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丈夫的改变谈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我和丈夫都是从农村来到城市的,因为双方家庭都很困难,所以我俩结婚的时候几乎就是一无所有。经过十年的辛苦,我们终于在市里有了自己的固定住房,而且稍有积蓄。在二零零零年,我得法了。

在这辛苦的十年中,丈夫也染上了不良习气:说谎;吹牛皮;骂人;吃喝嫖赌全学会了,后来还包养了一个女人。我知道这件事后,在处理过程中,因自己的执着心太多,又抓着人的情不放,使我失去了很多提高的机会。师父在梦中清清楚楚的告诉我是过关,是假相,而我明知道却不去做好,辜负了师父的慈悲点悟。

丈夫不肯离开我和女儿,而我却自私的差点把丈夫逼走,最后悟到不该那样做,才又让丈夫回来了。我在这件事发生之前自己很精進,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很有序,才没有走极端,因我学法前很厌世,而且脾气暴躁,是师父救了我。但从那以后我学法懈怠了。

我丈夫看我哥嫂因为修大法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遭到迫害,加上我父亲也修大法但在七二零前两天去世,所以不理解不相信大法(学法前我也不理解)。在零五年之前他对大法资料不瞅不看,我一提大法的事他就变脸。那时我也不精進了,而且我那几年都是等我哥从几百里之外给我捎师父经文,资料极少,我也接触不上这里的同修。

二零零五年夏天,慈悲的师父安排我和这里的同修相逢了。从这以后,师父经文,资料我都可以及时看到了。这样每逢我拿到资料文章我都故意放在床头(如小册子,历史故事,明慧周报)。但他一般不看,我就看完之后跟他讲,他不耐烦的时候就叫我闭嘴,但我还是在他心情好的时候说给他听。他不看碟,我看的时候就故意放大声音,偶尔也大声念法给他听,虽不在一个屋他也能听见。他嘴里说不听,其实他已经听進去了。同时坚持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就这样不厌其烦的做,同时我也要求自己尽量做好,再加上他发现我接触的同修的确都很正,哥哥嫂子,姐姐姐夫的表现与常人确实不同,他也知道我和女儿自真正修炼以来确实一片药没吃过而身体却很好,缠魔我多年的多种疾病不见了,他就在逐渐的转变他的观念。

有一次,女儿晚上发高烧39度多,他急了,让我带女儿去打针,我说问女儿去不去,女儿不去,他就开始骂我,说如果女儿不好就把我怎样的话,我就笑了,因为我知道,我和女儿信师信法不会有事,就和女儿学法发正念,第二天早上就好了。因为孩子未修炼前如果发烧不打针不吃药是不会好的,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同时我也找到了自己的怕心和信师信法不够的心,因为以前女儿也偶尔发高烧,但我怕他知道让吃药,又怕孩子如果不好他会更不理解大法,所以每次都帮女儿发正念,让女儿快点儿好。其实是不敢面对干扰的怕心,不证实法的私心在作怪。现在明白我们用正念面对干扰的时候,所有的坏事都会变成好事。以前我让女儿学法他就生气,让女儿学习,说我尽整没用的,耽误女儿学习,自从这次之后,我让女儿学法他就不象以前了。

就这样,他从不看不听,到喜欢看喜欢听,从原先的不耐烦不理解,到现在的帮我讲三退,自己出去劝三退,从原先的挖苦讽刺到现在的谁一提大法就说好,以及天要灭邪党和恶党的害人把戏,而且我现在所用的耗材他都帮我去买。我的修炼环境变的更好了,以前我出去发资料都偷着去,不敢堂堂正正,现在我可以自如做事。他现在也不嫖了,也不赌了,酒也喝的少了,有时也用大法归正自己。我很为他高兴,因为他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但我知道他还没有修炼,我一定要做的更好,他才能表现的更好。当然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但师父让我们大法弟子在众生的得救与淘汰之间起到的作用就象桥梁,这座桥一定要坚固,挺拔,不怕惊涛骇浪,因为我们是宇宙大法铸成的。

其实家里的修炼环境很主要,因为家庭与家庭之间的联系也是一层层的,如自己的家庭,双方父母的家庭,父母的兄弟姐妹他们的家庭,这些兄弟姐妹他们儿女的家庭,我们双方兄弟姐妹他们的家庭,他们每个夫妻对方还有父母,还有兄弟姐妹,他们还有家庭,他们每个夫妻对方还有父母,还有兄弟姐妹,他们还有家庭,往下追下去无穷尽,况且我们每个人还有朋友,他们还有家庭。他们会间接的传递消息,这样又有多少众生会受益。

现在也许还有同修认为自己比较了解家里人,形成了固有的观念,认为不好改变,所以很少跟他们讲大法的神圣,讲遭受迫害的真相。其实不管是善缘还是恶缘,在我们有幸能修炼宇宙大法的今天,他们能成为我们的家里人都是有很大原因的。法会圆容一切,法造就了一切,法也在改变着一切。家里不修炼的常人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救度众生的过程就是我们修炼的过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