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勇闯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才能走到今天。每每看完一本周刊,同修好的做法让我们深受启发,同修的教训让我们引以为戒,同修的正念正行让我们看到自己的不足。然而我们当地同修写体会的很少。我想我们不能只是看同修的文章,其实我们每个修炼者这么多年来也都会有自己刻骨铭心的体会。写出来说不定也会对其他同修有所帮助,而且还可以给未来的修炼人留下参照。即使不发表也是对自己的一个总结和提高的过程。今日提起笔,写出自己在消业、过病业关方面的神奇经历,与大家交流。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年幼时差点得肺炎夭折。后来也是吃药打针不断,臀部被打出了硬核。中医西医都看过,连偏方都试过,勉强活到成年。家族孩子里边我是最令人操心的一个。

经亲戚介绍我喜闻大法。翻开书看见照片,原来小时候在不经意间天目就见过这个人,原来他就是师父呀!惊喜间我知道这是十分珍贵的真法。我按照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学法炼功不敢松懈。师父为我清理身体时,痒的不得了,浑身从头到脚大疙瘩连成一片,而且每过几天就再出一次。我心里很高兴,是师父在管我呢,为我清理呢。有一天我去上班,觉的屋子里有一股药味,心想是同事撒了来苏水吧(一种消毒净化空气的药水),也没吱声。后来药味竟然越来越浓。同事都纳闷的你一言我一语:“怎么药房的味?”“跟来苏水不一样,对,就是药房的味。”晚上值夜班,同宿舍的人也说:“咋这么浓的药味?”我一脱鞋,一股呛人的药味钻了出来。“唉呀,你鞋里味更大!”我心里也开始犯嘀咕,怎么回事呢?去炼功点炼功,同修也说:“怎么这么大的药味?咦,是从你身上发出来的吧?”我恍然大悟,自己以前吃过很多的药,是师父把这些给打出来了。可惜我当时没有吱声,同修和常人都不知是大法带来的神奇。

印象深刻的第二次消业是我高烧神奇消退的经历。不知是从哪一天起我就莫名的低烧,可我并没有感冒,我也没和家人说,后来发展成高烧。恰逢我男朋友回家(他在外地工作),他只回来几天,我坚持说要陪他出去玩。一路上我真的是昏昏沉沉,用昏天黑地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但我心里明白:“我不会有事的,到外边走走转转,一样不会影响消业的。”因为在我心里,真的没有什么比修炼更重要。回来时一量体温竟四十二摄氏度。我就是要坚持,果不其然,没两天我的烧就退了,人显得更精神、面目看上去比高烧前白净亮丽了。通过那几年的修炼,随着业力的消去,我的皮肤变的白了,人也漂亮了许多。

直至九九年七二零,那铺天盖地的打压把生性懦弱胆小的我给吓住了。我只得偷偷在家里看书,没有走出来证实赐予我新生的大法,不敢为无私救度我的恩师说上一句公道话。至今我还是痛悔不已的。旧势力的邪恶当然是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由于长期不能看到新讲法和经文,自己渐渐的失去了精進的意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出现了不好的状态。直到二零零四年的春天,以前熟识的一位同修送给我师父的新经文,才让我如梦方醒,痛心自己这五年来的沉沦。紧接着,又一轮的考验便接踵而来。第一个就是清理身体。这一次是不停的咳嗽,一声接一声,整个胸口火烧火燎,眼珠都咳的发红。我的心里也是犹疑不定,思想中斗争的念头一波又一波,人念与神念交锋着。同修常说人神一念间,在那一刻,我就徘徊在了十字路口。我活着为了什么,我所珍视的大法再次展现在我的面前,我是要与不要,修与不修?于是我把心一横:我就相信师父了,生死我也豁出来了,师父您就看着给我安排吧。恍惚间看见一尊佛打着坐,飘到我的身体上方,他伸出右手,冲我胸口一指,我顿觉一股清凉沁透了整个胸部,半秒都不到,我难受的症状全无,咳嗽也嘎然停止了。我被惊呆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因为是在夜间,没有当时跟家人说这个情况。但第二天他们发现我奇迹般的好了,也都非常高兴。

每当我思想又糊涂的时候,我就会回想起这惊奇的一幕一幕。这几年跟头把式的,也有许多执著不放的时候,也有灰心泄气的时候,但师父给予弟子的信念是支撑我一次次跌倒又爬起的动力。

同修们,大法弟子们,正法已到了这最后的最后,让我们赶快放下一切包袱,也赶紧溶化互相之间的隔膜,让我们都神起来,互相鼓励,更好的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