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法理升华的點滴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弟子,在我初得法的时候对师父讲的一句话印象特别深刻,那就是:“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精進要旨》<挖根>)当时我觉的这句话很特别,但是不是很明白它的意义。我想:这句话如果是:“在修炼中加入任何人的东西,都是不对的”。这对我来说就好理解一些。但是师父用了“危险”这个词,就让我感到这件事情事关重大,直接影响到能不能修下去的问题。但是为什么这件事情这么严重呢?为什么加了人的观念就有修不下去的危险呢?当时我并不能体会。

经过这几年的修炼,尤其是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这几年,使我对这句话有了更進一步的理解。其实修炼就是一个不停的选择走神的路还是走人的路的过程。

当我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面临这样的选择的时候,选择往往不是太难,即便是因为自己一时执著心太重,选错了路,跌回了人的状态,心里也明白这是没过去关。难就难在自己不知道自己面临这样的选择。当我用自己多年来在常人中形成的观念或思维方式来看待或者是衡量正法中出现的事情的时候,有时会觉得迷惑或不理解。但是由于学法不扎实,我自己无法意识到当时的出发点是自己根深蒂固的常人的观念和思维方式。常人观念包括衡量对错的标准。

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说:“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归真,你要想修炼上来,你就得按照这个标准去做。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

当我学法没有跟上,不能悟到“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标准,从而用他来衡量一切的时候,我自然的会用自己在常人社会中形成的观念来衡量事物,拿这样的标准去套正法中出现的事情,在套不上的时候思想中就会出现迷惑。认为事情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我认为对的那样?这样严重的时候甚至动摇对大法和师父的信。而我现在悟到,这种现象就是师父讲的“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的一种体现。

师父告诉我们:越最后越精進。我现在理解到:越到后来要悟的越高,只有悟到了才能跟上师父的正法形势。而悟,绝不是凭自己的所謂聪明脑筋凭空想出来的,那是在扎扎实实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的同时自然达到的。跟不上正法形势表面是行为上跟不上,根本上是悟性和境界没有达到要求。所以如果只是形势上要求自己加大做证实大法的事情的力度,而思想上没有提高,那就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有点像常人做大法的事情。这样所谓的“跟”正法形势会跟的很累,而且一不留神就又跟不上了。

下面举一个关于悟性没有跟上,用常人观念来衡量大法中的事情的例子。

比如说,新年晚会中的法轮功节目。在刚刚看演出的时候,有一些学员,包括我自己心里多少有点打鼓:“这么多的法轮功节目,常人能接受吗?”

这个简单的念头,现在想来,其实是自己在修炼上多方面没有达到标准的综合体现。首先,是自己对大法的形像没有一个坚定的正念,没有十足的信心。甚至潜意识里也混進了一些常人对大法的误解的信息。

试想,将来当全人类都了解了大法的真相,都从心底里敬佩,崇敬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时候。歌颂大法可能就成了人类文化的一个主题。那时候,人们会觉的那么多的法轮功节目不能接受吗?而大法弟子是早已知道真相的,那么,在我们的心里早就应该给大法的节目一个正确的位置。他应该拥有无上的荣耀,我们应该对他有坚定的信心。而我们的心,无论它怎么动,都无疑在影响着在场的观众。就象师父《转法轮》里讲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如果我们自己的心不稳,很可能现场的观众就会有类似的反映。

从另外一方面讲,当我们了解了这场晚会的特殊性之后,更应该明白他起的作用最主要的还不是表面形式带来的,而是背后强大的力量导致的。是背后的力量通过表面的形式在起作用。因此这个形式也就不是单纯的一个形式,而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是有目地的。比如说,整台晚会中有各个朝代,各个民族的舞蹈,艺术形式,伴奏的是西洋的管弦乐队。这样的编排,我理解,它本身就具有深意。

各个大穹都把他们的文化带到了地球。也许师父就是通过他们留下的文化来寻找和救度他们天体里的生命吧!而这些生命有可能就是那个体系的王和主。

看看那些观众的反馈,很多人就是对其中的一些节目特别有感觉,好象触动了他们心灵最深处的东西。这些舞蹈是这样,那么那些关于大法的歌曲呢?那些开启他们封尘的记忆的舞剧呢?那不是师父更直接的在救度他们了么?真相和直接的救度都在里面了。虽然他们表面的人这面并不知道这一点。如果是这样的话,作为弟子,我们怎么还能用自己人的观念去衡量他呢?我想,我们首先要明确的一点就是晚会的最终目地是救度众生,而不单纯是娱乐。如果是为了娱乐,或者是洪扬正统艺术,我想也许会多演奏一些人们熟知的世界名曲。但是要救度众生,每个节目就都有它特殊的作用和使命。

讲到这里,我还想到最近对“信和悟”的一点领悟。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中说:“现在有些人认为这双眼睛能够看到我们这个世界中的任何物质、任何物体。所以有些人产生了一种固执的观念,他认为通过眼睛看到的东西才是实实在在的;他看不见的就不相信。过去一直认为这种人悟性不好,有些人也讲不清楚为什么悟性不好。”

只有看到了才相信,看不到的就不相信,这样的人悟性不好。我悟到:这种现象不只存在于和天目有关的问题上,修炼的其它方面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有些学员就是对常人社会表现出来的现象特别的在意,认为非常真实,而自己在大法中悟到的高于常人层次的理却往往不那么硬实。所以这样的人经常被现象所动、所惑,所以也就更看不到现象背后的真实天地。

而作为大法弟子,在正法進程走到今天的时候,我们的状态应该是反过来的。我们应该把自己在大法中一点一滴的升华,悟到的超出常人境界的理解,升华到的不同的思想境界看的是最真实的。真实到超过自己眼前看到的一草一木,也就是比这个物质世界里面的任何展现出来的事物都真实。

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一个弟子问师父:“在梦中师父对我说要把真的修成假的,把假的都修没了,那你就修成了。”师父回答:“这里面从两方面看啊。第一,人类社会的这个现实,在神的眼里它并不真。再有,这是对你所执著的真实的点化,是点化你具体执著的那一面。”

把真的修成假的,我理解到是要把人类社会所谓的现实都当成幻象,也就是假的。既然是幻象,那还有什么可留恋执着的呢,所以就把这些假相都放下了。

既然人间的一切所谓现实都是假相,那么,我们对正法的信是如何体现的呢?我理解到,其实“信”是不用逻辑推理作为前提的。也就是真的“信”是用不着人的逻辑推理先把它检验一遍的,比如说,逻辑推理推通了,或者是在人的层面有印证了,我就认同,我就信;推不通,没有印证,我就不信,不认同。根本就不是这个状态。

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中说:“因为根基好的人白色物质多,这种白色物质和我们宇宙是溶洽的,和真、善、忍的特性是能溶洽在一起的,没有间隔。宇宙的特性直接就在你身体上反映出来,直接和你身体沟通起来。”

我悟到,其实,真正的信,就是自己那一部份溶于法中了,是符合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标准的生命了。那是一种最自然,最真实的生命状态,觉悟了的本性自然知道它的真实,这就是最大的证实。反过来说,信,是一个生命最自然,最真实的生命状态。就象我们在大量静心学法的时候,感到整个身心都溶入法中,对师父所讲的法理坚信不疑,那是一个非常自然的状态。根本不需要再刻意的用什么东西来佐证和检验一下我们所读到的法。

在这样的状态下,大法弟子就能够做到“以一个不动就制万动”,人间的乱象就很难再动我们的心了。而这一切都从学法中来,从扎扎实实的做好师父教给的三件事中来。

以上一点体悟写出来和大家交流,有不对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旧金山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