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七十岁。今天我交流的题目是《在背法中升华》。

一、背法

我是九五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师尊早在一九九五年初就要求:“我们有能力的,年富力强的,除了年岁大的,记忆力不好的,都要把这本书背一背”(《法轮大法义解》)。师父也讲过长春大法弟子背法的故事。我想,是啊!这么好的法,为什么不把他背下来呢?就这一念我就开始背法了。但那时我们还没有《转法轮》这本宝书,只有《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我就背《中国法轮功》。后来请到了《转法轮》,从九六年年底开始背《转法轮》。

刚刚开始背法,是很难,老也记不住,每天只能背一点点,有多少次都差点放弃了。但是我想这是大法啊!要同化大法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情,一定要下狠功夫,决不放松,也决不气馁,就废寝忘食的背。为了争取时间,我一人在家时,煮一锅饭吃几天,水果放着也没功夫吃,就这样越背越快。

经过九个月的努力,我终于背完了第一遍《转法轮》。可是回头一看,前面的又忘了。背第二遍时,第一讲还没背完,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疯狂迫害开始了。此后由于各种原因,我停止了背法。这一停就是五年。

在这五年当中,我也多次从新背法,但一直是背背停停,正念起不来。直到这两年,看到明慧网上很多背法交流的文章,看到同修们修的真好,又激励自己从头开始背法。背第二遍就不那么难了,速度也快了。背完第二遍,再接着背第三遍,现在我背第四遍<第六讲>。

我现在每天早上五点开始背法,约一个半小时,然后炼功发正念。我从来不想自己是七十岁的老太太,记忆力如何如何,只管静下心来背,什么也不想,越背越快,越背越想背,背法时感到非常宁静、祥和,非常舒服,觉得时间过的太快了,常常占用了炼功时间也不知道。

我是一段一段的背,背熟一段就过去了,不再管了,然后继续往前背。背法时也不忘发正念,到正点都发正念。

背法中,邪恶干扰也很厉害的。有时一段背熟了,想巩固一遍,可好象一下又全忘了,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赶快发正念清除、解体干扰我背法的一切邪恶,正念一发,马上全都背出来了,真是立竿见影。

背法时,很多在通读时我悟不到的法理会自然展现出来。举个例子,当一次背到“我有一次把自己的思想和四、五个层次极高的大觉者、大道连在一起。要说高呢,在常人看来简直高的耸人听闻……”背着背着,我突然更進一步明白了,慈悲的师父为了宇宙正法,为了救度众生,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那么多,我的眼泪不住在流。

在我背法过程中,也发生过许多有意思的小故事。一般来说,我晚上入睡前,都要默念一遍白天背过的法。有一次有一句话怎么也想不起来,我就坐起来,打开书找到这句话。再躺下时,我突然想到:已是夜里十二点了,屋里这么黑,刚才没开灯,我怎么看的见书上的字哪?会不会是对面大楼上的广告灯?再一看,外面黑乎乎的,什么亮光也没有。我一下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哪!

还有一次背法,我打开《转法轮》,看到密密麻麻的“雪花”,我以为自己眼花了,赶快闭上眼休息了几秒钟,再一看,太神奇了,原来是很多很多的小法轮。还有两次,我看到《转法轮》中的字颜色非常艳丽,是在我们这个空间从未看到过的。我认为这都是师父在鼓励我坚持背法。

通过背法,我对法的理解也更深了,遇事会很自然的在头脑中反映出师父的某句话或某段话,马上知道该如何按大法去做了。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我还告诉你们,这部法他有多大的力量,我把我的巨大的能力呀,容進了这部法中,所以这部法什么都能给你们做的了。”师父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中说:“为了真正能够使你们修炼上来,我就采用了一个办法,把我所能够给予你们的,把我所能够帮助你们的,都压進了那部法里面去,只是看你自己想不想得。”

要学好法,背法是个好办法。这两年明慧网上有关背法交流文章也很多。最近我看到大陆有一个学法小组集体学法的形式就是背法,而且是每人轮流背一段,大家互相帮助,互相督促,把周围环境正的非常好。

希望同修们在可能的情况下都来背法,在背法中不断提高,不断升华,让湾区的正法环境有一个新的突破。

二、人神一念之差

一直以来,心脏病症的表象对我是一个关。我对走长路也一直有畏难心态。今年十月八日,在法的点悟下,特别是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我放下了怕的执著,参加了旧金山哥伦布日大游行。

我参加的是炼功队。游行时,心脏反应非常难受,尤其在走上坡路时,整个心脏疼痛,明摆着就是不让我参加游行,不让我走下去。我心里想:难道我要退出去了吗?肯定不行,神和人就这一念之差。我记着师父说的:“主意识一定要强”。我用师父的话鼓励自己,一会心脏疼痛缓解了。

可一会儿我又开始感到恶心,整个胸腔、食道、咽喉都要翻出来一样。我加强发正念。在整个游行过程中,我都在不停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或者跟着天国乐团的音乐在心里唱法轮大法好。因我在炼功队伍中,一下想起师父在《大圆满法中》讲的:“心生慈悲,面带祥和之意”。我便面带祥和之意,面带微笑。看到有的同修表情很严肃,我还喊了一声:“面带祥和之意。”

我终于走完了近两英里长的游行路程。游行结束后,我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师父法像磕头。说实话,对于我这个呈心脏病业表象的七十岁的老人,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没有自己在背法中产生的强大正念,走完这近两英里长的路程,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三、抓紧救人

师父讲了,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二零零三年,我家搬到东湾一个郊区小城,因附近的华人很少,我又不懂英语,对外讲真相被迫停止了,我很着急。后来听同修讲我们这个小城有地铁,可以乘地铁到旧金山中国城讲真相。于是我开始学乘搭地铁。

第一次乘地铁时,我两眼紧紧盯着站台上的站名和地铁地图不敢移开,到站后,别人指给一条到中国城的路,我把走过的每一条路都写下来,以便返回时不迷路。到了花园角,还不知道到了哪里,一问才知道已经到了中国城,真高兴。

后来我通过乘地铁,又找到了中领馆、旧金山市政厅。以后我几乎每周六都到旧金山市政厅去炼功,然后到领馆去发正念,或者跟旧金山市的同修一起到中国城去讲真相、发真相资料。

虽然从我家到旧金山乘地铁需要两个多小时,但是能够在那里讲真相,我很心满意足。另外,我也定期到我所在城市的超市、农贸市场和地铁站去发真相资料。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回答弟子提问时说:“我还看到了唐人街那个地方是你们讲真相、证实法的空白点,而它却是最主要的,是你们西部最主要的地方,你们基本上没重视那个地方。我在那儿转来转去的没有发现一份大纪元报纸。所以这些事情啊,大家得明白大法弟子在干什么啊!”

听了师父的话,我感到对不起师父,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上的担子重,责任大,我没做好自己应该做的。我又没参加什么大法项目,就是应该去做这些事情啊。从那以后,我增加了到旧金山洪法证实法的时间。当邪恶用病业形式迫害我时,有时下了地铁,要多次发正念,才能走到中国城,我也没间断,因为不能再耽误了。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提到救人时说是“抢人”,所以一定要抓紧。

几年来我一直给大陆打电话、讲真相。最近,我开始给大陆打劝三退电话。过程中,有些人反复打也不听,我真为他们伤心难过。我想,不只一个人得救的问题,还有他对应的遥远天体中无量无计的众生哪!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不气馁。

上个月,我给大陆打的一通电话中,劝退了八个人。其实,这通电话一共打了三次才成功,第一次打过去是一个女孩接的电话,她很不客气的讲:你是想找人跟你吹牛啊,我可没时间。电话被挂了。我赶快发正念,铲除她背后操控她的一切邪恶,再打过去态度就好多了,跟她聊了十几分钟,知道她是党团员,是学汽车修理的,刚刚毕业,正在找工作;就跟她讲了共产恶党如何腐败,人类道德如何低下,告诉她我在报纸上看到的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找工作被骗,被对方绑架,然后向其家中勒索钱财,最后被杀害了。又告诉她法轮大法是修炼真善忍,她又问了一些问题,告诉她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她说,我昨天还打人了。我又跟她讲了一些做人的道理,然后问她们宿舍的情况,共有八位同学,我就叫她们都来听电话,她们说,要出去找工作了,我说,好,祝你们好运!明天我再找你们。第二天便很顺利的把八个人都劝三退了。

我觉的,只要发自内心,看众生都苦,真正想救他们,师父就会加持。最后我们用师父的两句话与同修共勉:“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旧金山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