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旧金山两年半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下面我讲讲来旧金山两年半的修炼体会。

一、在旧金山唐人街的修炼体会

* 在花园角炼功

二零零五年底,师父在旧金山讲法后,有同修觉的我们应该在唐人街花园角设炼功点,因为花园角是旧金山唐人街的中心,那地方聚集了很多人,同时很多社区活动也在那儿。在花园角更发生过好几次学员被打事件。后来我就跟一些同修去花园角炼功。

但那花园角实在不是炼功的地方,初来此地时,那真是一个大垃圾场,是赌徒和流浪汉的据点。我修炼这么多年,在很多炼功点炼过功,我从来没有见过象花园角这么脏乱的地方。

而从我们一开始去炼功起,就不断的受到干扰。有时在炼静功,炼一半,打扫卫生的说他要打扫卫生。有练别的功的人跟我说我们炼功的那块地方是属于他们的,他们在那儿已经练了四十年了。更有不明身份的人,其中有中国人、也有西方人,给我们摄影、照相。

仔细思量,觉的奇怪,我们在花园角炼功,又不妨碍别人,怎么会受到这么大的干扰,而且这是在美国,自由的国土。后来我想,既然这么大干扰,那就是要坚持,你洒水也好,来特务也罢,反正,每天早晨我要来炼功。

二零零六年底,来支援唐人街讲真相的台湾学员回了台湾,住在中国城的同修也一一搬走,很多时候每天早晨炼功就剩我一个人了。而来自流浪汉、打扫卫生的和一些不明身份的人的干扰一直不断,有一段时间觉的自己压力很大,那种无形的压力不仅仅是来自这个空间,更感觉是来自另外空间,更有一种声音在我耳边说:“离开唐人街,搬到一个环境好的地方去住”。有很多次我问我自己,早晨还要不要去炼功,而每次我一想到那往我身上扫垃圾的人和那些干扰我的流浪汉,我就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坚持。其实现在再回头看当时的心境,有很强的争斗心和气愤不平的心。

说是坚持,真做起来实在不容易,有时晚上睡晚了,早晨5点多起来,好象睡不了几个小时。冬天的清晨,天没有亮,走在那寂静的、清冷的、洒满路灯灯光的唐人街上,很多时候,背着师父经文《正念正行》鼓励自己。有一个阶段,我实在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了,有时坐在那满是臭味的环境里炼功,我不由问我自己,你还能在这个垃圾场坚持多久。

也许是师父看到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有一段时间常人的媒体一直在报道花园角的脏乱差,有一天早晨到花园角时,看到有一队人开来了两辆垃圾车在打扫卫生,两个官员一样的人看到我们,问我你们每天早晨几点来炼功,我跟他们说六点左右。他们对我说,那我们每天早晨四点钟来打扫卫生。

那以后每天早晨到花园角时,花园角真的变的非常干净,我从来没有想到那么肮脏的花园角能变的这么干净,而为了监督和安全,花园角更是安装了摄像头和树起了“严禁吸烟”的标语。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我知道这一切是师父做的,再炼功时,很多次感觉到另外空间的花园角开满了鲜花,而周围的一切物体,椅子、房子、树、鸟儿也都变的充满生机。

这时离我们刚到花园角炼功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我那颗充满争斗和气愤不平的心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变的宁静、祥和起来。而来自世人的鼓励和支持也让我觉得在花园角炼功意义非凡,现在每天早晨到花园角炼功已经变成了我的生活的一部份了。

* 向人们讲真相

在花园角炼功和在唐人街街头发传单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人,这包括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旧金山本地的居民。这过程中,感觉到越来越多的人在了解真相,更感觉到很多众生在渴望着了解真相和等待着被救度。因为生活在唐人街,所以讲真相也溶在生活的点滴之中。

有一个小吃店的老板,因为我经常去他那儿买饭吃,慢慢也就认识了,有一天我炼完功,带着炼功的展板,他知道我炼法轮功之后非常吃惊,他问我你们在街上发传单是不是一天能挣得五十块钱,我说哪有什么钱,他说他不信,要没有钱怎么有那么大的动力。我告诉他,这就是法轮功学员的了不起的地方,我们发传单都是自愿的,因为这场迫害太残酷了,我们只是出于良知和正义在做这件事情,象我自己,很多时候我自己掏钱印传单。

一来二去,跟这老板也熟悉起来,现在他每每看到我,有时笑着跟我说:“法轮大法好。”

一次在花园角炼功,我听到身后的几位老人在说法轮功不好,后来起身跟他们讲真相,老人家们很固执,其中一位老人已经九十多岁了,他坚持说法轮功不好、丢中国人的脸等等。听他的口音,我觉的很熟悉,我问他们是哪儿人,结果我在那几位老人家的家乡呆过,我跟他们聊起了家乡的一些风土人情,一下子觉的距离很近。他们一下子好象把我当作他们的老乡,一个告诉我说他出国前就退了党了,因为要到美国来,是党员不让来的,其实大家也都知道××党不招人喜欢。而那个九十多岁的老人,是当年打淞沪战争的功臣,邪党上台后,他一直在××党的大牢里坐牢,后好不容易逃出中国。我听后跟老人家说:“大爷,您看您自己在共产邪党的监狱里受了那么多苦,您完全知道它的黑暗,现在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是一样的。”

从这件事情我得到很多启发,其实很多人说法轮功不好,实在是因为不了解真相,在某种环境下的一种从众心理,同时也有一些老华侨是出于一种所谓的爱国情结。他们不了解真相,但是只要我们坚持去做,我们走近他们,了解他们的同时接近他们,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炼法轮功的就是他的街坊邻居,就是社会中很普通的一员,而且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人们就很容易接受真相。

为了了解唐人街,我收集了一些唐人街的资料和走访一些胡同,参观过唐人街历史博物馆,在观看海外华人历史时。想着这些中国人,历经艰辛和苦难,轮回转世千万载,迷于红尘之中,等待着被救度,想起师父《美国首都讲法》中的一段讲法:

“下到三界来的虽然有不同层次的神,他们都是抱着对大法对正法坚定的信念才来到人类。他们都想来这得法,同时助大法在洪传时期一臂之力。所以对于这些生命来讲,无论层次如何,他们坚定的正念就极其的珍贵。因为在神的境界里看人、看人类社会可怕至极呀,特别是他们还可以看到人类最不好时期是什么样,他们敢于这样下来,那就是抱着对大法的坚定的信念,他们认为正法必成。法一定能度了他们,大法一定会成功,(热烈鼓掌)正法一定会成功,所以他们才敢冒着天胆来到人类。”

想着这段讲法,看唐人街那嘈杂的人群,看那街头伸到垃圾筒里捡蔬菜的老太太们的那沧桑的脸,我不再觉的在唐人街有多苦,只是觉的肩头的那份责任和义务,我们一定要救这些生命、我们也一定能救了这些生命。

二、溶入湾区修炼环境的体会

我从多伦多移居到湾区,从参加一个项目到参加两个、三个,经过这个过程之后,我的体会是同修之间互相理解、支持和互相圆容这个整体是多么重要。一方面,那些做项目的同修真的很辛苦,很多时候他们是要把一个东西创造出来,从无到有的创造那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而又因为有修炼的因素,所以情况更复杂,他们是需要同修们的理解和正念支持的。另一方面,做项目的同修稍微分一点精力参加集体学法、关心这个整体、关心周围的同修,也是非常必要的。

很有幸能在湾区这个整体中修炼,也很有幸能在旧金山唐人街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修炼,让我们一起共同努力,把我们湾区这个整体圆容成一个金刚不破的整体,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盼。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七年旧金山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