,我示意让伟伟上讲台。当学生们看到他左腿膝盖上有一个银元大的紫色伤痕时,教室里又响起了一阵掌声,象有人指挥一样有节奏的掌声。在讲台上,我问伟伟:“这次是他赢了还是你赢了?”他说:“我赢了。”“你赢了什么?”我问。“我赢了德。”

于是,我们重温了《转法轮》第三百一十八页这一段:“谁欺负他,谁踢他一脚,他呵呵一乐:你来吧,反正德给我了,我一点都不往外推呀!”

4、胃溃疡、胆结石不翼而飞

班上学生把老师、同学修炼大法喜获身心健康的事告诉家长,加之每学期的家长会,不少学生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甚至弟妹也陆续走進了大法的修炼行列。

其中学生杨扬的妈妈敏敏跟我们师生修炼后,感觉良好。因此劝自己的母亲(杨扬的奶奶)炼功。

她奶奶五十九岁了,文盲,正疾病缠身,每天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疼痛难忍。经市医院检查,患的是胃溃疡,胆结石。

医生说:“这病急需开刀,但你年岁大,身体虚弱,经不起动手术。只能靠加强营养,打针吃药维持一段时间再说。”

这老人死又死不了,活又活不好。不久,杨扬的母亲把她扶到学校,参加了家长会,加之女儿与孙子的劝说,终于走進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

她坚持天天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日日炼五套功法。修炼不到三个月,身体慢慢舒服了,吃的下睡的好了。经医院检查,两种病已不翼而飞。现在六十几了,活的格外健康精神。

(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