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修炼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这些年来,每当湾区召开修炼心得交流会,我总会以各种理由一再推脱:自己修的不好啦,不会写文章,没时间等。给自己找出一大堆不写法会文章的理由。每次就是带着耳朵去听,完全把自己置身事外。零七年的湾区法会转眼又要到了,这次写不写呢?才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就有同修打电话约我写修炼体会。这次不能再推了吧。自己不是常说要跟上正法進程,不给自己留下遗憾吗?一次次的法会交流机会都失去了。这次不能再错过了。可是每当拿起笔,又不知从何下手。写了个开头,就又打起退堂鼓。写不写呢?修炼了八、九年,怎么可能一点体会都没有呢?当然应该写。

一.坚定修炼 闯过家庭关

我于一九九八年在大陆得法,得法之初心情激动无比。来到美国之后一股脑的把自己的感受倒给先生,叫他赶快看看《转法轮》。先生是个电脑工程师,也是个基督徒。几天后我问他看完没有,他没答理我。过几天我再问,他竟没好气的说“亏的你也会相信”,云云,还说了其它不好的话。

九九年“七·二零”随着中共与大魔头迫害大法步步升级,家里环境也乌云密布。先生整天阴沉着脸,给我约法三章:家里不准摆放大法任何书籍资料;不准在家学法炼功;不准教孩子炼;不准在他的熟人朋友面前谈及大法;不准和同修接触;甚至我唯一能看到大法消息的明慧网也被封了。因为自己刚来美国,既无工作也没熟人,只认识有限的几个同修还不能接触。我只能在他不在家的情况下,偷偷学法炼功。有时正听着师父的讲法,突然听到钥匙开门声,心都会突突直跳。看着同修们做着各种证实大法、讲真相的事情,心里很着急。自己呆在家里哪也去不了,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在家里写信寄往大陆,被先生发现后,还把我唯一的一张信用卡剪掉了。我变的身无分文,心里感到难受、委屈、和伤心。

得知二零零零年美西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将于二月在洛杉矶举行,我真的很想去,但怎样才能去得了呢?如果让先生知道了,又是一场硬仗,还不一定去的了。我决定先斩后奏。当日先生象往常一样中午去上班,我赶紧张罗着把几个月大的孩子托付给一亲属,跟同修联系,请他十五分钟后开车来接我去乘坐去洛杉矶的大巴。

这时,先生阴沉着脸回来了,坐在电脑前一言不发,空气象死一样寂静。我想:难又来了,不讲是不行了。我胆胆突突刚开口说:“我想去……”“不准去!”他大吼道。我看到他的脸愤怒变形,十分可怕:“出了这个门,就别想回来!”怎么办?看我有点犹豫,他又说:“我们都从头开始,从今以后我不再去教堂,你也别炼法轮功了。”

之后的几年,他确实不再去教堂了,而我怎么可能放弃视为生命的大法呢?我当时坚定一念,一定要去,同修还在等我呢。我抓起背包就出了门。谁知刚走到马路中间,先生突然一把抓住我,“咕咚”一声跪倒在我面前,一个大男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我真傻了眼,不知怎么办。我说:“你赶快起来吧。大庭广众,多难堪。”他哀求道:“你答应我不去了,我才起来。”

这时,我反倒冷静了,想起师父在《加拿大法会讲法》中的说的:“人能不能够在关键的时候放下生死,放下怕失去所谓的幸福,走出那一步,放下这颗心那不就是给你设的关吗?”师父还说:“只要是修炼的人,每个人都会碰的到,而这一关对一个人来说简直就是生死的考验。当然每个人他不一定会碰到,说有人要杀你啦,要怎么样你啦,不一定会这样。”我问自己:这一关要不要过?我横下心来。于是我独自走進房门,从后门走脱,与同修一起踏上去法会的路程。

我终于来到了洛杉矶,与同修一起参加到证实法的洪流中。当日的游行我体会到了无以言表的庄严殊胜。在随后的中领馆前集会中,我与另一同修打着一面“法轮大法好”的横幅。置身于上千大法弟子的正念场中,心中激动不已。这时,我突然看见我先生朝这边走来,是不是看错了?真是他!天啦,他怎么会从旧金山追到洛杉矶来了,要开六至七个小时的车呢。他又如何知道我们在中领馆前集会。他来干什么?他会拉我回去吗?明天才是法会,我千万不能回去。他会来闹事吗?我脑子闪出无数念头。

这时,身边同来的同修很礼貌的上前和我先生打招呼,并邀请他参加第二天的法会,看着同修的举止,我也渐渐镇定下来,对他说:“你今天晚上要不要住在这里,我明天晚上才能回去。”可能是因为上千大法弟子正念之能量场,他什么也没说,静静的呆了一会儿,临走时塞给我一包饼干和一瓶水。

第二天在法会上,我见到了慈悲伟大的师尊。师尊的谆谆教诲更坚定了我在修炼路上的步伐。

二.珍惜集体修炼的环境

从洛杉矶法会回来后,我决心开创自己的修炼环境。师父在《精進要旨》<环境>中说: “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动人,能熔炼人的行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所以新学员或自学的弟子一定要到炼功点上炼功。”师父还说:“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师父留给我们的就是集体炼功、集体学法的环境;我决心按照师父讲的,从集体炼功开始。

第二天早上,我五点半蹑手蹑脚起了床,怕影响先生和小孩睡觉,我从不敢开灯,不敢用闹钟。冬天的清晨天气虽然寒冷,但我从家里跑步到炼功点却满头大汗。也许是我的坚定使我先生感动,大概一个多月后,他推回来一辆自行车对我说:“这辆车是给你骑的。”此次去公园不用再跑步去了。有了集体炼功,也就有了和同修交流的环境。从此后,每天早上去公园参加晨炼就成了我生活中最快乐的一件事,象吃饭睡觉一样必不可少了。后来,我又争取到参加集体学法交流的权利。现在,我已经是名符其实的大纪元全职义工了。每天按时上、下班。有时先生看到我到点还没去,还开玩笑说:“还不去上班啊?”

我体会到:环境是我们自己开创的,也需要我们去圆容。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是消除弟子之间间隔的最好办法。同修之间進行交流,有什么心结或什么不愉快,及时坦诚交谈,消除误解。邪恶就是想破坏大法弟子集体交流学法炼功,非常惧怕大法弟子形成整体。旧势力就是想要达到间隔大法弟子。中国大陆邪恶公开進行破坏,而在国外,表面看好象是很多弟子都忙于各自项目而没法参加集体炼功,集体学法时间也十分有限,因而造成互相之间的配合、沟通等问题。其实,我们已经上了旧势力的当了。师父给我们留下的就是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环境,需要每个大法弟子去圆容。我们一定要珍惜这个环境啊。

三.坦荡正法路

二零零四年开始,一批又一批世界各国大法弟子到纽约讲真相。我在九月份也去了。在短短十几天中,真切体会到了纽约另外空间战场的正邪较量,见证了大法徒为世人得救无私的吃苦与奉献,也看到世人的转变。那时,从湾区去的大法弟子在曼哈顿金融区有一个固定地点做酷刑展,其中一部份做真人演示反酷刑展,一部份去中领馆发正念。负责协调的学员就安排来来去去的学员的吃住,及展板、道具的运送等事项。大家都吃住简单,睡眠很少,挺辛苦的。

一个周六,同住的七八个弟子乘地铁去中领馆发正念。刚出地铁口天就开始下起小雨。等乘坐公汽到达中领馆时,突然开始刮大风,真是狂风大作,又开始下大雨。由于风太大人无法站立,大家便来到附近酒店避雨同时发正念。酒店已有一些避雨的游客,好心的经理让我们進去后,为不影响酒店生意,我们选了一个面对中领馆的角落发正念。大家正在静静发正念时,突然一游客惊慌的叫起来:WATER WATER FLOOD.(水,水,洪水)。这时我们才发现我们脚下的地毯竟然已经积了二寸高的水,大家都站在水泽里了。水并非从门口流入的,因为酒店门槛明显的比外面地势高。酒店工作人员手忙脚乱地开来了抽水机。经理说经营几十年,从未出过这种怪事。我们心里知道邪恶在做垂死挣扎。

当时是九月,别处都还暖和,而来到这里却感到宛如寒冬。来之前,就常听到人说:中领馆门前常年阴风切切,也没在意,到第一次来这里发正念才感到邪恶如此猖狂。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同修,只穿件单衣,同修关切的问他是否回宿舍,她坚决要跟大伙儿一起去领馆。谢过酒店工作人员后,我们钻進狂风暴雨中奔向领馆,大伙儿背着师父的诗《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在中领馆前,大家高密度发正念,铲除宇宙中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这时,雨打在脸上身上,衣服全湿透了,被风一吹彻骨寒冷。我心里有点不稳,想找个遮雨的地方发正念。睁开眼睛一看,全体同修都闭目稳坐,静静发正念。刹那间,泪水夺眶而出,伴着雨水在脸上流淌。我对同修肃然起敬,大家一个个都象顶天立地的神一样高大。气象台本来说象这样的暴风雨一般都要持续个好几天,可是当我们发完正念离开时,天已经晴了。我知道另外空间正邪激战中清除了邪恶。

第二次到中领馆,我们把过冬的衣服都带上了,到下午二、三点,烈日当头,晒的热的受不了。于是我们几人商量今天早点回宿舍修整一下,连续多日辛苦,可以回去吃点饭洗洗澡,晚上参加大组学法交流。于是发完三点钟的正念后,我们就打道回府。结果到地铁站,四个学员中,有三个人的乘车卡刷了几次,就是進不去。找到地铁办公室,告知卡中无余额。怎么可能?我昨天才刚买的呀,另外两个也是刚买的。工作人员建议我们去买卡站查询一下,可这样来回一折腾,时间都没了,哪有时间吃饭洗衣呀?

我们冷静下来,想:三个人的卡同时出问题,能是偶然的吗?看来我们不该图安逸提前想回去。于是,我们留在地铁口发资料讲真相。大家调整心态,面带微笑,向川流不息的世人递上大法福音,到最后一张资料发完,也该参加大组学法交流了。我拿出卡一刷就通过去了,后面二同修也是。原来师父一直在我们身边呀。

还有一件小事,当天的学法交流点在中国城附近。中国城中餐馆很多,这时我感到肚子真是饿的咕咕叫,想:要吃点好的。后面一同修叫我,回头看是一位湾区同修,我急忙问:哪家餐厅比较好?她转身去了路边小摊上买了一袋馒头,拿出一个塞给我吃。我心想:好不容易到中国城,就吃这个啊?心里嘀咕。看到她边吃边走,我也只好跟着。来到大教室时,大组学法正好刚开始。她说:“你看,我们又填饱肚子又没耽误学法。”我很惭愧,感到自己和同修差距太大了。

回忆起在纽约的这些天,真是每天都有很多感人的故事。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洪流洗涤我的心灵。自己的境界也随之得到升华。修炼快十年了,沐浴在师尊洪大慈悲中,感受到师父与大法的伟大,无以言表。唯有更精進,救度更多众生,不辜负师父的期盼。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旧金山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